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樂・柏林]

這週超熱,戴口罩搭地鐵差點往生極樂。週三還上了二十九度,夏天居然門沒敲就進來。跟朋友去了附近的麵店吃晚餐,有賣台灣刈包,第一次吃包炸雞的。店小弟問我麵要多辣,我說亞洲辣,他看了我一眼說,亞洲辣超辣確定嗎?(點頭) 結果上桌時,真的超紅超辣,還好我有吃完,不然就丟臉了。炎熱天氣接著下起大雨,泡完咖啡後一隻蛾突然偷襲,害我差點把咖啡灑出來,只好開窗請它快點離開。超怕飛蛾撲我唉,我的人生四大憾事第一條要改成「久旱逢甘霖,昆蟲來躲雨」。

週六趁雨停出門買菜。在店裡看到大瓶的西打,拿起來端詳時,正在買麵包的阿姨突然靠近說「這瓶我喝過,味道很特別但很好喝」XD 既然阿姨推薦我就買了。在雜貨店選洋芋片,結果零錢不夠準備掏出五十歐付帳,店員小妹說你零錢有多少,我說差三十分,她說沒關係這樣就好。今天怎麼回事,大家都這麼耐斯?

南德小鎮Walldorf最近對貓咪發出了禁足令,六月到八月不准出門,被抓到飼主要罰五十歐。這是因為要保護當地瀕零絕種的鳳頭百靈幼鳥(剩六隻的樣子)。如果發現貓咪殺害幼鳥,一隻要罰五千歐。零三年有篇著名的論文(Loss et al. 2003)估計美國家貓一年大概殺了13到40億隻鳥,當然無主野貓佔大宗。

換老闆第一件事就是提加薪,測試他說話有沒有份量還有願不願意挺你,而且就只加回通膨那幾趴而已。如果這麼低的要求都達不到那真的可以馬上換工作了。阿我能力就是比同級別的強阿,不加我加誰?而且超市雞肉都漲四十趴了!我在國外沒有用特別的英文名字,就是用護照上的羅馬拼音,因為我覺得外國人發音都超不準,很像阿公叫我的時候,倍感親切。新來的印度工讀小妹只叫我名字三個字中間那個字,就是「子」。有天終於找時間跟她解釋那個字代表兒子,還是請她連後面那個字也一起叫,不然我輩份好低。

這週去聽了兩回柏林愛樂,都是Simon Rattle指揮的。第一次坐在法國號旁邊,曲目是海頓的降B大調第102號交響曲跟史特拉汶斯基選集。聽史特拉汶斯基都像是在坐雲霄飛車,上上下下,一個轉身就是萬丈深淵,微笑之後便是粉身碎骨。好久沒來柏林愛樂廳,突然覺得它好小但又好溫馨。第二次是Simon Rattle今年的告別音樂會,只有三首巴哈清唱劇,大概一小時,票價才佛心二十歐,還是好好聽。假聲男高音真的唱得我起雞皮疙瘩,大叔很強。覺得自己跟柏林愛樂頗有緣,因為生平兩次被贈票都在這。柏林愛樂主團的票常常一下就賣光,但可以開場前去買人家退的票。兩次在排隊時都遇到德國阿北走過來直接把票送我,而且都是高價位那種。我猜是因為外國人又長得一副學生窮臉吧XDD

聽完跟同事去喝酒,順道看了布蘭登堡門,夜晚蠻美的。同事的老婆是波蘭人,她去過閃靈的演唱會,而且很喜歡。深夜突然降溫,抬頭一看,北斗高掛天空。同事老婆在波蘭的家很靠近烏克蘭邊境,所以很多難民湧入,她說不少七歲到十歲左右的小孩獨自拿著小行李就穿過邊境逃到波蘭。因為民眾的幫助,這些小孩很快就被安排到學校上課。她說波烏雖然是不同語言,但學習門檻稍低,否則這些小孩也很難繼續學業。真的很難想像戰爭已經持續快四個月了。

一個有名的非形式謬誤叫「沒有真正的蘇格蘭人」,意思大概就是一個德國人看到美國發生槍擊,說「沒有德國人會做這種事」。結果發現槍手其實是德國人,便改口說「沒有真正的德國人會做這種事」。這就是不斷改變定義來牽強邏輯的謬誤。鐵屋中哪有熟睡的人們,他們可清醒的勒,這才是悲哀的地方。

收到電力公司的信通知再生能源電價要下調,原因是德國再生能源法案的修訂,七月起將取消再生能源附加費。二十年前制定的附加費一開始的用意是向消費者徵收些許費用來促進風能和太陽能產業的發展,現在則將改成由國家徵收的碳稅來支付。下調幅度大概有十趴,不無小補。德國政府夏天也提出了能源紓困措施。六月到八月三個月,搭乘全德的所有慢行大眾交通工具都只要一個月九歐。也就是說花27歐便可以全德走透透三個月,但不含ICE/IC/EC等快車或是私營鐵路。九歐票的目的是鼓勵大家少開車,少開車就會少加油,油價上漲壓力就會比較小XD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