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酸・辣辣]

記得剛到德國時認識的最新科技就是WMF鳳梨切割器,雖然看起來很方便,但德國又不大量生產鳳梨,而且那個邊邊肉怎麼辦?好像有點浪費XDD,這切割器感覺在台灣很難流行起來,畢竟鳳梨深仇大恨要用殺的,用督的似乎太曖昧太親近了。不過反正我沒有特別愛吃鳳梨。

柏林家裡沒有電鍋所以還沒煮過米飯。組上要辦各國料理野餐,只好硬著頭皮煮了老媽教的鹹菜飯,用平底鍋煮飯居然頗成功,果然以前的露營技能有幫助XDD。其實很簡單,豬五花用醬油炒過和進白米跟四季豆下去蒸,想要味道豐富一點還可以加蝦米跟大白菜。出國前老媽特地手把手傳授怕我在國外餓死。

最近買的葡萄超巨超甜,忘了看到底是什麼巨葡品種。在電車上看到有人拿著CD隨身聽,好令人懷念的科技,旋轉的圓盤,帶洞的青春,有限的音符。車站有人拿著二十九歲的氣球,大好的青春已經被摳咪耽誤了三年,我覺得真的很虧。

六月底訂的相機現在才寄到,這已經是它們寄出的第三台,中間的兩個包裹不知道去了哪個宇宙。我覺的得柯達很衰被DHL搞,但我也好可憐。幹拎老師夏天都過了。一晚做了噩夢。因為想到一輩子的大好時光主要都是跟同事度過的,而不是家人、好友或伴侶。覺得不寒而慄莫名其妙。所以一早起來就在查飛東京的機票,幹全滿。

週六趁早去了法國雜貨店買麵包,一進門就聞到濃郁的奶油香,真的快讓人融化,剛出爐的麵包是打開一日最正確的方式。因為天然氣價格暴漲,德國有將近八成的麵包店用天然氣,這個冬天會很辛苦。買了一堆可頌、堅果巴給、蝸牛麵包跟蛋撻。為了支持他們,我胖一點沒關係XDD

跟好友去了附近的泰國餐廳吃飯,好懷念這種亞洲酸辣。記得國中時阿姨去泰國玩,順便帶回了幾件T恤給我。每次穿出門,附近的泰籍勞工哥哥就會停下工作對我微笑,很後來才了解他們大概是看到衣服上的泰文而感到親切(而不是因為我可愛)。等到自己也成了外籍勞工,開始可以體會「處處是家處處不是家」的感慨。天皇皇地皇皇,無邊無際太平洋。彷彿還能聞到那帶著汗水的微笑,憂鬱的熱帶,夏日的蟬鳴,所有藏在鄉愁裡酸酸辣辣的滋味。也許真的能日久他鄉是故鄉吧。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