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ood

May 2, 2021 / / food

德國又到了蘆筍季,蘆筍在德國就像烤肉之於台灣中秋那樣,每個人都要吃,超瘋狂。尤其是白蘆筍,這裡喜歡稍甜的口味,還有一道料理是直接撒白糖,我真的無法(乾脆直接做成蘆筍酥好了)。我對蘆筍很無感,蘆筍季根本就是在測試全德人民的嘌呤代謝。而且在知道吃完尿尿很臭後,我再也沒喝過津津蘆筍汁。

April 25, 2021 / / food

院子裡的麻雀都在週六凌晨五點半準時地開會,幹吵死人,在床上翻滾很想切斷他們的WIFI或用內褲射它們。還好只開半小時,之後才又昏迷過去。 鄰居一早就黑衣鮮花款便便,我以為他們要去葬禮,但週六通常只辦婚禮(因為教堂都被訂滿了)。也許就是穿得比較醜去參加婚禮而已?反正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週都睡不太好,樓上鄰居早上常常乒乒乓乓,而且樓上住誰我這麼久都還沒看到人。我不敢去問房東,怕她回答「一直沒租出去啊」。

April 18, 2021 / / food

週五難得進辦公室順便歡送一位離職同事,跟同事閒聊抱怨摳咪沒完沒了,開開關關門都要壞了。他說我在去年三月疫情剛爆發時,看到德國的防疫作為,就說這恐怕一年內都不會結束,他那時還覺得我大驚小怪,現在才深刻體會到我的鐵口直斷(aka烏鴉嘴)。通常別人說「就事論事」時,其實就是罵你笨。

April 4, 2021 / / food

兩個月沒坐火車了,車上沒什麼人,外頭也是。好喜歡獨自旅行的感覺,感覺對著窗外就可以想出所有人生大哉問的答案。望著虛幻的倒影,看著移動的自己。

March 28, 2021 / / food

上週末去亞洲超市晃晃,又發現以前沒看過的神奇台灣產品,麵線其實蠻好吃的。 在德國屈臣氏買了除毛膏,想說可以打掃一下胳肢窩,結果一時抹上癮,順便也塗了咪咪,幹~超痛!痛死拎北,整個晚上奶頭都在灼燒。回頭看盒子上的注意事項才發現它說不能塗抹胸部,真的是燒到我都覺得能煎蛋了。Sit Down Please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駕馭。隔天奶頭依舊痛,還拿芒果牛乳來冰敷,直到傍晚胸口的灼熱才逐漸平息。結果晚上洗澡,熱水落下的瞬間,差一點又要跪下。好不容易洗完澡,想說擦一點乳液看能不能緩和刺激,一抹上去就直接在床上翻滾,幹幹幹忘記這乳液含有維生素C!最後死馬當活馬醫,擦了護唇膏,沒想到就不痛了。護唇膏真的是好東西。

March 7, 2021 / / food

太久沒追蹤體態,發現體重要跌破60、BMI要跌破20、體脂要跌破12了,好像有點太瘦,太瘦真的比較沒安全感。想起小時候超迷武術忍術什麼的,每天都在跳小樹叢練輕功,還會在床上靜坐以為天人合一就能融入背景。唉癡兒扑街啊,長大後便發現,有錢就買得到安全感了。

February 28, 2021 / / food

三個多月沒進公司,趁天氣好去辦公室頂樓曬太陽,風和日麗春陽溫暖。餐廳還是不能內用,只好跟同事去河邊野餐,散散步順便測試新鞋。傍晚歡送一位同事,大伙邊喝酒邊賞月,晚上吃了湯圓也算心滿意足。風起雲湧的年代也只有微小確實的幸福能稍微撫慰人心,月圓人更圓。

February 21, 2021 / / food

科隆嘉年華玫瑰星期一,因為疫情取消,整個無聲無息都忘了這件事。德國去年啤酒消耗下降5%,損失慘重,至少大家過得比較健康?之前嚴寒,許多河湖都結冰,一堆人在溜冰,我也是到歐洲之後才頭一回溜冰刀,一開始都很緊張,很怕跌倒就被割喉。不過習慣後就覺得自己根本羽生結弦,飄逸到不行。週末突然回暖,上看十六度,跟上週溫差將近三十多度,覺得什麼玻璃心都得碎滿地。只是我還沒有準備好迎接萬物都在修桿的春天。

February 13, 2021 / / food

週二開會,有人忘了關麥克風。有些人很喜歡重複別人的詞而且怪聲怪調的壞習慣。speaker講了fantastic,結果就聽到一個男的用假高音重複著fantastic~fantastic~fantastic~,超尷尬,我想那個女speaker心裡一定在幹拎老師,你fantastic,你全家都fanta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