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ood

November 5, 2016 / / food

如果要評選生平最肚爛的十件事,看德國人切菜絕對可以排進前十。雖然德國刀具雙人牌或是WMF亞洲知名,但我還沒看過那個德國人家裡有一整副雙人或WMF刀具。就我的觀察,因為他們不需要啊。我的一些德國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父母,每次切菜都是小刀(配合小粘版),只要不是切大塊的肉都是用小刀,就是那種可以拿來削水果皮的小刀,切洋蔥用小刀,切大番茄也用小刀,感覺除了西瓜都可以用小刀,切得我都要跑去世界的盡頭呼喊十萬個為什麼(小刀你老師)。家庭主婦切斷手指的畫面一直是我心裡過不去的那道坎,特別是小刀,我覺得小刀很容易出事啊。

October 8, 2016 / / food

天氣突然從還有三十度歹戲拖棚不死不休的夏天變成十幾度陰風陣陣慘絕人寰的冬日,直接略過那本該給人思考生命賦詞說愁的秋意,讓人特別鬧心。就好像野台那卡西歌舞突然暫停燈光全部亮起來,老師走進來說現在班會開始,在那零點幾秒的瞬間發覺是不是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的環節才走到這一步。領悟不見得都很痛,多半是翻到前去台中車站如經由此去可得兩千時,才發現自己就站在台北車站的那種恍惚。上週一位朋友過生日,不知道要準備什麼禮物所以就做了個抹茶蛋糕。第一次做鮮奶油蛋糕,覺得實在是好麻煩,弄得送出去的蛋糕都有滿滿的怨念。大概是懷念起台式的芋泥鮮奶油蛋糕,切開還有布丁那種,甜膩不死人。小時候覺得鮮奶油真是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一定要把蛋糕上頭的鮮奶油全部先吃光才爽,就好比黏在盒蓋上的小美冰淇淋。人生還是有很多東西是不能留到最後的。可惜現在那種又醜又甜的鮮奶油蛋糕已經不常見,或許蛋糕就像人一樣,看似無情的其實很有情,看似有情的往往最無情。滿手鮮奶味,一把辛酸淚,不給別人吃,誰解其中味。

October 8, 2016 / / food

為了消耗剩下半公斤的豆沙,弄了特大號抹茶銅鑼燒配紅豆牛奶,當了一早上的A夢。結果豆沙依舊很多,還真是夢裡有時莫強求… 記得以前青春年少,很喜歡林夕的歌詞,總是那麼沒有邏輯那麼淒美,好像多唱幾次,自己也成全了那些情情愛愛中的掙扎。如今回頭再聽那些歌,更多是記憶的味道,時間的定格。青春就像做愛,不管有沒有高潮,過去了就過去了,模糊的記憶能留得下的,只在照片或紙上。能吃的紅豆跟相思無關,相思豆其實就是有毒的雞母珠,以前在政校受訓時,還傻裡傻氣地撿了一大堆。但真正煮紅豆久久不爛時,自己的確是寧願選擇留戀不放手。林夕把熬煮紅豆這個折磨人的過程比喻成相愛相纏的無盡等待,我覺得也是現代紅豆的新解。不是那種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的我願意,而是煎熬等待相思熬煮,煮太多了還是要吃到最後的那種一杯Latte把我灌醉。紅豆啊就像愛情,就是個折磨人的小妖精。

April 17, 2016 / / food

依稀在睡夢中很想吃綠絲工,所以一大早爬起來就又揉又捏地烤了幾個嚐嚐。但富含奶油的東西本來就不耐吃,即使茶香四溢,吃到第二個就膩得閉月羞花陰風陣陣。才領悟到自己忒賤,倒不如在床上多滾睡一會。想起昨天是世越號沈沒兩週年,那些上百個高中生的臉孔與呼喊已經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生命就是這樣,沒了就真的沒了,人死了就什麼都不用說。局外人的嘆息扼腕與憐憫在那些家長的心碎嘶喊與痛恨中都是蒼白無力的。事實破碎真相難求,無奈之餘也只能抱著風雲不測樂要及時愛要把握的渾渾噩噩,再嚐一口清香的甜膩。

April 4, 2016 / / food

[抹茶控之] 難得氣溫回升,趁著國際枕頭大戰之日,在家做了抹茶鮮肉水餃。以為抹茶之用已到窮途末路時,卻還是有柳暗花明之日(謙卑謙卑再謙卑)。但人算不如天算,餃子皮還沒用完,內餡已經沒有了。於是把剩下的面皮一起擀,弄出了抹茶蛋餅。想想,這又是一個老掉牙的人生啟示,生命中總有皮在餡缺的時候。一翻開臉書生死簿,依舊是眾聲喧嘩人情冷暖,依舊是滿滿的愛恨與瘋狂。可喜的是,世界上總有人堅持,不該為一個人或一小群人的瘋狂而放棄所有人的理智。但可憐的是,一個人想要好好活著從來就不是一個人自己的事。畢竟只要枕頭不要戰爭太遙不可及,但是能多吃一顆水餃就吃吧。吃完再來讀史明回憶錄,當一回張雅芳。

