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travel

April 24, 2022 / / food

終於放晴,復活節前後天氣都會變好。門口電鈴突然響起,開門一看,是位新的卷毛DHL帥小哥,他問我可不可以幫樓上鄰居代收包裹(為什麼有義大利腔?),我說沒問題。然後就開始問我名字什麼的,一直跟我說謝謝,大概說了五次,新手果然特別有禮貌,但他實在靠太近了我好緊張,我們兩個都沒戴唉。結果鄰居不到三分鐘就出現,是在搞我嗎?雖然天晴只有十三度,但復活節假期不穿短褲對不起自己(外套包緊緊就好XD)。車站人滿為患,看來人類又開始旅行了。給大家看看德國ICE高鐵(這班沒有在使用的)的駕駛艙,那個藍白畫面很驚人。記得上回駕駛有跟我們解釋過,基本上就只有加速、減速、煞車跟防打瞌睡的裝置而已。坐到一半突然蹦的一聲,嚇醒旁邊睡覺的光頭男。還以為發生什麼事,原來是駕駛艙旁的櫃門掉下來,唉這個品質也有點堪憂,希望不是什麼MCAS系統(正在看波音紀錄片)。路過海德堡,Neckar河沿岸真的好美,花都開好了,這麼多轉彎,如果沒遇上,也可以醞釀出芬芳。

February 12, 2022 / / food

有次在家裡附近的手搖店點芋頭牛奶時,我問可不可以加奶蓋,店員說不行!為何,這不都是自由搭配嗎?還有沒有飲食自由了!但有芋頭我就不計較了。太久沒搭捷運,在下班時間搭真的超失策。一回看到博愛座有個阿公在玩手機,我想說阿公的手機殼超酷,很像工程用計算機。但仔細一看,那就是工程用計算機啊!阿杯是在算什麼線性迴歸嗎,一直狂按?去了好友家吃火鍋,看到她新買的一堆玩具,理工女生的收集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不過拿凱蒂貓喝酒必須要強烈譴責。 她終於把我多年送她的相機拿出來用了,我當年還縫了個乳牛相機套,以前真的好閒XD

February 6, 2022 / / film

年節結束那天早起從高雄搭車回台北,等待咖啡的空擋,一回首便看到日頭從大樓縫隙中躍出,突然間暖暖的陽光灑遍大廳。列車疾駛,整個嘉南平原都蓋著一層薄霧,只是海市蜃樓稍縱即逝。忘了哪時開始,時間的間隔都是以年為計,每次離別都當成永別。所有千言萬語都濃縮在一個擁抱之中,或是一句「你要保重」。

January 16, 2022 / / food

這幾年來終於覺得不用正向思考是件理直氣壯的事。每次搭飛機前都喜歡看《空中浩劫》,其實有點自虐,大概就是時時提醒自己,在「萬一」面前,人生路上究竟是什麼比較重要。機場比我想像得空,雨雪霏霏歸鄉路遙。人少的機場很是舒服,不擠不趕,被迫慢下來倒也不壞,至少知道等待的最後該是什麼結果,是好是壞都只能接受。在土耳其轉機,搭的就是鼎鼎大名的TK24。好久沒來伊斯坦堡機場,蓋得其實蠻美的,有些地方人很少,有些地方則是超擠。有個大叔邊講手機邊跟在我後面過一人份的旋轉門,我根本沒留意他,結果被我夾到吱吱叫,害我破口大笑。在飛機上看了《尚氣》,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感覺笑點特別尷尬。飛機餐其實超多,有人在弄菊裡也拼命吃,到底是多餓。

October 3, 2021 / / food

公寓附近新開了兩間手搖店,bubble tea 真的越來越熱門。其中有家還賣珍珠可麗餅(但可麗餅入珠我無法),我覺得台灣飲食「沒有極限」的精神終於走向全球。天氣好坐外頭吃東西,都會有一堆胡蜂來搶食,他們最愛吃肉、甜點跟啤酒。沒辦法只好盡快把蛋糕吃完,結果有隻胖蜂在空空的盤子上滑了一跤還翻滾一圈(難道是在撒嬌?),莫名有喜感。吃完蛋糕肚子還是有點餓,回家後把前一天買的蘋果派拿出來吃,一口咬下去,幹居然沒餡,裡頭空空蕩蕩,是不是唯一死刑阿。

September 5, 2021 / / food

德鐵大罷工,車站冷冷清清。年過半百的阿伯穿著短裙絲襪,踩著十公分的細高跟從我面前自信邁過,阿我好怕他跌倒。 上週是科隆延期的驕傲週,路上還是一堆熊,科隆就是以熊出名的城市。我們終究是活在泡泡裡,畢竟那是安全的所在,突破同溫層不是遞刀給別人刺向自己。那純粹就是蠢了。

August 30, 2021 / / food

第一次使用柏林蓋了十年然後在大疫中低調開幕的新機場,唉好小啊,而且人怎麼這麼多。蓋了十年卻像臨時趕工出來的機場,有點心酸。飛了三個小時終於抵達山多尼尼,觀光客超多,疫情是結束了嗎?滿月超美,又大又紅,中元節真的人鬼同樂。

August 1, 2021 / / food

這週又有朋友造訪,去了一家越南日本料理店,吃到炸花枝很開心,還有抹茶提拉米蘇。飯後去附近散步,滿街都是要去狂歡的人,到底是不是週二我就問!Ben&Jerry’s冰淇淋店十一點都還開著,佛心來著,雖然草莓乳酪蛋糕好甜。有人在店裡抽大麻,讓人一個冰吃得飄飄然。

July 25, 2021 / / food

覺得新颱風叫烟花好美。蒲松齡寫過「長街長,煙花繁,你挑燈回看;短亭短,紅塵輾,我把蕭再嘆」。烟花似前塵,烟花如今生,最後還是繞過了台灣。畢竟煙花七月下揚州,直把杭州當鄭州。德國暴雨洪水來襲,因為停電一晚,老舊的冰箱壞了,也成了受災戶。買了台新冰箱,把之前雜七雜八的磁鐵貼紙也移了過去,冰箱門就是用來放無用。回憶不需要被打擾,只需要找個角落遺忘。人生就是在看見了當沒看見中反反覆覆恍然初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