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絕命]

德國同事發問,我在訊息裡常常打的ha是什麼意思,感覺是忍了好幾年才問。不就是正妹三寶第一寶「呵呵」的意思嗎?但好難言傳。所以我回說ha之於hahaha大概就是well之於wow。那天跟同事聊到恐怖片,有人說不喜歡,我說絕命終結站系列或奪魂鋸系列如何?結果大家一致可以接受XDD。因為聊到,所以突然想(再度)重看絕命終結站。第一部跟第三部都是James Wong導的。首部曲倖存的三位學生最後飛到了巴黎,坐在路邊喝啤酒。其實那個場景不在巴黎,而是在加拿大維多利亞市區,目前也是間餐廳,叫Rebar。《絕命終結站三》開頭就說了What does no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這是尼采的名言,出自《偶像的黃昏・格言與箭》第八則Aus der Kriegsschule des Lebens. — Was mich nicht umbringt, macht mich stärker. 翻譯過來就是「來自生活的戰爭學校,那些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大」。

客戶的兒子要來我們公司實習,老闆叫我負責。第一次見面,一九零高瘦小捲髮奶氣未脫的靦腆可愛德國男生,一問年齡,幹才十七歲,是要我當保姆嗎! 我要一直忍住想捏他臉頰的衝動。認真當起保姆,介紹環境給小生肉,結果他夏天才高中畢業,趁機問他年輕人現在最流行什麼(IG+Whatsapp+Tiktok)。他說他不愛喝酒,喜歡運動,中午還帶了營養午餐,真的好乖巧。一畢業就找實習真的還蠻有打算的,因為很多年輕人都去gap year了。小生肉說他還有一個月滿十八,要去考駕照。唉年輕真好,我十七歲升大學那個暑假都在家裡昏睡。

每天通勤極端累,耶誕市集已經開始蓋了,一年真的要走到頭。在電車上看到睡得超安穩的狗狗,旁邊還有小弟用iPad pro寫數學功課。好像在做多項式展開,所以我猜高中生?時代真的不同了。只是這個解法數學老師應該會有點生氣XDD,感覺他反正時間很多。我還瞥見他桌面是男團的沙龍照。小生肉穿了柏林032c的外套來,沒想到他這麼fashion forward,真的走在時尚的尖端唉。 時代真的不同了。

這週三真的熱到覺得地球迴光返照。在電車上看到一位帥弟穿著大件米白色毛衣,手上還拿著裹毛皮外套,眼角的溼潤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我覺得他一定是沒看預報就出門XDD。而且你不要站這麼近,我覺得你好熱。豪雨過後大降溫,午夜站在窗邊瑟瑟抽菸,對樓某戶窗戶大開,一位小哥突然出現在窗前,二話不說就把上衣脫了,害我一口煙差點嗆到。幹不冷嗎?而且現在暖氣好貴唉,地球跟錢包哭哭。

在法國雜貨店發現好物,是瑞士小Fondue,超久沒吃起司鍋,好懷念。但買回家後發現我沒有合適的蠟燭跟燭台,真的只有拜公媽那種長長紅白蠟燭,還好最後可以微波。只是吃到會後超膩,然後才想起來我為何那麼久沒吃了XDD

百二十回《紅樓》終於完讀。 最後一回賈政

抬頭忽見船頭上微微的雪影裡面一個人,光著頭,赤著腳,身上披著一領大紅猩猩氈的斗篷,向賈政倒身下拜。賈政尚未認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問他是誰。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來打了個問訊。

寶玉大雪中拜別父親既悲壯又鼻酸,令人不忍。最後幾回的確很像曹雪芹的手筆,總結紅樓夢「天外書傳天外事,兩番人作一番人」,而且是「原來是敷衍荒唐!不但作者不知,抄者不知,並閱者也不知。不過遊戲筆墨,陶情適性而已!」 一番人與三不知,我覺得是對芸芸眾生很精準且殘酷的總結。人情冷暖畢竟是世上每個人的課題。一把辛酸淚,誰解其中味。

週六一人在家重溫香港鬼片《鬼掹腳》,這是我小時候看過數一數二可怕的鬼片。 我覺得凡事跟水有關的鬼故事都特別恐怖,片中有一段是大家圍成一圈互舔手背確認彼此不是水鬼,真的是讓人童年歡樂破碎。用這麼驚悚的方式找出豬隊友也是超前時代了。片中還有一段是學生們要玩時光膠囊,當時是八七年,帶隊老師特地放了一份信報,希望九七年後還能為香港市民說話,現在看起來特別諷刺水鬼抓交替,大概就是報復型社會的縮影。在天空盤旋的幽靈;在水下沉潛的冤魂。叫了百年的魂,依舊沒有歸位的機會,恐怖之後還有更恐怖的要來,附身的是民族主義。

恭喜亞蘭姐得金鐘最佳男主角。我覺得無論是怎樣虛構的華國文本,用台灣人的想法、用台灣人的態度、台灣人的情感表達出來,那就是生根在台灣的創作。殖民島嶼的難處不代表我們就無法辛勤播種。新長出來的東西就會有根的。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