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造訪]

前陣子傍晚房東(也是鄰居)按了門鈴,因為看到外頭放了一台壞掉的廚房熱水器。她問換熱水器怎麼沒有通知她一下,我說其實很便宜大概八十歐左右就自己來。她叫我把之前這台跟新的那台帳單都給她,她可以付。聊到一半突然從買菜籃裡掏出一盆耶誕玫瑰問我要不要XDD,我遇到的房東真的人都好好,難道我有阿姨緣?

公司今年有三個人沒過試用期,德國大部分的公司都有六個月的試用期,期限內雙方都可以解除合約,也就是沒有資遣費或相關責任等等(但要兩週前告知)。 我覺得三個人太多了,擺明就是面試過程有問題,面試官應該打屁屁,畢竟面試跟onboard新人都是很勞心勞力花時間的事唉。

最近想要入手一個登機箱,查了瑞默蛙沒想到大缺貨,剩下都是超貴的型號,只好改支持柏林本地品牌Horizn Studios。就是之前有跟太空人合作推出(史上第一)太空行李箱,設計跟實用性感覺都不錯,而且配色頗好看。折扣下來(減了一百歐)似乎還可以接受。而且有筆電專用側袋,超實用。希望它的小輪ok推。

香港好友Eddie來訪,帶的全是台灣伴手禮XDD,看來芋頭真的跟我有緣唉。香港好友是十多年前在成都認識的,之後分別在香港、台灣、法國、德國各見面一次。這次相聚其實也只是第六次碰面。他是背包控,我們常分開旅行,他在菲律賓、印度、北韓行走;我則是寄土耳其、智利、冰島的明信片給他。很喜歡他的遊記,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笑到併軌。好感嘆時光衝衝,歲月吹人老。

帶Eddie去吃摯愛超肥brioche三明治早午餐,早上氣溫才七八度,但還是一堆人在排隊。天氣很好,市集裡摩肩接踵,似乎每個人都很享受這種過於孤獨的喧囂。公園一隅的即興爵士,太過輕鬆愜意。喇叭小哥突然出現,我還以為他是路人,但其實應該是團練大遲到。週六的美好,太過美好的東西都不真實。難得又當一回柏林導遊,現在已經駕輕就熟。冬夜裡沒什麼遊客,為了省電,柏林很多地標都大熄燈。去了偷跑的耶誕市集喝葛員外,今年第一杯。寒冷的夜晚跟好友喝熱紅酒真的好溫暖。之後去了Sony Center看天菊。大概每個人心中都有壹畝田。 用它來種什麼?種桃種李種春風。問君哪得清如許,開盡菊花春又來。

因為無法帶好友去吃亞洲菜,只好跑去吃德國菜跟中東菜。 1111聖馬丁日那天吃鴨子是傳統,通常會有小朋友成群結隊提燈籠到處唱歌,唱完就可以要禮物。一般人會給糖果,但也可以給水果食物等等。很像元宵加萬聖的可愛版。但遇到唱嗨的小朋友就會很可怕,糖果全部拿去拜託不要唱了。夜晚跟Eddie在柏林的街頭散步,寒風刺骨。不免聊到香港近年的巨變,他身邊也不少朋友遠走他鄉,除了感嘆便是無奈,畢竟異鄉生活也多有血淚。好友頗喜歡柏林,覺得這裡很國際化。他問我最喜歡的歐洲城市,我說柏林,我喜歡柏林的路大, 心境感覺就可以開闊點;我喜歡這裡沒人在意你在幹嘛。

之前有則古天文新聞,根據一份手抄本的多光譜成像,學者們發現了古希臘天文學家希帕克斯(Hipparchus,BCE190-BCE120)失落《星表》的新證據。它證實了《星表》最初是以赤道坐標編制的,希帕克斯計算的座標與現在實際恆星坐標只相差了一度以內,這使希帕克斯的《星表》比他的繼任者托勒密的《星表》更精確。希帕克斯是三角學的奠基人(國中生應該很恨他?),他還發現了歲差(仍有爭議)。他計算出一年為365天6小時(實際上是365天5小時48分46秒),兩千多年前的發現已經是超精準的數字了。

天晴可惜柏林沒有月食。事情突然成堆出現,有點措手不及。傍晚打完疫苗去雜貨店買點東西,想把口袋的零錢都花掉,就順手拿了個幸運餅乾,上頭寫著「凡事都是希望比絕望好」。不到絕望的地步誰也不會輕易丟掉希望不是嗎。伴著慘白的朦朧月色慢步回家,路上很安靜,有點清冷有點蕭索,圓缺之間昨日重現。

日本有一個淨天院劫蘊寺,是一個在外太空的衛星寺廟,「太空殿堂預計2023年發射,當你申請太空祈禱時,你的願望會在地面寺廟被祈禱,然後作為數據傳輸到太空寺廟。」大概就是用衛星電話播大悲咒的意思,我申請了「太空旅行安全」祈禱,希望火星人Elon能順利回家。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