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music

December 5, 2021 / / food

寒風冷冽,看見對樓的光頭大叔(不是光頭小哥,是夏天很喜歡脫光光走來走去的那位。對樓光頭這麼多也是個謎)穿著短袖短褲下樓拿東西,那件短褲薄到跟內褲差不多。重點外頭只有三度唉,是擦什麼保暖乳液我好想問他。男人是到了中年就會神經壞掉嗎?

November 21, 2021 / / film

狂風暴雨突然放晴,老爸離開剛好一年,時間自顧自地向前走,誰也不等。記得小時候還沒上學時,每天早上醒來就在床上大喊,老爸便會拿杯溫豆漿上樓給我,以前真的好任性。想到人世無常,但大概總有溫情編織的網,在我們跌落時,攔著我們一把。太陽終究露臉,捧著微溫的豆漿,回憶燦爛的模樣。

July 25, 2021 / / food

覺得新颱風叫烟花好美。蒲松齡寫過「長街長,煙花繁,你挑燈回看;短亭短,紅塵輾,我把蕭再嘆」。烟花似前塵,烟花如今生,最後還是繞過了台灣。畢竟煙花七月下揚州,直把杭州當鄭州。德國暴雨洪水來襲,因為停電一晚,老舊的冰箱壞了,也成了受災戶。買了台新冰箱,把之前雜七雜八的磁鐵貼紙也移了過去,冰箱門就是用來放無用。回憶不需要被打擾,只需要找個角落遺忘。人生就是在看見了當沒看見中反反覆覆恍然初見。

May 2, 2021 / / food

德國又到了蘆筍季,蘆筍在德國就像烤肉之於台灣中秋那樣,每個人都要吃,超瘋狂。尤其是白蘆筍,這裡喜歡稍甜的口味,還有一道料理是直接撒白糖,我真的無法(乾脆直接做成蘆筍酥好了)。我對蘆筍很無感,蘆筍季根本就是在測試全德人民的嘌呤代謝。而且在知道吃完尿尿很臭後,我再也沒喝過津津蘆筍汁。

April 11, 2021 / / literature

週末終於可以放縱一下,跟好友一起點漢堡外賣。好久沒吃漢堡,而且居然可以加蛋,整個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虔誠莊嚴。突然懷念起台灣美而美那種胡椒撒很多的漢堡蛋配上甜不已的奶茶。海外油子真的吃什麼都是鄉愁,聽什麼都成家後。

March 21, 2021 / / murmur

好久沒碰藝文活動,昨天跟朋友去看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的的作品I Hope…,很喜歡這霞海城隍廟風格的紅線任務,涓涓細望也能波瀾壯闊。 春分陰冷,路寬樓高的柏林市區寒風真的要逼死拎杯,吹得人一頭狂野,頭髮長到可以吃到瀏海。終於預約到理髮時間,愚人節那天就可以重新做人了。

February 10, 2021 / / murmur

前日大雪,昨天滿街都是積雪,有人在每台車上頭都畫了笑臉,不知是開心還是嘲笑。一位帥大叔坐在路邊階梯上看報紙吃麵包,好似這寒冷與他無關。熊爸帶著一對兒女在門前打雪仗,笑語盈盈亂絮紛飛,一旁牽著小狗的大嬸也跟著開心起來。走在安靜的巷子裡,只有碎冰磨擦聲響。幹這路好滑,我快跌死了。自疫情開始就很少穿越整個柏林。午後跟朋友去西城辦年貨,順道在Comebuy買了杯芋圓博士奶茶,喝起來居然有燒仙草感,味覺快穿恍若隔世,路廣人稀更顯蒼涼。冬日還在盤旋,春天尚未接近,好歹留些念想,撕去一頁日曆,撕去一點孤寂。

August 17, 2020 / / food

奔波回歐路上,途經香港,從空中鳥瞰南丫島,想起十五年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造訪香港,拉著香港好友Eddie一起去爬山。那時候好喜歡麥兜的南ㄚ島,想吃紙包雞跟看搶包山。如今整個香港機場空空蕩蕩,到處都是圍籬保安,肅殺蕭條支離破碎,怎麼也想不懂為何走到這一步。林夕為了〈約定〉譜了新詞,「為了眾志要分離,荒謬的戲。要決心忘記,我亦記得起」。當初的約定成了現在的約定,沒有鐘聲美景,卻同樣孤寂艱辛。

April 11, 2020 / / murmur

深夜半夢半醒之間,突然發現喉嚨有痰,咳了幾聲吞了下去,又馬上昏睡。清晨起床喉嚨清爽不已,黃鶯出谷,覺得就是自己嚇自己。現在疫情發展就像大津波一樣,拍得許多大國紛紛倒在沙灘上,又看到譚德塞罵台灣給中國看,龜懶趴火燒起來。譚會長應該是沒看過A夢,套一句好友說的,胖虎之所以討人厭,不是因為他胖啊,是因為他欺負人。大家肚爛你譚會長,不是因為你臉黑啊,是因為你心黑,怎麼不好好反省,還要牽拖台灣?中國五四百年過去,德先生沒來,賽先生沒來,結果譚德塞來了,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