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ood

February 23, 2019 / / food

那天在台北家裡附近的傳統麵包店看到了芋泥吐司跟肉鬆麵包,都是在國外吃不到的東西,立馬全部帶走。搭機返德那天中午,在誠品南西的麵包店發現居然有芋泥肉鬆麵包,覺得台灣人真是天才,二話不說也買了一個,然後在機場安檢關口前呼嚕呼嚕全部吞下肚,整個飽到一萬英呎。

一個芋頭控在台灣兩週究竟可以吃多少芋品?答案是春節佛跳牆,彰化傳統芋丸與干貝芋丸、老街芋頭牛舌餅、玉珍齋芋頭酥、寧夏夜市香酥芋丸、古早味酒釀芋頭芋圓豆花、雙福芋頭吐司、雙連市場手工芋頭貢丸、貓起來喝大甲芋奶、北投炸芋粿巧、米哥烘培芋泥肉鬆麵包。

上天讓我們相芋的太早,對於ㄧ份卻又給得太少,才讓我們只能陷在回憶中懊惱。

December 9, 2018 / / food

今早醒來,覺得頭皮上方痛痛的,感覺有人在睡夢中偷捶我一樣,已經第二次了,非常詭異,該不會是有老鼠入侵抑或是自己撞到頭不自覺。又到了一年的最後一個月,淒風苦雨的十一月天氣被延後到十二月,每回逛聖誕市集,都溼得生無可戀。最便宜一杯三歐的葛員外品質還很不穩定,有時喝起來酒勁超強,三口就微醺;有時則是君子之交,讓人想淡出演藝圈。還是蘋果泥薯餅跟滷豬排堡最能撫慰人心。外頭暴雨的週日只好在家做蛋糕,好久沒烤義大義藍莓蛋糕Torta di Nada(感覺也可以翻成虛無蛋糕),還應景地弄成噎蛋樹,順便收看小學一直沒畢業仍不斷搞柏拉圖姐弟戀的名偵探柯南,今年劇場版叫做“零的執行人”,彷彿聽到三觀微微崩裂的聲音。天街大雨願服輸,酒色遙看近卻無。〈早冬呈水部葛員外〉

September 2, 2018 / / food

剛吃完晚餐,把〈人生一串〉給看完,又想起燒烤,想起那些煙火蔓延口水四溢的夜晚等待,想起那些香辣燙口的烤血糕,蒜香流淌的烤香腸,平淡卻必備的烤豆干甜不辣。看〈人生一串〉才知道吃個燒烤也能有江湖味,但人生在世,哪裡不是江湖?天明是紅塵,入夜即江湖。 〈人生一串〉走得就是種武林風,大開大闔輾轉纏綿。所以第一集開場就是: 夜幕降臨,人們開始渴望,美好而放鬆的一餐,從炕頭小酒,到酒店大餐,這個龐大的選擇譜系裡,很多人鍾情於街頭巷尾,市井裡弄,只有這個環境配得上,他們想吃出點兒境界的企圖。…馮哥說的對,大家其實很懂生活,沒有烟火氣,人生就是一段孤獨的旅程,這話簡直就是為燒烤量身定制。 老張很黑,磨出的豆漿很白,老張的日子卻沒黑沒白。 〈人生一串〉文案亮眼但更有趣的還是食客的評論,有一位大嬸說 只有親自體會,才能領會其中奧妙,像第一次親密接觸,小心被它電到。太燙了,就像被燒著了,這個對象不合適。涼了,那個味道就出不來,也是不合適。真要是溫一點那時候,才有感覺,那個就是美妙的初戀的感覺。 大嬸對初戀的體會,倒是說進了許多人的心理。片中還有一位燒烤攤主抬槓說“老妹兒,你知道我為什麼長這麼黑嗎?因為我不想白活一輩子。” 市井幽默,插科打渾,滿嘴油膩,杯觥交錯。吃燒烤,嚐的都是人生聚散感情羈絆。坐路邊,望的都是相聚難得時過變遷。所以〈人生一串〉下了這樣的註腳 也許你記不得,曾經吃過的燒烤攤兒。也許你所在的城市,也在發生巨變。但多年以後,你仍記得,還是那份熟悉的味道,和陪你吃燒烤的那個人。 其實什麼人都可以,就是不要搶我的豬血糕。

February 27, 2018 / / food

陪老爸追完了BL大劇狼牙棒,我跳著看,他則是看到一半就迫不急待地去看完結篇,然後抱怨不精彩又回頭繼續看。身世大白那段,老爸說這種兄弟彼此肯為對方視死如歸的感情很難得。老爸不明白在BL術語裡,這就叫做“歷史架空、宮廷恩怨、相愛相殺、兄弟年下”。昨天在鍋爐咖啡啃房慧真新書,一位步履蹣跚的阿媽自己點了杯咖啡,從容地坐在遠處慢慢喝。後來又進來三位差不多年紀的阿媽,開口就是三杯卡布,完全能融入這文青一條街,只是在用台語打電話大聲叫貨時,露了餡。

