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隔離]

這幾年來終於覺得不用正向思考是件理直氣壯的事。每次搭飛機前都喜歡看《空中浩劫》,其實有點自虐,大概就是時時提醒自己,在「萬一」面前,人生路上究竟是什麼比較重要。機場比我想像得空,雨雪霏霏歸鄉路遙。人少的機場很是舒服,不擠不趕,被迫慢下來倒也不壞,至少知道等待的最後該是什麼結果,是好是壞都只能接受。在土耳其轉機,搭的就是鼎鼎大名的TK24。好久沒來伊斯坦堡機場,蓋得其實蠻美的,有些地方人很少,有些地方則是超擠。有個大叔邊講手機邊跟在我後面過一人份的旋轉門,我根本沒留意他,結果被我夾到吱吱叫,害我破口大笑。在飛機上看了《尚氣》,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感覺笑點特別尷尬。飛機餐其實超多,有人在弄菊裡也拼命吃,到底是多餓。

入境真的是過五關斬六將,好幾個班機同時抵達,排隊排了一個小時,前線人員真的辛苦。我因為不是非洲豬瘟重災區還少X光檢測一關,測PCR的跟用大聲公統籌防疫計程車的人整個喉嚨都燒聲了。下飛機兩小時後終於抵達防疫旅館,累死餓昏,還好馬上有滷肉飯吃。

大疫以來,這是第三次隔離了,兩年內住了一個半月的防疫旅館,也算摳咪達人。飛機上一對情侶穿全身防護服,基本上我覺得沒有什麼用,結果下飛機時那位女生突然被男友扶到旁邊休息,希望她只是腳軟。下飛機時我還稍微看一下有沒有美國班機(突然戰國家),還好都沒有,靠機率度日的生活實在不易。在機場排隊時,大家都沒有遵守安全距離,後面那位阿姨你不要靠我這麼近!阿姨打電話回家討論年菜十六道,是什麼宗親聚會我就問。還有一位姐姐邊排隊邊用間柱的插座充電,於是就看到她每隔一段時間就換根柱子蹲。突然進入全國台語環境好不適應,既荒謬又親切,果然是回到台灣了,而且立馬被兩個投票結果歡迎。大概是因為疫情升溫,那個酒精真的當作免錢的在噴,搭車前除了所有行李都噴之外,連我全身前後上下都被噴了一遍,內心覺得好濕。沒想到抵達旅館又再噴了一回,這樣噴酒精有沒有效我不知道,但至少比鎮瀾宮的符水有用吧。

隔離時醒著就一直吃,小嘴不停。還在台灣時,有一陣子很喜歡吃摩斯,但很後來才發現它來自日本,而且最近才知道它是山海日的縮寫(是有多不熟!)。這三個字母最後還是MOS順耳,SOM也勉強可以,只是有多SOM真的很難回答。我以前就覺得摩斯漢堡好小,現在還是這麼覺得。聽到德國朋友搭機遇到同一班有人確診,還好她陰性。科學防疫平常心就好,法國最近每日三十萬確診,德國逼近十萬,台灣十幾人真的已經是大家特別用力的成果。疫苗打早,口罩戴好,手洗到爛掉,我覺得就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運氣。

晚餐吃西門阿宗麵線,吃完還是很餓,餓著餓著就昏睡過去。小時候經過麵線攤都覺得他們家的是不是特別不好消化,不然為何都要站著吃。時差被我調得支離破碎,睡眠緣盡於此就可以來點復胖達。睡前的宵夜不能多吃,睡醒的早餐可以辦桌,我覺得我很正向。一早就吞了八粒花枝丸跟一顆茶葉蛋,肚子飽得跟什麼一樣,原來只有丸狀物才是吃飽的快速捷徑。而且台灣的便利商店居然有賣花枝丸,是不是值得一個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隔壁住著位阿姨,脾氣似乎不太好,每天都聽到她打電話罵員工。一到晚上,還會聽到她在叫狗,剛開始超納悶(狗在哪裡?),後來想想,她應該是跟愛狗視訊。陽間也真的夠魔幻,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阿姨常常開罵就是一個小時,讓人很難專心工作。而且每次要罵什麼都先喊一聲「大哥」,中文真的很容易綿裏藏針,捧殺什麼的超會。

隨意點了看似文青小店的咖啡,沒想到居然給我在哈囉,人設立崩。賽門甜不辣賣相不佳但味道可以,只是甜不辣怎麼可以不放血糕,米血糕是最低消費唉。老媽拿了十顆橘子跟一包茶給我,但我超不愛任何有中藥味的茶,喝起來都瞬間老十歲。而且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炯炯,明目四君子還是先不要。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無法享受人蔘的味道。星星多寂寥,思念苦無藥,現在就很好。

有一日的晚餐是牛肉麵,店家把醬料跟酸菜分開包,有一包都是橘色顆粒的東西,我納悶為何會有魚卵,這跟牛肉搭嗎?沒想太多就一股腦地全加下去。結果吃第一口,幹真的辣死我,原來那是辣牛油!三口之後我就失去味覺了,從形狀來看,那應該是碗不錯的牛肉麵。只怕明日菊殘猶有傲霜枝,正是橙黃橘綠時。還有一晚吃了三媽,但我不敢點臭臭鍋,於是點了泡菜鍋。畢竟環境封閉,我不想把嗅覺也弄壞了。可惜的是泡菜鍋一點都不辣,比較像酸菜白肉。好想跟朋友們圍在一起吃熱騰騰的火鍋,寒冷的季節沾上鮮甜的佐醬,一半是溫暖一半是鄉愁,然後我還要放芋頭。

非常靜謐的清晨和幽微的深夜,其實就是無人打擾的時光,寂寞即便難熬也是屬於自己的,與別人無關。關掉別人窺視的目光心就可靜下來,誠實面對自己的情緒,還可以只穿內褲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偶爾房間牆壁會傳來怪聲音,有點詭異。昨晚做了噩夢,被不明生物緊緊抓住無法移動,頓時清醒,驚恐地發現身體也無法動彈,像是被困在某種空間一般,用力掙扎了會才解脫,然後回頭繼續睡。第一次遇到鬼壓床,原來是這麼回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