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離別]

之前故宮的破瓷鬧得沸沸揚揚,以前曾在德國的拍賣會打過工,以東亞古董為主,中國的古物幾乎只有華人在買。工作內容就是在展場拿拍賣品給訪客鑑賞,每次拿瓷器都要特別小心,雖然它們其實都有保險。此外就是拍賣會當天要幫中國客戶電話競標,超刺激。左手拿話筒,右手競標。不花自己的錢買東西真爽。中國文物方面我個人比較喜歡書畫,但目前在拍賣行流通的其實很多都是膺品,每回都有仇英唐寅鄭板橋。不過有次一幅齊白石的畫被高價拍走,跌破大家眼鏡。偶爾還會看到民國初期的春宮畫,就是留洋公子跟丫鬟的戲碼XDD。舊書後頭的小廣告也頗精彩。畫冊、畫譜通常都很精美也熱門。

因為大部分來看的都是中國人,差距真的很大。有些就是頤指氣使的土豪(通常腦滿腸肥),有些就是深藏不露的專家,常常可以在他們身上學到不少東西。但因為維尼近年來強力打貪,古董市場已經沒有像之前那麼景氣,而且感覺德國的存貨都被買光了。通常都是有人過世然後整個收藏被拿出來拍賣。德國人偏愛日本根付(Netsuke)跟浮世繪,中國人則喜歡買西藏佛像、唐卡、瓷器。宋瓷難見,明清瓷器還是大宗。我很喜歡去翻日本浮世繪,親眼親手接觸的感覺還是不同。有次看到一道雍正聖旨拍賣,最後結標價才四百歐元,感覺超便宜,早知道也買一道回家了,不過常常會有清代的朝服禮服拍賣就是了。

好幾年前有個中國留學生在某個德國跳蚤市場撿漏(中國詞彙:表示從不識貨的人手上買到高價值物品)到一個明青花瓶,大賺一筆。此後都會有人來搶拍瓷器撿漏,每次看最多的也是瓷器。我個人不愛青花,總令人想起醃菜或撿骨XDD。我覺得單色釉盤或碗比較耐看。還有每次要拿明(冥)器時也會心頭緊緊的。

我幹拎師丈,坐火車本來很準時(高興太早),結果就給我在目的地的前一站誤點。然後進站時居然還給我衝過站,最後要倒退嚕才能下車,整個誤到我接不上下一班車。我真的要幹到死。

第一次參加德國喪禮。在女牧師的帶領下,大家一起唱了三首歌。牧師反覆說著「萬物都有其時日,但愛會留下來的」。最後結束撒花的時候,太陽突然露臉,眼角的濕潤終於慢慢被風乾,我相信愛會留下來的。喪禮中牧師娓娓道來個人生命歷程:年少時的工作、婚姻與家庭、個人的小嗜好、好朋友誰誰誰怎麼認識的、跟家人某次旅行多麼難忘、最後那段時間的病情與轉折。記得在台灣參加的葬禮都過於制式,太不真實,而德國葬禮則相對親密。大概受眾不同,一個是給別人的哀悼,一個是讓自己有機會說再見。親友來哀悼通常會帶上卡片,寫上一些悼念的話,然後附上奠儀。金額通常不高,一人十歐或是二十歐。收到後也是要紀錄下來,將來還是要禮尚往來,但不見得要比原金額高,有點互助會的意味在。親自寫下的文字很有溫度,那是含蓄且深沉的悲傷。「我很難過」、「已經開始思念她」、「願你們有力量」。

回到柏林,十一月居然下起了大雪。在火車上看了一部德國恐怖片叫《老人》。說的是有黑暗力量控制全球的老人,然後他們開始殺年輕人。深層隱喻很明顯,說的都是不同世代的相對剝奪感。列車外狂風暴雨,有些畫面真的頗噁,看到一半坐離不遠的阿北突然高聲唱歌起來,幹拎杯真的要嚇死,我發誓以後博愛座都會讓座的。

同事約吃韓式炸雞,冒著大雪出門,路上已經積了不少雪。還看到巨大雪雞,真的雪中爽嘆?吃完順便去喝了啤酒,酒吧內有人歡度生日,一堆氣球小孩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十三歲,沒想到是三十歲XDD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