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photo

October 16, 2022 / / film

朋友們在疫情期間都獲得了新技能,瑞典好友從零開始打了一件毛衣,好厲害。 我在疫情期間獲得的唯一技能就是知道哪家外賣在什麼時候下單會最快送達而已。好友突然跑來問我德文的fuck you是fuck me嗎?德文的fuck you還是fuck you (fick dich),只是很少人說。德國人罵人其實很少說ficken(幹),通常會直接講英文的fuck。我比較常聽到的就是 Scheiße (shit)、 Arschloch (asshole)、Arschficker (assfucker)、Verpiss dich (fuck off)、Du Sau (you pig)、Schlampe (bitch)。年紀大一點的還會說 Mist (shit)、Dummkopf (dumb)。

July 31, 2022 / / photo

公司台灣人聚餐,現在有四個台灣人,除了我之外都是可愛聰明小女生,還有一個Z世代的。閒聊發現抖音跟小紅書在台灣很流行(但她們都沒在用就是了),我還以為台灣的未來在Dcard(咦)。我連臉書跟賴都很少用了,這世上只有我媽會賴我而已。然後她們就聊起當女生的辛苦。有人經期不順,醫生開了避孕藥(在德國需要處方簽),結果副作用超明顯,憂鬱很久,嚇得不敢再吃。另一個是朋友吃完就直接停經。大家異口同聲說下輩子要當男生或貓。男生們真的不要在那邊嘰嘰歪歪說當男生也辛苦唉,你唯一的困擾也只有雞雞不洗會臭而已。

July 17, 2022 / / literature

起床鬧鐘響到整個街坊鄰居都聽得到,還響了這麼久沒有違反社會善良風俗嗎?大昏睡到十點,起來看到夏季折扣的廣告信,是我算數差嗎?而且那件橘T要490歐我不信! 好友A去拜訪好友B在寶藏巖的工作室,好美。好友A說好友B去「傳吃的了」,一時還不知道什麼意思,原來是台語混雜。 傳吃好棒,有種代代相傳根植在基因裡的吃貨感。

June 28, 2022 / / cat

休假去了地中海小台灣,天氣爆好,只是夜晚風都超大,感覺隨時都會被吹走。旅館的welcome drink是一大瓶白酒,房間還可以,面對大海有陽台,早晨會被陽光叫醒。把肥晚餐男紙有dress code,不能穿短褲,但我根本沒帶長褲,只好抵達隔天衝去台北H&M買長褲,超囧。每天看海吃早餐很爽,但一直播放理查克萊德曼,一百遍夢中的婚禮會不會讓人想離婚?旅館的小雜貨店有賣郵票,希臘郵票比德國郵票好看千倍唉,搞得我都不想寄出去了。每天太陽都超曬,亂曬曬不出古銅色,倒很像鎮屍錢的顏色。

March 27, 2022 / / murmur

今天凌晨調了夏令時間,少睡一小時。昏昏沈沈出門跑步,差點懷疑人生道心不穩。想說差不多可以換季了,準備將大衣收起來。看了一下溫度預報,過幾天要下探負二度。天氣好終於可以重啟週日午後吃蛋糕的行程,路上繁花盛開天高氣爽,適合讀點台灣史。以前很喜歡去科隆的一間咖啡酒吧,很隨性的地方,除了咖啡啤酒果汁之外,什麼都沒賣。偶爾播播電影,偶爾放放爵士。午後常有人在這邊看書,桌上放著經年累月的蠟丘,燭火搖曳。店內總是昏暗,誰也看不清誰。像是個情感熱寂的世界,誰也不需要誰。多情卻似總無情,相見時難別亦難。

March 20, 2022 / / food

週五一早被快遞叫醒,整個從床上彈起來,差點沒穿內褲就去開門。整個晚上都睡不太安穩,夜短夢多。前一天晚餐把一塊安格斯漢堡肉丟到湯裡煮,該不會是報應來了吧?每次在法國或亞洲超市看到新食物都想嚐試一下。最愛的金山起司產季要過了,現在每天拼命吃,不然又要等到冬天。週末真的虎怕虎,晚餐又外送韓式炸雞,加點了年糕,突然覺得熱量有點太高,份量比上回多很多。

February 20, 2022 / / film

收假回來第一天上班,早上十點就開始咪挺。原來我不在的三週整個專案幾乎要停擺,一早就被熱烈歡迎,覺得同事眼中似乎含著淚水。休完假最常說謊的一句話:Happy to be back…

September 5, 2021 / / food

德鐵大罷工,車站冷冷清清。年過半百的阿伯穿著短裙絲襪,踩著十公分的細高跟從我面前自信邁過,阿我好怕他跌倒。 上週是科隆延期的驕傲週,路上還是一堆熊,科隆就是以熊出名的城市。我們終究是活在泡泡裡,畢竟那是安全的所在,突破同溫層不是遞刀給別人刺向自己。那純粹就是蠢了。

August 30, 2021 / / food

第一次使用柏林蓋了十年然後在大疫中低調開幕的新機場,唉好小啊,而且人怎麼這麼多。蓋了十年卻像臨時趕工出來的機場,有點心酸。飛了三個小時終於抵達山多尼尼,觀光客超多,疫情是結束了嗎?滿月超美,又大又紅,中元節真的人鬼同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