Category: food

January 8, 2023 / / food

2022年德國允許跨年夜放煙火(疫情期間是禁止的),整個超市煙火都賣光。德國人每次跨年煙火都沒在客氣的,像是把整年存的二氧化碳一次排光。這些年來每次跨年都是倒數接吻喝香檳,但還是健健康康最重要。每回跨年都會滷一鍋肉,已經變成了莫名的傳統,主要是為了一年開端的好幾餐就可以不用煮飯(是有多懶)。一年復始有好多願望,希望今年能達成每週一書、希望可以把日文學好(至少五十音不要忘記?)、希望想去的地方都能去成。做人不要太貪心,但希望加薪。

December 16, 2022 / / food

搭高鐵南下時走道邊坐了一位壯碩大哥,一上車就整個牲禮擺開,一大一小盒壽司配上味增湯,然後吃得很急。我想說到底是有多餓,結果吃到一半他問我在哪一站下車,他比我晚一站,他說他怕我馬上要下了出不去。唉真的也算是為別人著想。果然一出苗栗就天晴了。

December 11, 2022 / / food

同梯去了中國南方工作十年,最近搬回台灣。我覺得他的言語已經非常中國化。平常訊息裡叫我哥(他比我大),我都覺得還好。但他現在開始叫我爺了XDD,這應該是中國北方用法吧?叫得我好想穿白襪踩他的臉。跟異男同梯去吃燒烤,三年沒見了。小鰻飯好美味,喝了超甜的荔枝啤酒跟Orion頗醉。他最近在板橋買了房子,過程好辛苦而且貴死。等他開始講在中國工作的事時,我就開始整個放空。整晚問了四次想不想收留他過夜,唉拎杯時差又酒醉真的不能進行什麼踩踏的動作。不過他請我吃飯,我只好繼續賣笑。

November 13, 2022 / / food

前陣子傍晚房東(也是鄰居)按了門鈴,因為看到外頭放了一台壞掉的廚房熱水器。她問換熱水器怎麼沒有通知她一下,我說其實很便宜大概八十歐左右就自己來。她叫我把之前這台跟新的那台帳單都給她,她可以付。聊到一半突然從買菜籃裡掏出一盆耶誕玫瑰問我要不要XDD,我遇到的房東真的人都好好,難道我有阿姨緣?

November 2, 2022 / / food

在火車上看了三集《奪魂鋸》,唉還是有點太血腥。終於抵達巴黎,二十度高溫熱死人,超餓,馬上大吃大喝。去了一家很愛的小咖啡館,它們的葡式蛋撻超美味,而且沒有紅蘿蔔的沙拉最棒。我就是專程來巴黎吃東西的。

October 16, 2022 / / film

朋友們在疫情期間都獲得了新技能,瑞典好友從零開始打了一件毛衣,好厲害。 我在疫情期間獲得的唯一技能就是知道哪家外賣在什麼時候下單會最快送達而已。好友突然跑來問我德文的fuck you是fuck me嗎?德文的fuck you還是fuck you (fick dich),只是很少人說。德國人罵人其實很少說ficken(幹),通常會直接講英文的fuck。我比較常聽到的就是 Scheiße (shit)、 Arschloch (asshole)、Arschficker (assfucker)、Verpiss dich (fuck off)、Du Sau (you pig)、Schlampe (bitch)。年紀大一點的還會說 Mist (shit)、Dummkopf (dumb)。

October 9, 2022 / / food

終於有點秋天的味道,葉子開始金黃起來。很喜歡那種會爬滿整面牆的藤蔓,一到秋天血紅紅的一片,刺目耀眼,像是說著寒冷將至,要準備好心中火,存些溫暖度過嚴冬。一早出門買菜就看到尋貓啟事,琵琶不見了,難道是琵琶別抱的意思?風超大,路上一堆落葉,踩在上頭真的ASMR滿點。第一次買香水,天真以為選一下付賬就好,沒想到它居然是現場調,等了好一陣子,被香氣弄到嗅覺痲痹。我真的很不適合香水,而且好貴。

October 2, 2022 / / food

這週幫要回台灣的朋友送行,去吃了摩登德國炸豬排料理,走的是現代fusion風,食物還不錯,但我還是喜歡又大又油的炸豬排。最近在公司附近發現一家土耳其家庭餐廳自助餐,又大份又好吃,粗飽與美味兼具。讀小說讀到一段這樣說:「被熊追的時候,你要跑過的永遠不是熊,而是你的隊友」。突然覺得人生柳暗花明。

September 25, 2022 / / food

人們說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幹我的秋天勒?冷到已經要穿大衣出門了。了去新開的超市買了非得賣色(Federweißer),是一種還在發酵的葡萄酒,微醺的甜甜滋味,每年只有秋季才有。慕尼黑啤酒節也開始了,今年一升啤酒已經漲到13-14歐,記得好些年前去的時候才8歐。今年德國的通膨,食物部分已經12%,飲料部分7%,好誇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