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ood

July 18, 2021 / / food

上週停更因為事情太多加上好友來拜訪。天氣忽冷忽熱,頭毛長到可以綁小啾啾,結果衝去剪髮完又變冷。 週末好友來柏林二日遊,撈到好天氣,進行超級觀光客行程,陪逛街跟坐船遊河,耳邊傳來街頭藝人的拉丁吉他跟搖滾大提琴,在船上吹風曬太陽好舒服。市中心到處都是人好不習慣有點可怕,一整日居然走了十七公里。出門在外當然要吃亞洲菜。吃了超辣韓式炸雞;在假日市集買了大阪燒配法國可頌跟葡式蛋撻;晚上則是坐街邊享受日本串燒。隔天一早又去吃了泡菜比利時鬆餅當早午餐。逛街時順路去台灣手搖店comebuy捧場,但服務生居然沒有問我甜度直接給我全糖,看得我血糖整個飆高。

July 18, 2021 / / food

今天早起跑步,沒睡飽昏昏沈沈,跑到中途看到腳下一條雨傘節,嚇得我猛催大步跨過,差點腳軟。回過神來,歐洲怎麼可能有雨傘節,到第二圈時仔細一看,幹拎老師果然是枯木。唉,人生多半是自己嚇自己,踩到雨傘節的機率要遠小於踩到狗屎的機率。恐懼容易被放大,但跟便便共存才是人生。

June 13, 2021 / / food

週四運動洗完澡光溜溜坐在書桌前,電腦忘了登出,結果俄國女同事瘋狂連環摳,接起視訊還再三確認鏡頭沒有開,幹就是小事也要這樣五百里加急。拜託只有資料庫燒毀再跟我說好嗎?終於到了週末,天氣好到靈魂出竅。同事不是放假就是生病,忙得昏天暗地,覺得急精拍坦。決定要來癱在沙發上吃炸雞配啤酒看足球,這樣隔天才可以爽爽解茫。 如果今年要選風雲詞彙,我一定要投「解茫」一票。心瞎的人怎樣都解不了,不如大家買醉暢飲,落得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June 6, 2021 / / food

這週來了兩位新工讀,一位大四小隻肌肉希臘波蘭混血,但那個臉也太像男模了,長這麼可愛也太犯規,世道不公。一直想跟我討論物理,唉你不要靠這麼近。第二位是波蘭捲髮黑框萌小哥,他說他十幾年沒量身高了,上回量是198公分,馬的你不要站這麼高跟我說話。又高又萌這還有天理嗎?公平正義何在我就問!新的兩位工讀身高差超多,總有身處霞海城隍廟的錯覺,Q版七爺八爺。鄰居韓國太太冬天都包緊緊,天氣一好,就華麗轉身穿得超辣,身上刺青好美,女兒也可愛。一直沒遇過她老公,這週頭一回看到,又是男模大帥哥,兩位真的超搭。最近一直看到男模,是什麼男模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回光返照嗎?

May 30, 2021 / / film

夢到在家煮滷味吃,超大的滷池,大概兩公尺見方,可以放五個人。然後我材料(一人份的豬血糕、豆皮、百葉、黑輪、高麗菜、魚丸、杏鮑菇還有香菇貢丸)放進去就整個忘記,兩個小時後才想起來,結果它們就消失了,老媽還安慰我說,再撈撈說不定能找到,之後我就驚醒。早晨跑步的同時,還一直在想滷味跑去哪,滷池是連接另一個宇宙的通道嗎?

May 2, 2021 / / food

德國又到了蘆筍季,蘆筍在德國就像烤肉之於台灣中秋那樣,每個人都要吃,超瘋狂。尤其是白蘆筍,這裡喜歡稍甜的口味,還有一道料理是直接撒白糖,我真的無法(乾脆直接做成蘆筍酥好了)。我對蘆筍很無感,蘆筍季根本就是在測試全德人民的嘌呤代謝。而且在知道吃完尿尿很臭後,我再也沒喝過津津蘆筍汁。

April 25, 2021 / / food

院子裡的麻雀都在週六凌晨五點半準時地開會,幹吵死人,在床上翻滾很想切斷他們的WIFI或用內褲射它們。還好只開半小時,之後才又昏迷過去。 鄰居一早就黑衣鮮花款便便,我以為他們要去葬禮,但週六通常只辦婚禮(因為教堂都被訂滿了)。也許就是穿得比較醜去參加婚禮而已?反正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週都睡不太好,樓上鄰居早上常常乒乒乓乓,而且樓上住誰我這麼久都還沒看到人。我不敢去問房東,怕她回答「一直沒租出去啊」。

April 18, 2021 / / food

週五難得進辦公室順便歡送一位離職同事,跟同事閒聊抱怨摳咪沒完沒了,開開關關門都要壞了。他說我在去年三月疫情剛爆發時,看到德國的防疫作為,就說這恐怕一年內都不會結束,他那時還覺得我大驚小怪,現在才深刻體會到我的鐵口直斷(aka烏鴉嘴)。通常別人說「就事論事」時,其實就是罵你笨。

April 4, 2021 / / food

兩個月沒坐火車了,車上沒什麼人,外頭也是。好喜歡獨自旅行的感覺,感覺對著窗外就可以想出所有人生大哉問的答案。望著虛幻的倒影,看著移動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