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sky

December 23, 2020 / / murmur

不知為何,這次回歐航程不是走中亞而是繞道西伯利亞,一半行程都在極圈內。在機上半夜睡不著覺,盯著窗外,夏季大三角掛在天邊,銀河若隱若現。覺得地平面雲越來越多,有點惱人,雖然也看到了四顆流星。後來這個雲變動得有點激烈,想說該不會是極光吧,果然接著就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極光秀。有低有高像窗簾般擺動,激烈的絢麗好撫慰人心,一直看到睡著為止。回到德國終於看到久違的藍天,只是拿行李時發現行李箱的一個輪子不翼而飛,北極圈想必是公平的,它讓你看到極光,就會讓你行李箱掰咖,幸好掰咖還是能推。

July 28, 2018 / / murmur

記得以前高中有軍歌比賽,大家拚了命練習,好像唱的是古月照今塵,不只要變換隊形,還要二部卡農合唱。現在想起來,有種淡淡的憂傷與愚蠢的可愛。唱長江黃河,吟漢疆唐土,在那個時代就是這樣自然,只是人心不古,嫦娥也會老。但真正貼近青春惆悵的還是美靜姐唱的,“城裡的月光把夢照亮,看透了人間聚散”,或是靖雯姊唱的,“當時的月亮,一夜之間化作今天的陽光,當時如果沒有什麼,當時如果擁有什麼,又會怎樣”。高中時喜歡在頂樓社辦跟同學望月談心,高掛的月亮就好像一盞希望,時代的冀望中總帶著迷茫。後來讀張愛玲,才發現情海浮沈中的月光,總是悲慘絕望,居高臨下的審視。“老年人回憶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歡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圓,白;然而隔著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帶點淒涼”,“一千多年前的月色,但是在她三十年已經太多了,墓碑一樣沉重的壓在心上”。二十一世紀的後現代,任何激情都可能變成罪惡,於是代替月亮來懲罰,呼喊月娘來療傷,都已過時。就像景淳姐嗨key唱的,“天頂的月娘啊,我輕輕叫一聲,望伊會知影啊,不通乎我孤單”。畢竟嫦娥無法忍受大家一直在KTV破音呼叫她。

December 9, 2014 / / sky

半夜睡不著覺,只好爬起來思考外星生命跟咖啡的關係。外星人真的是很多人有興趣的話題,但也僅僅限於獵奇等級,就像是看了一集半的寶傑就覺得對生命有了全新的認識一樣。SETI(搜尋外星智慧計劃)在電波天文界真的是很非主流的團體,雖然他們也做了很多跟尋找外星生命無關的研究,但提到SETI大家還是直接想到外星人。科學家也一樣,主流非主流命差很多。我始終對於這種民眾熱但學術冷的外星生命研究感到好奇,大概是外星生命研究很容易就被貼上偽科學的標籤 吧。

November 4, 2007 / / sky

半個月的觀測馬上就要結束了,這是我今年第二次到智利觀測。還蠻喜歡這裡的,雖然說不上是世界的盡頭,但是外務很少,所以可以非常專心,對我來說是很難得的機會。但也不是說這裡就很無趣,我待的這個小鎮San Pedro de Atacama其實是走觀光路線的,路上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觀光客,背包客其實還是佔大多數。附近有很多自然的景點,像是沙漠,鹽湖還有土林等等。小鎮一半以上的商店都是紀念品店,另外一半就是餐廳了,所以可以想見這裡的夜生活有多豐富了。我很喜歡的幾家餐廳都是有現場演唱的,雖然是有種在販賣當地原住民傳統音樂的感覺,但是好的音樂還是值得展現出來,也不必刻意地將它定義成交易。但不可否認,許多人是來此尋找一種異國情調,若你硬是要把後殖民理論搬出來講,那大概三天三夜也討論不完。

