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literature

May 8, 2022 / / food

上週末是柏林畫廊週,所有畫廊都可以參觀不用預約。去了北邊新整修的工廠畫廊,雖然這區還在柏林但超荒涼。珍奶日去附近新開的手搖店「珍珠肚」捧場,點了芋香奶頭,三十趴的糖還是好甜,我的甜度忍受越來越低了。

May 1, 2022 / / cat

整理廚房時在抽屜發現一根很醜的棒棒糖(應該是海賊王的四分五裂惡魔果實?),目測大概五六歲,糖這種東西真的不容易壞唉。但是再怎麼甜我也不想吃,有些甜蜜只能放在過去。人生的棒棒糖,當時沒舔的,現在也不需要含。

April 10, 2022 / / literature

周六趁天晴一小時的空檔出門,依舊寒風刺骨人滿為患,先繞到市集收了兩粒可麗露再去買麵包。到家時發現隔壁小黑蹲在門口等開門,門開的剎那一個箭步就衝進院子開始鬼叫,是在召喚什麼我好不懂。叫春究竟是序曲還是完結篇?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幾年。午睡一半被冰雹吵醒,院裡的花開了一些,彷彿可以嗅到未來的濃郁。想起夏天小時候常坐在西螺的家門口,聞著雷陣雨澆熄滾燙柏油路面的氣息(後來才知道那是臭氧),唱著一遍又一遍的「雨~落這麼粗,阻礙著愛情的路途」。啊十歲的愛情,渥甲淡糊糊。傍晚做了件蠢事。家裡的洗衣機是洗烘兩用,今天勤奮地洗了床單被套,烘完後覺得好像沒有全乾,就放回去打算多烘一下。結果忘了調「烘only」的選項,半小時後才發現馬的又洗了一次,整個白做工,真的烘堂大哭。

March 8, 2022 / / film

週五都覺得同事特別笨(週五忍耐度超低),蠢問題真的不要拿出來問我唉,尤其是那種簡單驗算就可以確定正不正確的事,幹是手指頭受傷了嗎?還好晚上可以吃韓式炸雞消消氣。連假四天都晴天,影子也覺得天氣好。莊子有個寓言我沒懂過,就是「罔兩問景」,是說罔兩問影子為什麼不獨立行動而要依附他人,罔兩多半解釋成影子的影子。影子的影子太不合理,罔兩就是魍魎,本是山中精怪,來去自由(?),所以對影子提出疑問是合理的。但影子的影子是什麼鬼?那是散光吧。太久沒寄東西,發現德國郵政出了新服務,不用郵票直接在信封上寫下購買郵資的序號就可,用手機便可以完成,感覺很方便。只是我要寄的是明信片,我猜大家還是喜歡有郵票的明信片吧。只是最後買到超醜的郵票,幹還不如用手寫。

January 23, 2022 / / literature

回台後第一次遇到地震,在七樓的我被晃得小鹿亂撞。上週東加發生海底火山爆發和海嘯,實在驚人。1867年在基隆也發生過大海嘯,是唯一記載比較詳細的一次。太平洋的海嘯因為台灣東部海底陡峭的關係,幾乎都會被反射出去,傷害不大。當海嘯接近岸邊淺棚,因阻礙波速驟減時,巨大的動能轉換成位能,水波波長變小振幅變大,本來在深海只有幾十公分的波浪突然變成好幾公尺的大浪,通常暈厥溺水是傷亡主因。交通部運輸研究所十年前出過一本《臺灣沿岸海嘯影響範圍與淹水潛勢分析》,裡頭有對規模八地震引發海嘯的模擬計算,震央分別是花蓮外海與墾丁西方外海。雖然海嘯抵達時間各異,但最大水位都不超過一公尺,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東邊海嘯花蓮蘇澳預警時間很短。不知道這些年過去了,有沒有更精確的模型出現。

January 7, 2022 / / literature

去年底Betty White去世了,好愛《黃金女郎》,即使放到現在也是超好笑,很多議題在那個年代看起來都很前衛。每次心情不好時,看個一兩集就會開懷起來。跨年夜在家安靜地度過,很喜歡數秒後各地教堂鐘聲同時響起的莊嚴感,今年德國禁賣煙火(大家的煙火是哪來的,該不會特地跑去波蘭買吧?),放煙火的規模小很多,十五分鐘就全放完了,不然以往都是持續一個多小時,火樹銀花百花齊放,一年存的二氧化碳一次釋出。沒想到元旦當天,一早起來就打破一個玻璃瓶,去年沒打破任何玻璃,結果一年的開始馬上就破功。難道是暗示我今年要大破大立?

October 10, 2021 / / food

早晨跑步,忘了看外頭幾度,一出門就連打三個噴嚏,幹冷死。十三太保橫練金鐘罩無法,雙手的溫柔也不行。跑完回到家一看,才四度而已,難怪耳朵超痛。上週末天氣超好,想說很久沒有捧場大阪燒,就跑去市場逛逛,沒想到那天是攤主生日,還跟他說了聲生日快樂。旁邊還有位漂亮日本姐姐在賣手工大福,用美少女戰士便當盒來裝零錢好超可愛(但姐姐超高,大概百八吧)。坐在公園喝咖啡、吃可頌、吃大阪燒、吃大福(我是豬嗎)兼曬太陽好舒服。

April 11, 2021 / / literature

週末終於可以放縱一下,跟好友一起點漢堡外賣。好久沒吃漢堡,而且居然可以加蛋,整個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虔誠莊嚴。突然懷念起台灣美而美那種胡椒撒很多的漢堡蛋配上甜不已的奶茶。海外油子真的吃什麼都是鄉愁,聽什麼都成家後。

April 4, 2021 / / food

兩個月沒坐火車了,車上沒什麼人,外頭也是。好喜歡獨自旅行的感覺,感覺對著窗外就可以想出所有人生大哉問的答案。望著虛幻的倒影,看著移動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