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music

May 2, 2021 / / food

德國又到了蘆筍季,蘆筍在德國就像烤肉之於台灣中秋那樣,每個人都要吃,超瘋狂。尤其是白蘆筍,這裡喜歡稍甜的口味,還有一道料理是直接撒白糖,我真的無法(乾脆直接做成蘆筍酥好了)。我對蘆筍很無感,蘆筍季根本就是在測試全德人民的嘌呤代謝。而且在知道吃完尿尿很臭後,我再也沒喝過津津蘆筍汁。

April 11, 2021 / / literature

週末終於可以放縱一下,跟好友一起點漢堡外賣。好久沒吃漢堡,而且居然可以加蛋,整個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虔誠莊嚴。突然懷念起台灣美而美那種胡椒撒很多的漢堡蛋配上甜不已的奶茶。海外油子真的吃什麼都是鄉愁,聽什麼都成家後。

March 21, 2021 / / murmur

好久沒碰藝文活動,昨天跟朋友去看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的的作品I Hope…,很喜歡這霞海城隍廟風格的紅線任務,涓涓細望也能波瀾壯闊。 春分陰冷,路寬樓高的柏林市區寒風真的要逼死拎杯,吹得人一頭狂野,頭髮長到可以吃到瀏海。終於預約到理髮時間,愚人節那天就可以重新做人了。

February 10, 2021 / / murmur

前日大雪,昨天滿街都是積雪,有人在每台車上頭都畫了笑臉,不知是開心還是嘲笑。一位帥大叔坐在路邊階梯上看報紙吃麵包,好似這寒冷與他無關。熊爸帶著一對兒女在門前打雪仗,笑語盈盈亂絮紛飛,一旁牽著小狗的大嬸也跟著開心起來。走在安靜的巷子裡,只有碎冰磨擦聲響。幹這路好滑,我快跌死了。自疫情開始就很少穿越整個柏林。午後跟朋友去西城辦年貨,順道在Comebuy買了杯芋圓博士奶茶,喝起來居然有燒仙草感,味覺快穿恍若隔世,路廣人稀更顯蒼涼。冬日還在盤旋,春天尚未接近,好歹留些念想,撕去一頁日曆,撕去一點孤寂。

August 17, 2020 / / food

奔波回歐路上,途經香港,從空中鳥瞰南丫島,想起十五年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造訪香港,拉著香港好友Eddie一起去爬山。那時候好喜歡麥兜的南ㄚ島,想吃紙包雞跟看搶包山。如今整個香港機場空空蕩蕩,到處都是圍籬保安,肅殺蕭條支離破碎,怎麼也想不懂為何走到這一步。林夕為了〈約定〉譜了新詞,「為了眾志要分離,荒謬的戲。要決心忘記,我亦記得起」。當初的約定成了現在的約定,沒有鐘聲美景,卻同樣孤寂艱辛。

April 11, 2020 / / murmur

深夜半夢半醒之間,突然發現喉嚨有痰,咳了幾聲吞了下去,又馬上昏睡。清晨起床喉嚨清爽不已,黃鶯出谷,覺得就是自己嚇自己。現在疫情發展就像大津波一樣,拍得許多大國紛紛倒在沙灘上,又看到譚德塞罵台灣給中國看,龜懶趴火燒起來。譚會長應該是沒看過A夢,套一句好友說的,胖虎之所以討人厭,不是因為他胖啊,是因為他欺負人。大家肚爛你譚會長,不是因為你臉黑啊,是因為你心黑,怎麼不好好反省,還要牽拖台灣?中國五四百年過去,德先生沒來,賽先生沒來,結果譚德塞來了,哀哉。

December 14, 2019 / / murmur

公司舉辦聖誕派對,主題是九零年代。在廚房碰到一個女同事聊起這件事,我說我沒有什麼九零年代風格的衣服可以穿,她說她也沒有,她接著說其他人根本也不擔心,因為我看他們平常穿的就很九零年代。Burn,這也太犀利,但我心裡按讚。在派對上,公司租了台高階數位單眼,一位同事看到,就拿起來對著我拍了我幾張。他立馬讚嘆我忒上相,但又趕緊解釋說,不是我平常長得很醜這樣。我(翻了個白眼)心想,這高級相機當然拍什麼都好看,這就是科技的力量啊。現在數位產品潤色過的東西,哪有醜的,除非是歪瓜劣棗到修都修不好。但多餘的解釋就不必了,理工男真的不會說話。

September 24, 2019 / / music

去了Stars的十五週年演唱會,上次見到他們已經是十二年前了,都可以小學畢業了好可怕。結果團員們一上台,我都傻眼了。男主唱以郭子乾的平頭白T黑框加耳麥出場,女主唱則用ㄧ襲亮片洋裝的陳今珮風格登台,頓時油股蛋蛋的哀傷。歲月是一把殺豬刀,紫了葡萄軟了香蕉,少了頭毛閃了背腰。中場有個男子太激動跳上舞台,被有兩個孩子的女主唱趕下去,她說安全很重要,我們必須讓每個人都覺得安全,她昨天在慕尼黑啤酒節,每個被趕出場的都是男性白人。女主唱就請那個男的後退一點,讓女生們都往前站,真的霸氣側漏。現場只有黃藍的燈光,兩位主唱又常常背對背深情對唱,讓人有種在聽那卡西的錯覺,既輕切又幽默,一點點懷念,一點點哀愁。

May 19, 2019 / / murmur

同婚通過那天,剛好收到之前失心瘋在網路上買的哥倫比亞號太空梭輪胎碎片,這大概是自己買過最詭異的紀念品了。我猜應該是汰換下來的輪胎而不是爆炸後在地面上撿到的碎片,否則應該會有空縛靈在上頭。收到碎片後,還用力聞了一下,以為可以聞到太空的味道(不然就是外星人的體味)。之前看到小英去參加星戰迷聚會影片,還拿光劍入場。之前她一直被笑長得像尤達,結果還特地去參加這個聚會,我覺得她內心真的很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