November 1, 2007 / / sky

跑到海拔那麼高的地方觀測實在很有趣,APEX望遠鏡在智利北邊的沙漠Atacama,是全球最乾燥的地方之一。這也是將來ALMA電波望遠鏡陣列的所在地。對我們來說,陽光空氣跟水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水尤其為甚。陽光其實還好,我們還是可以在大白天觀測,跟傳統的可見光天文學不同。每天下午都要開一小時左右的車上山,從海拔兩千高的基地爬到海拔五千的觀測站。高海拔對第一次到訪的人可能很危險,不過自從多年前在西藏的磨練後,海拔五千米對我而言不算是太困難。當高原上的冷風往山下吹,跟沙漠的熱空氣混合時,就會出現許多夾帶著沙塵的小龍捲風。威力不太大,不過卻是我每日上山途中的消遣,數著今天看到幾個小龍捲。上山的路程大約七十多公里,沿途還會看到駱馬(Llama)在吃草。駱馬真是長的很有喜感的一種動物,大概就是這種特色,讓他們的天敵無法攻擊他們吧。於是,這成了我第二項消遣,每天數著今天看到幾隻駱馬。

October 30, 2007 / / sky

今天提早結束觀測,所以就跑到外頭來看看南天的星空,這或許是來到南半球最重要的事。雖然是春日接近夏季,但智利的氣溫一天比一天高,即使午夜只穿衣件薄外套也不感覺冷。夏季銀河像一座橋橫槓在西邊的天空,在北半球很難同時看到夏季大三角跟人馬座(Sagittarius,就是射手座),天蠍座(Scorpius)同時出現並列在天空中,他們都是銀河附近的亮星,所以可以知道她們同時在天空中出現時,是如何壯觀了。而人馬座的方向正是我們銀河系中心的方向,這部分的銀河可以說是最美的一段。天蠍座以頭下尾上的姿勢浸在銀河中,而人馬座則是持著弓箭射向天蠍的心臟。人馬座(以他的茶壺形狀聞名,牛奶河正是由壺口倒出的,而天蠍則是以他那紅色的心臟,心宿二(Antares)最為顯眼。夏季大三角就更不用說了,這是小學教材裡頭就有的。抬頭望著星空沒多久,就已經看到三四顆流星了,今天還看到一顆火流星,感覺整晚都值得了。

August 7, 2007 / / sky

最近很多人都在問我英仙座流星雨的事。所以我就乾脆把它整理一下跟大家分享。簡單地來說,有一些從相同的輻射點出來的流星就叫做流星雨(記得以前定義只要有三顆就可以了)。流星本身是彗星經過地球留下來的垃圾(碎片),穿過大氣層後燃燒產生的火花就是我們那充滿幻想的流星。一般而言,彗星都是一袋一袋丟垃圾的,所以當地球剛好穿過某袋垃圾後,就會有流星雨啦。垃圾集中處叫做輻射點。然後因為在太空中的位置固定,所以地球每年都會經過。離垃圾堆近一點時,就會有比較多流星,有時還會有爆發,那就叫做流星暴,例如2001年的獅子座流星暴。那次我數了將近1500顆流星。所以英仙座流星雨也是八月固定的流星雨。會叫做英仙座是因為垃圾堆看過去剛好在英仙座。

March 1, 2006 / / murmur

最近真是愛上動手做的樂趣,之前做了一組五支的Keroro小隊模型,既逼真,又生動,而且不會花太多時間。今天拿到同學幫我從日本帶回來的迷你天象儀,這是一套叫”大人的科學”雜誌出版的,每集附上不同的”實作”,目的是希望讓那些對於科學還有興趣的”大人”們,可以直接接觸到有趣的實驗,更可以從親自動手做的過程中,得到滿足感跟成就感。其實它也蠻適合普通高中生的,只是它的內容比較難一點,許多操作的技巧可能要花點心思。雜誌的內容也挺不錯的,像這我這本是專講天文的,除了介紹天體攝影的技巧,還有專欄討論宇宙旅行的未來,紙飛機的摺法,還有教你如何把手電筒改裝成機器人。最特別的,還有星象儀的改裝,我最想嚐試的就是,把星象儀跟音樂盒同步旋轉,這樣一邊觀星,一邊聽音樂,真是超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