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春雨]

周六趁天晴一小時的空檔出門,依舊寒風刺骨人滿為患,先繞到市集收了兩粒可麗露再去買麵包。到家時發現隔壁小黑蹲在門口等開門,門開的剎那一個箭步就衝進院子開始鬼叫,是在召喚什麼我好不懂。叫春究竟是序曲還是完結篇?若想真明白真要好幾年。午睡一半被冰雹吵醒,院裡的花開了一些,彷彿可以嗅到未來的濃郁。想起夏天小時候常坐在西螺的家門口,聞著雷陣雨澆熄滾燙柏油路面的氣息(後來才知道那是臭氧),唱著一遍又一遍的「雨~落這麼粗,阻礙著愛情的路途」。啊十歲的愛情,渥甲淡糊糊。傍晚做了件蠢事。家裡的洗衣機是洗烘兩用,今天勤奮地洗了床單被套,烘完後覺得好像沒有全乾,就放回去打算多烘一下。結果忘了調「烘only」的選項,半小時後才發現馬的又洗了一次,整個白做工,真的烘堂大哭。

看到短褲特價,想說我好像沒什麼短褲,腦波弱就買了幾件。結果到貨後要收進櫃子才發現幹我短褲好多,而且居然有一件重複。覺得人就是這樣,永遠覺得自己少點什麼,不夠什麼,但一個人能擁有的真的有限。那些穿不下的、破洞的、褪色的、過時的真的要丟要捐。然後我就是喜新厭舊,因為時代不等人啊,破壞之後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上週跟朋友在路上遇到兩位男紙(疑似觀光客)問路,問我附近哪裡有網咖,我的腦袋大概停機了三秒,現在還有網咖這種東西嗎?我最後還是回答了我不知道,但你們往前走走說不定有。那天晚上冷到爆,不知道他們最後找到沒,但前方盡頭是個大公園我很抱歉,我就是害人精XDD

讀完了Herman Pontze的《Burn》,是今年讀到最有趣的科普書,談及了演化、代謝、傳統部落跟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大推。恆溫動物的總能量輸出基本上是固定在特定範圍的(跟性別和體重有關),人類也是,稱之為Constrained Total Energy Expenditure (TEE) model 限定總能輸出模型。想減肥的人光靠運動是沒用的,基本上必須攝取更少熱量,就是要忌口,而運動帶來的好處在於其他方面,運動對於維持健康非常必需,而且保持運動習慣的人減肥後比較不會復胖。

朋友傳訊來,說家裡附近那間從小吃到大的牛肉陳關了(他們家的炸豆腐超好吃),改開一間小七。幹中山到承德短短五百公尺已經有四間全家跟兩間小七,七間便利商店會不會太誇張啊?唉時代真的不等人,於是人才容易沉緬於懷舊,耽溺於復古。好友最近在家自己沖底片,我也好久沒有自己在家沖了,動手沖很有樂趣(如果不是太多捲),數秒等待期盼著作品的顯現,難以言喻的成就感。只是水質很難控制,每次掃完都要拼命修灰塵雜點很厭世。大霧的撥耳朵真的好美。

清明剛過。老媽自從老爸走了之後,就不用回鄉下掃墓了,這兩年的掛紙她都樂得輕鬆。反正我們也放了一塊祖宗牌位,想拜就拜。傳統束縛說白了就只在爭個話語權,跟死人說話容易,跟活人交流才累。許多人這輩子修的,也不過是個來世不相逢。放過自己,放過宇宙。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