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櫻桃]

常在柏林地鐵上碰到狗,狗隨主人是真的。狗狗都是飼主人格的延伸,像是牽著自己的影子在城市中漫遊,孤單與陪伴其實是一體兩面。這輩子只養過一隻狗,狗狗走後就發誓再也不養狗了,離別太痛苦,懷念太傷人。小時候受到委屈時都抱著狗狗痛哭,長大後才知道世界上能讓你予取予求的大概也只有狗狗了。

某日看新聞,讀到澳洲海底發現目前只知最長的植物,這株海底Posidonia australis(澳大利亞海神草)全長180公里,大概有四千多歲。查了一下維基,澳大利亞海神草也叫「澳洲波喜盪」,一口咖啡差點噴出來,我以為波塞頓是比較常見的譯名,海神波喜盪聽起來就很蕩XDDD

站在窗邊抽菸,突然看見地上有粒大灰塵,蹲下身用手捏起,怎麼這顆灰塵有很多隻腳,一驚猛然起身,結果超大力撞到窗戶下沿,幹你全家誰把窗戶打開的!痛死拎杯,會不會禿頭啊。一直覺得乳液好黏膩,但因為歐洲實在太乾燥不得不擦。上週去藥妝店買乳液,匆忙沒看仔細,結果買成緊膚乳液。沒想到用起來頗清爽,只是螢光藍看起來很像外星人的洨而已。希望世界末日時不要第一個被抓走。最近也換了一款捲筒衛生紙,然後才發現它上頭是小菊,唉菊菊同行好幽默。上廁所真的不能大笑,一笑氣就散了。

突然懷念起小時候帶便當,米飯因為吸收配菜湯汁,一蒸再蒸變得咖啡色軟爛的美妙滋味。每天在學校最期待的就是吃便當(不然還有什麼?)。高中時超多人都是第三節下課就衝下樓買自助餐,然後上課時還偷吃幾口,整班都瀰漫著便當味,我覺得偷跑超賤。便當真的是令人又恨又愛的小妖精。櫻桃季來了,在超市抓了一大把。以前住的地方,庭院有棵高大的櫻桃樹,每年春末果實成熟又大又肥,房東叫我摘得到就吃。每天回家就去挽櫻桃好快樂,週末還找朋友一起烤肉順便搭梯子摘櫻桃,現摘真的好甜美。現在住的公寓也有一棵櫻桃樹,可惜有點營養不良,鳥多桃小,乏人問津。

好久沒吃馬卡龍,買菜時順道帶了兩個巨卡龍,希望不要太甜(哞摳零)。好友來柏林玩,先去五象喝個咖啡,花兒餅乾超美味。然後又去吃韓式炸雞跟辣年糕,好辣好好吃,飽到天邊。結果深夜聊天到太晚,吃過飽睡很差。一早起來跑步,跑完都覺得快要壞掉,kaputt。今天高溫上看二十八度,頭髮長到風中凌亂超厭世,是該去剪毛了。頂著山口組風出門看書,吃完蛋糕要趕快回去補眠,至少明天還放假一天。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