March 19, 2016 / / food

上週做了抹茶口味的西葫蘆香菇豬肉包子,由家父越洋口頭指點,個人覺得很美味。洗碗槽的水龍頭已經怪怪的大半年了,每次一開水,就會發出呻吟聲,就是Benedict Cumberbatch sherlock 影集裡那個手機鈴聲。每次洗個碗都備覺淫蕩,但林子大的就是什麼鳥都有,頓時覺得人生好荒謬。每回打開FB也是如此,幾乎都是訃文,人真的是這樣,活著辛苦死也心酸。超市進了水梨,全球化終於走到這一步,但每每看到,還是屁癲癲地抱了幾顆回家,順便學了水梨來自日文的德文Nashi-Birne,每咬一口都覺得自己在反法西斯。說要活在當下,想了一下還是翹腿去讀小說。當下都是騙人的,今天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就在排排站吃果果洗洗睡之間反覆攪和。人啊就是這麼好騙,只要一點點甜頭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梨種殊多,並皆冷利,多食損人,於是再咬一口。

July 18, 2007 / / food

雖然在台灣吃了很多東西,但偏偏忘了點日式蓋飯來嚐嚐。所以今天趕緊來做日式蓋飯,解解饞。這是Vero教我做的,其實很簡單,就算是一時興起,或沒有太多時間來做,這道日式蓋飯都是很不錯的選擇。 材料 洋蔥一顆,糖,鹽,醬油,雞肉或豬肉塊,一顆蛋 做法 1. 先將洋蔥切好(可以放一顆到四分之三顆左右,不一定要全放)。 2. 三碗水的水量放入小鍋內開蓋煮到沸騰。 3. 之後放進洋蔥,兩匙糖,少許鹽,一秒醬油(要看個人喜好啦,不要放太多就是了),開蓋沸煮。 4. 等到洋蔥大部分都已經半透明後(十分鐘左右),將雞肉或是豬肉塊放進去,把蓋子蓋起來。 5. 將蛋放入碗內稍稍打散,等到洋蔥都已經透明後,將鍋子移開火爐,把蛋倒入,攪拌一下。 6. 把白飯準備好,再把上面的東西倒進來就大功告成。 備註 1. 醬油太多會太鹹喔,這大家應該知道吧。 2.…

September 4, 2006 / / food

遠行在即,為了不要讓自己餓死在異鄉,趕快跟媽媽討教幾道家常菜,不用太花腦力的那種。首先學的是鹹飯跟酸辣湯。媽媽去市場買了些材料,爸說要幫她帶回來,結果在半路居然掉了,沒辦法只好用家裡現成的材料,她邊做菜,還邊碎碎念,怎麼會把菜丟在路上呢,真是給他氣死。我只好在旁邊唯唯諾諾,照相兼做筆記,學做菜的第一條撇步就是,食材不要不見。

March 19, 2006 / / food

去年夏天剛開始時,天氣漸漸變熱,但還不到酷暑的階段。我獨自騎著新買的小100,想一個人去山上跟海邊晃晃,也順便訓訓車。約莫是下午三點出發,先去了內湖碧山巖,然後再往上騎接到至善路,經風櫃嘴下坡,直直騎就來到了萬里。抵達萬里時已經是七點了,本來沒有想過要來這裡,但發現時,人已經在萬里了,打了通電話給好友,說自己發神經騎去海邊。錯過晚餐時間,肚子正餓,剛好前方有攤賣雞排的,生意不錯,於是就買了一塊到對面的公車亭,一個人坐在那啃著雞排,感覺是一幅很悽涼的場景,不過此刻的心情卻澎湃著,因為我手上那塊雞排實在太美味了,厚厚的肉塊,一口咬下,濃郁的湯汁混著醬料流下,酥脆的外皮,熱騰騰的香氣四溢,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餓昏了頭,吃完這塊雞排,幾乎就快要留下兩行淚了。這可以說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雞排了。那天晚上,自己沿著北濱公路往西前進,到未曾去過的海灘,或是完全沒聽過的港口,總之就是到處騎,到處晃,聽著海浪的聲音前行,看著捕魚的大燈在海上照亮整片水域,已經忘記是否有月光在身後鋪灑,但愉快輕鬆的心情的確是在眼方展開。自從那次之後,這條路線,已經成為我出門晃蕩常走的一條路,即使許多地方已經去過,但每次總有新的發現,不一樣的感想。我稱它為,萬里尋雞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