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ton Posts

May 22, 2022 / / food

這週超熱,戴口罩搭地鐵差點往生極樂。週三還上了二十九度,夏天居然門沒敲就進來。跟朋友去了附近的麵店吃晚餐,有賣台灣刈包,第一次吃包炸雞的。店小弟問我麵要多辣,我說亞洲辣,他看了我一眼說,亞洲辣超辣確定嗎?(點頭) 結果上桌時,真的超紅超辣,還好我有吃完,不然就丟臉了。炎熱天氣接著下起大雨,泡完咖啡後一隻蛾突然偷襲,害我差點把咖啡灑出來,只好開窗請它快點離開。超怕飛蛾撲我唉,我的人生四大憾事第一條要改成「久旱逢甘霖,昆蟲來躲雨」。

May 15, 2022 / / film

大家知道村上那本《遠方的鼓聲》是怎麼寫出來的嗎?

有一天早上醒來,側耳傾聽時,忽然覺得好像聽見遠方的大鼓聲。從很通遠的地方,從很遙遠的時間,傳來那大鼓的登音。非常微弱。而且在聽著那聲音之間,我開始想無論如何都要去做一次長長的旅行。

睡前玩太鼓達人真的是不智之舉,做了一連串噩夢,大部分都忘了,只記得最後一個是比特幣一天之內貶到一萬美金以下,然後嚇醒。可能因為「六」字型睡姿太差,所以一早起來好硬頸。

May 8, 2022 / / food

上週末是柏林畫廊週,所有畫廊都可以參觀不用預約。去了北邊新整修的工廠畫廊,雖然這區還在柏林但超荒涼。珍奶日去附近新開的手搖店「珍珠肚」捧場,點了芋香奶頭,三十趴的糖還是好甜,我的甜度忍受越來越低了。

May 1, 2022 / / cat

整理廚房時在抽屜發現一根很醜的棒棒糖(應該是海賊王的四分五裂惡魔果實?),目測大概五六歲,糖這種東西真的不容易壞唉。但是再怎麼甜我也不想吃,有些甜蜜只能放在過去。人生的棒棒糖,當時沒舔的,現在也不需要含。

April 24, 2022 / / food

終於放晴,復活節前後天氣都會變好。門口電鈴突然響起,開門一看,是位新的卷毛DHL帥小哥,他問我可不可以幫樓上鄰居代收包裹(為什麼有義大利腔?),我說沒問題。然後就開始問我名字什麼的,一直跟我說謝謝,大概說了五次,新手果然特別有禮貌,但他實在靠太近了我好緊張,我們兩個都沒戴唉。結果鄰居不到三分鐘就出現,是在搞我嗎?雖然天晴只有十三度,但復活節假期不穿短褲對不起自己(外套包緊緊就好XD)。車站人滿為患,看來人類又開始旅行了。給大家看看德國ICE高鐵(這班沒有在使用的)的駕駛艙,那個藍白畫面很驚人。記得上回駕駛有跟我們解釋過,基本上就只有加速、減速、煞車跟防打瞌睡的裝置而已。坐到一半突然蹦的一聲,嚇醒旁邊睡覺的光頭男。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原來是駕駛艙旁的櫃門掉下來,唉這個品質也有點堪憂,希望不是什麼MCAS系統(正在看波音紀錄片)。路過海德堡,Neckar河沿岸真的好美,花都開好了,這麼多轉彎,如果沒遇上,也可以醞釀出芬芳。

April 10, 2022 / / literature

周六趁天晴一小時的空檔出門,依舊寒風刺骨人滿為患,先繞到市集收了兩粒可麗露再去買麵包。到家時發現隔壁小黑蹲在門口等開門,門開的剎那一個箭步就衝進院子開始鬼叫,是在召喚什麼我好不懂。叫春究竟是序曲還是完結篇?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幾年。午睡一半被冰雹吵醒,院裡的花開了一些,彷彿可以嗅到未來的濃郁。想起夏天小時候常坐在西螺的家門口,聞著雷陣雨澆熄滾燙柏油路面的氣息(後來才知道那是臭氧),唱著一遍又一遍的「雨~落這麼粗,阻礙著愛情的路途」。啊十歲的愛情,渥甲淡糊糊。傍晚做了件蠢事。家裡的洗衣機是洗烘兩用,今天勤奮地洗了床單被套,烘完後覺得好像沒有全乾,就放回去打算多烘一下。結果忘了調「烘only」的選項,半小時後才發現馬的又洗了一次,整個白做工,真的烘堂大哭。

April 3, 2022 / / food

春天到了,住在一百公尺遠的小黑沒事就屁顛顛跑來我們院子叫了整晚的春,一大早就把人吵醒。而且小黑你變胖了,我就是要body shaming貓。為什麼要對著空氣發春我就問!一週的開始全是奧斯卡評論,看了新聞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至少send tree pay不會被盜刷(還在氣)。這週身心都懶不想出門買菜,於是就點了生鮮雜貨外送。送貨小哥是上次那位,長得很像Tom Holland。風塵僕僕爬上樓,喘了口氣看到我,就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讓我心跳整個漏了一拍。一笑解千愁原來是這個意思,嗶嗶嗶太犯規了。

March 27, 2022 / / murmur

今天凌晨調了夏令時間,少睡一小時。昏昏沈沈出門跑步,差點懷疑人生道心不穩。想說差不多可以換季了,準備將大衣收起來。看了一下溫度預報,過幾天要下探負二度。天氣好終於可以重啟週日午後吃蛋糕的行程,路上繁花盛開天高氣爽,適合讀點台灣史。以前很喜歡去科隆的一間咖啡酒吧,很隨性的地方,除了咖啡啤酒果汁之外,什麼都沒賣。偶爾播播電影,偶爾放放爵士。午後常有人在這邊看書,桌上放著經年累月的蠟丘,燭火搖曳。店內總是昏暗,誰也看不清誰。像是個情感熱寂的世界,誰也不需要誰。多情卻似總無情,相見時難別亦難。

March 20, 2022 / / food

週五一早被快遞叫醒,整個從床上彈起來,差點沒穿內褲就去開門。整個晚上都睡不太安穩,夜短夢多。前一天晚餐把一塊安格斯漢堡肉丟到湯裡煮,該不會是報應來了吧?每次在法國或亞洲超市看到新食物都想嚐試一下。最愛的金山起司產季要過了,現在每天拼命吃,不然又要等到冬天。週末真的虎怕虎,晚餐又外送韓式炸雞,加點了年糕,突然覺得熱量有點太高,份量比上回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