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n Posts

March 13, 2022 / / food

今天早上太冷超想賴床,但還是拗不過良心的拷問起床跑步,依舊是攝氏一度,還好出了太陽。週末跟朋友去吃韓式烤肉新店,味道還不賴,但外頭真的冷爆。週三連放四天收假上班,覺得厭世。比利時上個月通過新法令,員工可以申請一周工作四天,然後把本來每週要工作的三十八小時壓縮在這四天之中,薪水不變。我覺得這樣也蠻不錯的,週休三天真的比較爽。

March 8, 2022 / / film

週五都覺得同事特別笨(週五忍耐度超低),蠢問題真的不要拿出來問我唉,尤其是那種簡單驗算就可以確定正不正確的事,幹是手指頭受傷了嗎?還好晚上可以吃韓式炸雞消消氣。連假四天都晴天,影子也覺得天氣好。莊子有個寓言我沒懂過,就是「罔兩問景」,是說罔兩問影子為什麼不獨立行動而要依附他人,罔兩多半解釋成影子的影子。影子的影子太不合理,罔兩就是魍魎,本是山中精怪,來去自由(?),所以對影子提出疑問是合理的。但影子的影子是什麼鬼?那是散光吧。太久沒寄東西,發現德國郵政出了新服務,不用郵票直接在信封上寫下購買郵資的序號就可,用手機便可以完成,感覺很方便。只是我要寄的是明信片,我猜大家還是喜歡有郵票的明信片吧。只是最後買到超醜的郵票,幹還不如用手寫。

February 27, 2022 / / food

新網路好了,等了一個禮拜,終於又可以跟國際接軌。跟朋友去吃泰國菜,點了炒花枝,超台超好吃。幫他從台灣帶東西回來,托他媽拿給我的,結果一打開,居然兩個超大的銅錢串,他說這是帝幣,有過龍山寺的香火,是要來掛在新家房間門口防煞的,他還想在客廳角落放金鳳梨。幹房間這麼漂亮掛什麼帝幣,是搭嗎?不過他傳他家的光纖網速給我看,下載接近250Mbps幹超快,世道不公。

February 20, 2022 / / film

收假回來第一天上班,早上十點就開始咪挺。原來我不在的三週整個專案幾乎要停擺,一早就被熱烈歡迎,覺得同事眼中似乎含著淚水。休完假最常說謊的一句話:Happy to be back…

February 12, 2022 / / food

有次在家裡附近的手搖店點芋頭牛奶時,我問可不可以加奶蓋,店員說不行!為何,這不都是自由搭配嗎?還有沒有飲食自由了!但有芋頭我就不計較了。太久沒搭捷運,在下班時間搭真的超失策。一回看到博愛座有個阿公在玩手機,我想說阿公的手機殼超酷,很像工程用計算機。但仔細一看,那就是工程用計算機啊!阿杯是在算什麼線性迴歸嗎,一直狂按?去了好友家吃火鍋,看到她新買的一堆玩具,理工女生的收集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不過拿凱蒂貓喝酒必須要強烈譴責。 她終於把我多年送她的相機拿出來用了,我當年還縫了個乳牛相機套,以前真的好閒XD

February 6, 2022 / / film

年節結束那天早起從高雄搭車回台北,等待咖啡的空擋,一回首便看到日頭從大樓縫隙中躍出,突然間暖暖的陽光灑遍大廳。列車疾駛,整個嘉南平原都蓋著一層薄霧,只是海市蜃樓稍縱即逝。忘了哪時開始,時間的間隔都是以年為計,每次離別都當成永別。所有千言萬語都濃縮在一個擁抱之中,或是一句「你要保重」。

January 31, 2022 / / food

做最後一次PCR時,去了停在旅館前的採檢車,光是核對身分就檢查了三次,小心謹慎如履薄冰,前線人員真的辛苦。隔離最後幾天買咖啡都順便幫旅館一樓櫃檯帶上一杯,這兩週我大大小小的食物外送、網路購物他們都會幫我拿到房門口,非常感激。我的便利其實是別人的血汗,要常常提醒自己這點。整理行李時發現洗衣皂被我洗得快要有六塊肌,到底是有多用力。原來六塊肌都不是練出來的,而是被人搓揉出來的(造謠)。最後把房間恢復一下,吃完摩斯早餐後就要跟旅館說再見,希望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來了。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裡浮生。

January 23, 2022 / / literature

回台後第一次遇到地震,在七樓的我被晃得小鹿亂撞。上週東加發生海底火山爆發和海嘯,實在驚人。1867年在基隆也發生過大海嘯,是唯一記載比較詳細的一次。太平洋的海嘯因為台灣東部海底陡峭的關係,幾乎都會被反射出去,傷害不大。當海嘯接近岸邊淺棚,因阻礙波速驟減時,巨大的動能轉換成位能,水波波長變小振幅變大,本來在深海只有幾十公分的波浪突然變成好幾公尺的大浪,通常暈厥溺水是傷亡主因。交通部運輸研究所十年前出過一本《臺灣沿岸海嘯影響範圍與淹水潛勢分析》,裡頭有對規模八地震引發海嘯的模擬計算,震央分別是花蓮外海與墾丁西方外海。雖然海嘯抵達時間各異,但最大水位都不超過一公尺,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東邊海嘯花蓮蘇澳預警時間很短。不知道這些年過去了,有沒有更精確的模型出現。

January 16, 2022 / / food

這幾年來終於覺得不用正向思考是件理直氣壯的事。每次搭飛機前都喜歡看《空中浩劫》,其實有點自虐,大概就是時時提醒自己,在「萬一」面前,人生路上究竟是什麼比較重要。機場比我想像得空,雨雪霏霏歸鄉路遙。人少的機場很是舒服,不擠不趕,被迫慢下來倒也不壞,至少知道等待的最後該是什麼結果,是好是壞都只能接受。在土耳其轉機,搭的就是鼎鼎大名的TK24。好久沒來伊斯坦堡機場,蓋得其實蠻美的,有些地方人很少,有些地方則是超擠。有個大叔邊講手機邊跟在我後面過一人份的旋轉門,我根本沒留意他,結果被我夾到吱吱叫,害我破口大笑。在飛機上看了《尚氣》,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感覺笑點特別尷尬。飛機餐其實超多,有人在弄菊裡也拼命吃,到底是多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