February 21, 2018 / / food

好久沒去士林夜市,路邊臭豆腐的點菜系統實在太過複雜,還好坐在對面的香港觀光客提點我們,才讓食物順利送到桌上,現在連逛個夜市都是技術活。吃完蜜汁雞排才發現路口的碳烤雞排是大熱門,排了三台公車長。現在貴鬆鬆的章魚丸子都是直接放一整隻小章魚,著實讓人驚駭,人老嘴小只能一口章魚一口丸子,皮餡分離非常悲傷。吃完辛發亭的芋頭雪花冰還不夠,轉身就去買手搖無糖芋鮮奶綠,為了響應低塑生活,還特地不拿吸管,打開杯蓋慢慢品嚐,淡淡的芋香奶香茶香混合著隔壁加油站的汽油味,坐在中山北路旁的竹林人行道,晚風徐徐車水馬龍,燈紅酒綠門可羅雀,頓時覺得身心靈在拉扯中達到平衡。結果我的芋鮮奶綠喝到只剩四分之一時,才赫然發現,所有芋泥都給我沉在下面,馬的三觀立碎,手搖杯居然沒搖唯一死刑不管,害我最後還是拿了吸管把芋泥給吃掉,什麼低塑都是浮雲。

December 22, 2017 / / food

熊熊冬至突然到來,發現忘了買湯圓。翻箱倒櫃後找到了一包芝麻麻糬,也是開開心心地把它吞完慶祝冬至,覺得自己真是太會變通了。沒想到晚上就做了個高校大崩壞噩夢,夢到以前的高中在整修圍牆與大樓,然後因為結構問題與施工不慎,整個倒塌,場面太逼真我都懷疑要在夢中漏尿了。後來我就跟一位家長大媽騎小綿羊拯救大家與調查事件。騎著騎著就醒了,醒來的第一個感慨就是,蓋房子真的不能偷工減料,做人真的不能心存僥倖,冬至就是要吃湯圓,麻糬也不能。

November 4, 2017 / / food

週六一早起來就開始忙,沒吃什麼東西。下午在超市買菜時,不知道是血糖低的關係還是怎樣,突然很想吃甜食,就順手買了一盒芒果優格。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拆開,白茫茫一片優格,頓時覺得自己被詐騙了。吃第一口時,ㄧ點芒果味都沒有,再接著吃了幾口,隱約有點芒果香,就安慰自己這種清清淡淡的果香優格其實也不錯。結果吃到一半,赫然發現芒果全部藏在下面,挖到芒果那轉瞬大腦也空白了幾秒,馬的誰賣芒果優格居然分層還把優格放上頭。讓別人吃到分離的芒果優格唯一死刑,不管。

October 8, 2017 / / food

最近狂風暴雨下得讓人真如此堅決地想站在站在十字路的交點大唱雨天,週末找了幾個台灣朋友來家裡吃飯,用中國零食開場,接著吃了日本壽司,台灣麵線,德國洋蔥派配非得賣色,最後用義大利提拉米蘇結尾,飽到喉結下方三公分。一群年紀加起來超過一百歲的人聚在一起難免就會開始交流藥品資訊,醫海無涯博大精深還是回頭是岸。電腦播放清單裡沒有新歌,只能重複播放老歌,聽了一晚的江蕙,隔天腦中不斷響起”目屎燒燙燙,棉被冷吱吱”,讓人快要發瘋,畢竟我都已經開暖氣了,求二姐放過。

September 27, 2017 / / food

入秋後,天氣大好,但先是左腳掰咖,然後牙齦發炎,之後又燙到手指,覺得應該是惹到嫦娥,所以才八月不順。還好有台灣故友特地帶來的月餅可以撫慰心靈,還收到ㄧ份Wolfgang Tillmans為反對AfD政黨製作的選舉海報,用力吃飽好好活著,才能對抗那些討厭的人。 中秋將近,屁顛顛地跑去附近的亞洲超市買貴森森的月餅,蓮蓉雙黃一個要價五點五歐,回家後自以為健康地將月餅切成了四份,叉起一塊準備搭配咖啡入口時,它居然敏捷地跑了,滾了兩公尺還肉蛋分離。說時遲那時快,我毫不思考地就雙雙撿起來一口吞掉,事後還安慰自己上週還好有拖地。一個蓮蓉雙黃月餅,四分之三是糖份,四分之一是哀愁,哥嚐的不是月餅,而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