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回台]

太早到車站,只好在教堂旁喝杯咖啡。在月台上發現一列懷舊老火車,裡頭相當復古,全是木頭內裝,難道是東方快車復刻版?火車沒誤點真的要哭出來。車上有一群阿罵出遊,居然帶了砧板!然後開始分咖啡跟麵包吃,這世界上大概也只有阿罵沒有國界,地球上的阿罵就是自己一個物種。去法蘭機場的路上陣陣濃霧,遠處可以看到在地面緩行的山嵐,清晨的小鎮還沈浸在似醒未醒的夢中。火車衝出山谷後,陽光露臉揮霍無度地撒下,心情從冬到夏。即便選舉選舉不盡人意,我們還是要好好走下去,你討厭的人總一天會死的。

旅途中能洗個澡真的好充電,香港的貴賓室依舊人擠人。在飛機上看見台灣,很多海岸線我都認不太出來。入境台灣大概三分鐘,但等行李花了二十分鐘。白天搭飛機,幾乎都沒怎麼睡,一共看了四部電影,一回到台北的家就昏迷,房間好亂根本不想解包。而且發現忘了多帶一些短褲,二十七度根本夏天吧。

回來買的第一件東西就是新筆電,終於要跟十二歲的MacBook Air 2010說再見了。雖然還可以用,但很多軟體都無法更新。用了一輪生肖,我也應該算是地球環保小尖兵。想說吃完飯去中山逛逛,忘了今天是週日人潮洶湧,有點人群恐懼。去了幾家店問還有沒有賣短褲,一位店員說要變冷了唉,現在都冬裝。最後在UT的小角落撿到一件短褲,熱淚盈眶。赤峰街巷子裡頭多了不少新店,赤鐵居然在民權西開了二店,旁邊還有間專賣缽的小店,好神奇。

跑去快剪修了頭毛,剛好遇到小哥老闆跟老闆娘在爭執某件小事,我好尷尬,超想隱形。小哥喜歡邊看電視邊剪,剪到中間突然問我「同學你知道叔叔我生幾個小孩嗎?」我剉一大下,唉我無法叫你叔叔吧,而且我也不算同學了,輩份都亂了,他說他是木村拓哉生兩個。

德國人有次跟我說他可以分辨台灣人跟中國人說話,他說台灣人講沒幾句話就會有「對對對對對」,非常好認XDD,類似的還有「真的假的」。走在台北街頭聽到高八度「真的假的」都好有親切感。

之前大地震是不是把我房間給搖小了,睡了十多年都不會頂到牆壁,結果現在會。一直頂到好困擾,難道是我長高了?不可能吧。

一日中午跟好友去吃咖喱。外頭超熱,裡頭好冷,溫差瘋掉。以為中午人會很多,但整個商圈安安靜靜,隊都省得排。咖哩店家特別叮嚀不能攪拌,真的好嚴格。我覺得80/20剛剛好,八成分開吃,最後兩成拌在一起。回台最愛逛的就是超商,是生物多樣性最密集的地方。買了芋泥抹茶麵包,認真當個芋抹控,一步一腳印。

他們說今天降溫,可是我在家裡坐著坐著內褲居然就濕了,還是好熱唉。出門納涼,想去咖啡廳看點書。結果常去的爐鍋跟日子都收掉了。地下書街一直播著新聞好厭煩,順手買本伊藤潤二跟超商咖啡回家。明天開始終於不用在室外戴口罩,好久沒長時間戴著,大概回不去了。

不知道一般人買書已讀率大概是幾趴,我自己粗估大概有八十。在書櫃上偶爾會發現「新」書,然後開始用力回想當初買這本書的衝動、憧憬、喜悅和驕傲。Umberto Eco藏書上萬,很多書他承認都沒看過,但他想時時用浩瀚的藏書來提醒自己的無知,我覺得這算是可愛的有錢任性。

早上起床稍微看了一下壹新聞,短短十分鐘就放了三個推特推文XDD。所以現在不抄PTT改抄推特了嗎?台灣新聞台的密度不知道算不算世界前三,但看來看去也只有非凡新聞可以看。以前都以為它只播股市新聞,但稍微看了一下,非凡的國際跟科技新聞比重很大,沒有社會新聞真的好清爽。 重點是它統一稱呼鄰國為中國而不是大陸。缺點就是很多慣老闆的新聞。德國除了DW幾乎沒有新聞台,只有固定時段的十五分鐘重點新聞,十五分鐘真的差不多,是我覺得一個人一天可以吸收的新聞上限。不然看太多莫名的新聞你又不care 我們還是要把讀新聞跟看熱鬧分開來,不要資訊過載。

跟大狗去吃居酒屋,每樣都好吃。喝了兩種酒,最後超醉。走在深夜的萬華街上,有種魂魄離體的感覺,需要一些人間香火。回來五日今天才第一回搭捷運,地圖看了好幾次確認自己沒搭錯車。人潮稀落車廂搖晃,雨勢稍歇精神渙散。收獲了四卷底片跟抹茶甜點。臉紅心跳,空氣中有種粘膩的味道。

今年第一次破病,居然是年底抵台隔日,時差攻擊加上流汗在冷氣房裡進進出出得了風寒。但至少不是摳咪,為了保險還是每天自捅一下。摳咪已經三年了,不敢相信。突然發現昨天農曆生日,還好有好好吃了一頓,人生已經到了覺得能吃就是福的階段了。

早上去買咖啡時發現書架上居然有《金賽性學報告》。德國的書報攤基本都會有限制級區,但通常沒有封膜什麼的,所以可以直接拿起來翻閱。雖然我沒看過未成年在附近逗留,但他們對身體的態度的確是相對開放自在。放過自己的身體也算是跟自己和解。

因為文昌宮開始點燈,一堆人一早就在排隊。記得小時候都在廟後頭的公園玩耍,這麼多年過去了居然一次都沒有拜過,還好沒有被帝君惦記。幾個阿姨嬸嬸們來家裡打麻將,一位阿姨抱怨他兒子在家都在看幼幼台海綿寶寶卡通,我問他兒子多大,她說十八。十八歲應該看點成人卡通了吧?老媽說附近公廟的兄弟偶爾逢年過節都會寄帖子給她,請她出席。畢竟我媽是地頭蛇(?),兄弟都要尊稱她「姐仔」,原來我媽這麼罩XDD。但她說她都沒有去,「我一個女孩子跟他們哪有什麼話題」。咦,是因為沒話題才不去嗎?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