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photo

March 27, 2022 / / murmur

今天凌晨調了夏令時間,少睡一小時。昏昏沈沈出門跑步,差點懷疑人生道心不穩。想說差不多可以換季了,準備將大衣收起來。看了一下溫度預報,過幾天要下探負二度。天氣好終於可以重啟週日午後吃蛋糕的行程,路上繁花盛開天高氣爽,適合讀點台灣史。以前很喜歡去科隆的一間咖啡酒吧,很隨性的地方,除了咖啡啤酒果汁之外,什麼都沒賣。偶爾播播電影,偶爾放放爵士。午後常有人在這邊看書,桌上放著經年累月的蠟丘,燭火搖曳。店內總是昏暗,誰也看不清誰。像是個情感熱寂的世界,誰也不需要誰。多情卻似總無情,相見時難別亦難。

March 20, 2022 / / food

週五一早被快遞叫醒,整個從床上彈起來,差點沒穿內褲就去開門。整個晚上都睡不太安穩,夜短夢多。前一天晚餐把一塊安格斯漢堡肉丟到湯裡煮,該不會是報應來了吧?每次在法國或亞洲超市看到新食物都想嚐試一下。最愛的金山起司產季要過了,現在每天拼命吃,不然又要等到冬天。週末真的虎怕虎,晚餐又外送韓式炸雞,加點了年糕,突然覺得熱量有點太高,份量比上回多很多。

February 20, 2022 / / film

收假回來第一天上班,早上十點就開始咪挺。原來我不在的三週整個專案幾乎要停擺,一早就被熱烈歡迎,覺得同事眼中似乎含著淚水。休完假最常說謊的一句話:Happy to be back…

September 5, 2021 / / food

德鐵大罷工,車站冷冷清清。年過半百的阿伯穿著短裙絲襪,踩著十公分的細高跟從我面前自信邁過,阿我好怕他跌倒。 上週是科隆延期的驕傲週,路上還是一堆熊,科隆就是以熊出名的城市。我們終究是活在泡泡裡,畢竟那是安全的所在,突破同溫層不是遞刀給別人刺向自己。那純粹就是蠢了。

August 30, 2021 / / food

第一次使用柏林蓋了十年然後在大疫中低調開幕的新機場,唉好小啊,而且人怎麼這麼多。蓋了十年卻像臨時趕工出來的機場,有點心酸。飛了三個小時終於抵達山多尼尼,觀光客超多,疫情是結束了嗎?滿月超美,又大又紅,中元節真的人鬼同樂。

August 1, 2021 / / food

這週又有朋友造訪,去了一家越南日本料理店,吃到炸花枝很開心,還有抹茶提拉米蘇。飯後去附近散步,滿街都是要去狂歡的人,到底是不是週二我就問!Ben&Jerry’s冰淇淋店十一點都還開著,佛心來著,雖然草莓乳酪蛋糕好甜。有人在店裡抽大麻,讓人一個冰吃得飄飄然。

March 21, 2021 / / murmur

好久沒碰藝文活動,昨天跟朋友去看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的的作品I Hope…,很喜歡這霞海城隍廟風格的紅線任務,涓涓細望也能波瀾壯闊。 春分陰冷,路寬樓高的柏林市區寒風真的要逼死拎杯,吹得人一頭狂野,頭髮長到可以吃到瀏海。終於預約到理髮時間,愚人節那天就可以重新做人了。

September 9, 2020 / / film

週日天晴,把相機拿出來曬曬,因為沒有時時勤拂拭,處處惹塵埃,花了三小時才擦完。也許只有一張地毯放不下時,才會發現自己真的買太多。訂了類似小農蔬果直送,每週一箱新鮮蔬果,還有牛奶起司等等。週五開箱,居然出現了一顆營養不良的火龍果,心想何時溫帶也可以種了?旁邊的德國人問這是什麼鬼?天曉得火龍果英文德文怎麼説,就隨口說Dragon Fruit,私心覺得好白爛。沒想到真的可以這樣說,火龍果就是Pitaya aka Dragon Fruit。英文真的很神奇,就像這週收到北京同事的email,他開頭寫Trust this email finds you well,正確且可以用,但現在很少人用這麼老套且像下咒的開頭了吧,是什麼農曆七月的主題嗎。

December 17, 2017 / / murmur

昨夜狂風暴雨,小樓又冬風,拍打了整晚,像極了台灣的颱風。半夢半醒間,突然回到那個在鐵道邊,度過童年與少年的日式洋房。年紀越大,思緒總趁自己不注意時,飄回過去。回憶就像霧裡看花,淡得鮮豔,美得褪色,什麼都抓不住,片斷翻過片斷,如幻燈機一般,轉了又轉,亮了又暗。幼稚園小班那年,因為被娃娃車的車門夾傷,輟學了。即便如此,還是拿到了一個無敵鐵金剛跟肄業證書。整段關於幼稚園的記憶完全消失,只記得當時車上的滿地鮮血和醫院天花板的刺眼燈光。記得小二那年,被歸類到壞學生的我把老師氣哭了,老師力氣很大,先是摔了保溫杯,然後轉身就把風琴給推倒。長大後才知道這叫情緒管理有問題跟小二過動症。

成長都是迷茫的,所以越要裝懂,裝好學生,裝壞學生,裝不在乎,裝不下許多愁。國三那年,愛玩不愛唸書的我突然被分到了前段班,原來人不經意的一個小小決定可以輕易改變別人的一生,想起來就覺得後怕。人一生中真正可以自己決定的東西少之又少,所以更該珍惜。今天拿到一個幸運餅乾,紙條上說,誠實的人才走得長遠。但誠實面對自己最難。拿掉偽裝,掀去假面,卸下包袱,才能換得一身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