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柏林]

之前去了柏林的UT旗艦店,它們跟柏林的日本餐廳合作,可以現場(大概等十五分鐘)把logo印在衣服或是提物袋上,很多店標都很可愛。 然後還可以自行決定logo位置、方向和大小,不知道穿這樣去吃拉麵有沒有打折。我真的很不擅長集點什麼的,覺得那些規定跟竅門真的太複雜,而且常常不知道集到哪個次元去。剛剛發現我某航空公司的銀卡居然可以無限次免費享用貴賓室!

年末身邊的人都很不順。台灣好友最近跟在一起兩年的男友分手了;香港好友去布拉格旅行,在青年旅館裡連續被偷了兩次,損失慘重。希望寒冬能刷去大家的晦氣,相信明年一定會好的。

傍晚突然有人按電鈴,原來是德國電信來推銷光纖網路。第一個問題就問我知不知道什麼是光纖,我很失禮地翻了個大白眼。然後問我室內電話,我說我沒有,他說可不可以進來測一下,一進門就開始問我一些私人問題,有點詭異。只好推說我最近要長途旅行不在(不應該說的)。帥哥真的會讓人戒心降低唉。

上週四德國北部靠近漢諾威的地方兩台載貨列車相撞,初步判定是人為疏失。其中載丙烷的列車翻覆,因為外洩所以遲遲不能清理現場,造成德國鐵路(主要是快車)交通大亂。 這段是柏林連接德西的重要鐵道,目前經過此段的列車全部停開到十一月底。

因為鐵路班次大亂,車廂滿滿都是人,上車後打開電腦繼續工作,過了一陣子抬頭一看幾乎每個人都在用電腦工作。這是什麼往法蘭克福的社畜列車啊。我這七天來在德國境內搭了將近兩千公里的火車,兩千公里我已經可以穿越地中海了。

世界盃日德大賽,同事叫了披薩一起在辦公室看,難怪下午都沒會要開。德國1:2輸了日本,今晚應該會很安靜,德國輸球的夜晚都特別安靜。

終於讀完何偉(Peter Hessler)的《江城》,是他中國三部曲的第二部。我讀的是中文版,翻譯得很不錯。通常對於這種中文專有名詞太多的書,我都會直接放棄讀原文。何偉敏銳的觀察力跟著重細節的描述使得文字很生動,但我最欣賞的還是他溫厚與犀利兼備的筆鋒,處處柔情又刀刀見骨。當然二十五年前的中國也跟現在完全不同,但很多畫面跟我第一次造訪中國的情境重疊。他說

不過,跟大多數中國人一樣,他們大都是上一代才脫離了極度貧困的狀態。我覺得是自由和文化的東西,在他們眼裡卻是苦難和無知。

中國女性的受教育程度也比以往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但在一定程度上來說,這只不過讓她們進一步認識到自己的苦境而已。

跟幹部們制定的很多政策一樣,這事兒同樣根源於一種模稜兩可而又毫無意義的偏執,但最為悲哀之處也許在於它的極端有效性。

但我想很多東西不會一夕改變的。

集體思維有可能是一種惡性循環 —— 你個人的身份認同來自某個群體,即便它發了瘋,這個群體依舊受到大家的尊重,而你個人的自我認識卻可能在頃刻之間轟然倒塌。中國人缺乏這樣的傳統,即將個人的身份認同建立在既定的價值體系之上,而不管別人怎麼看待。在特定的歷史時期,這曾經導致過全國性的災難和悲劇。從「文化大革命」就可以看出,中國社會有可能變得非常瘋狂。但在更淺層的意義上來說,任何轉型時期都注定會產生這樣的問題。最近幾十年間,對社會角色和社會期望值形成破壞的莫過於改革開放。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