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film

May 30, 2021 / / film

夢到在家煮滷味吃,超大的滷池,大概兩公尺見方,可以放五個人。然後我材料(一人份的豬血糕、豆皮、百葉、黑輪、高麗菜、魚丸、杏鮑菇還有香菇貢丸)放進去就整個忘記,兩個小時後才想起來,結果它們就消失了,老媽還安慰我說,再撈撈說不定能找到,之後我就驚醒。早晨跑步的同時,還一直在想滷味跑去哪,滷池是連接另一個宇宙的通道嗎?

December 20, 2020 / / film

那天幫老爸做滿七。每次博杯壓力都巨大,很怕沒有杯,還好老爸很捧場,每次都有。事後跟老姐在爭執法師跟上次是否同一位,我雖然臉盲,但我站在他後面兩小時,他的頭型我可清楚的很,這次的後腦勺有剃傷,根本不是同一位。另外希望作法事時大家手機都能調成震動,不然太魔幻了。

週五跟老爸正式告別。以前回台灣,因為時差睡不著,都會在凌晨四五點跑去店裡,坐在店門口跟老爸一起抽煙,聽他說著哪裡有新店開張,哪個親戚又吵架,誰誰誰生病走了。等著漸光的台北,等著漸濃的睡意。記得小時候要搬新家時,老爸也是每天拿出平面圖跟我討論,客廳要怎麼佈置,房間要怎樣裝潢,他喜歡給我意見,也喜歡聽我的意見,可惜我那時還不能抽菸。最後一次跟老爸通電話,他最後一個問題問我覺得川普會不會翻盤,我那時回答很難。被儀式牽著跑了整日,沒有時間流淚,只有深夜一個人坐在客廳時,看著那張空的沙發椅,才哭了出來。這輩子真的很高興也很幸運當你兒子。

November 15, 2020 / / film

柏林新機場終於啟用,延宕九年浪費巨大的機場一登場就遇到疫情,只能說命真的不好,一舉摧毀被造神出來的德國製造。當初左右兩邊分別由兩家不同公司建造,蓋到中間發現接不起來,囧翻全德。或許就是東西德合併的政治隱喻。週日回溫早起跑步以為遇見Rufus Wainwright在遛狗,但想想不對,Rufus現在已經是滿臉鬍子大叔了,這小鮮肉應該跟他差二十歲。邊跑步邊算別人年齡心好累。

October 18, 2020 / / film

這週德國破單日確診紀錄,上了七千,漫漫冬天才剛開始。柏林市政府則是推出抗疫新廣告:「對所有沒戴口罩的人比中指」,下面寫著「我們遵守防疫規定」。到這個時候還要出動阿嬤來比中指(累不累嬤啊),你就知道還是有很多人不戴口罩。

October 4, 2020 / / film

迎接光輝十月,二零二零即將進入尾聲,越來越刺激。德國疫情嚴峻,雖然仍遠遠落後西英法。只是柏林即將祭出限酒令,恐怕歌舞昇平不再。這週大事不斷,中秋佳節月圓人更圓獻上川普得疫的一天,可惜沒時間添購月餅,還好早一個月吃了許多。開了昨天在超市買的啤酒,喝了一口整個震驚,啊這就是某回買的超難喝啤酒。記性不好真的吃虧。不管好喝難喝,還是會醉。覺得人生就是如此,即便想要醉生夢死,還是得選擇舒服的姿勢,不然生不如死。

September 20, 2020 / / film

這週天氣大好,像是夏日的迴光反照,讓人直想出門去吸陽氣。路上遊客不少,美好的情境下都會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觸。在亞洲餐廳吃飯,居然都也習慣了淋上醬油膏的生菜沙拉。週末不小心吃了兩回漢堡,喝了兩杯手搖杯。早餐本來想吃健康的鮭魚蛋麵包,沒想到來的還是brioche open hamburger,打開看起來就比較健康。Uncle Roger說得對,Good food is better than body。

September 13, 2020 / / film

一天早晨醒來,不太想進辦公室,但還是騎車出門。到路口紅燈停下,一摸口袋鑰匙居然不見了,馬上回頭去找,短短五百公尺怎麼也找不到。這麼大串鑰匙掉了自己都沒發覺,突然痛恨起降噪耳機。剛來德國,連續兩次被鎖在門外後,自此就再沒掉過鑰匙。回想整個過程,把鑰匙放入外套口袋時還在想,這口袋好淺,但八九把鑰匙這麼重應該沒問題吧。人啊有時真的要相信自己的直覺,任何意外都是一連串的事件連鎖而成。還好隔天就收到備份鑰匙,只在朋友家窩了一晚。

September 9, 2020 / / film

週日天晴,把相機拿出來曬曬,因為沒有時時勤拂拭,處處惹塵埃,花了三小時才擦完。也許只有一張地毯放不下時,才會發現自己真的買太多。訂了類似小農蔬果直送,每週一箱新鮮蔬果,還有牛奶起司等等。週五開箱,居然出現了一顆營養不良的火龍果,心想何時溫帶也可以種了?旁邊的德國人問這是什麼鬼?天曉得火龍果英文德文怎麼説,就隨口說Dragon Fruit,私心覺得好白爛。沒想到真的可以這樣說,火龍果就是Pitaya aka Dragon Fruit。英文真的很神奇,就像這週收到北京同事的email,他開頭寫Trust this email finds you well,正確且可以用,但現在很少人用這麼老套且像下咒的開頭了吧,是什麼農曆七月的主題嗎。

September 9, 2020 / / film

週六去了杜賽剪髮,天氣大好人潮洶湧。回歐之後就在家蝸居,好久沒有在陽間這樣走動,路上沒什麼人戴口罩,大家貪婪地吸收陽氣。吃了日式咖哩豬排飯又吃了韓國抹茶冰水Bingsu剉冰,還去超市搜刮抹茶蛋糕、抹茶大福跟抹茶銅鑼燒,當個稱職的抹茶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