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哈哈]

春天到了,住在一百公尺遠的小黑沒事就屁顛顛跑來我們院子叫了整晚的春,一大早就把人吵醒。而且小黑你變胖了,我就是要body shaming貓。為什麼要對著空氣發春我就問!一週的開始全是奧斯卡評論,看了新聞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至少send tree pay不會被盜刷(還在氣)。這週身心都懶不想出門買菜,於是就點了生鮮雜貨外送。送貨小哥是上次那位,長得很像Tom Holland。風塵僕僕爬上樓,喘了口氣看到我,就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讓我心跳整個漏了一拍。一笑解千愁原來是這個意思,嗶嗶嗶太犯規了。

我一直很想知道自己八字多重,但老媽說不清楚我到底幾點出生的。最後只好用時辰平均重量,得出八字重量期望值四兩三,我這算不算科學占卜?(為人心性最聰明?)記得以前有些朋友改過名字,雖然命運跟名字不見得有關,但想叫什麼自己決定也不錯。女生決定那個組織不要叫處女膜是很好的事(本來也不該叫),為什麼一堆男生在那邊嘰嘰歪歪,你是有那個東西嗎?就像男生如果要叫包皮「只包雞」,大概也沒有女生會在意吧(除了麥太)。

週六陰陰冷冷躲在家裡,中午隨便吃。很久沒有吃早餐的習慣了,早午餐合一我覺得很省事。看了哈哈台專訪,原來兩個哈是敷衍;三個哈是禮貌;四個哈以上才是真的好笑。現在小朋友覺得XD是老人才用的,然後都用一摸雞。話說小紅書是什麼東西?毛語錄嗎?晚上把自己包得跟霍格華滋開學般出門,沒辦法實在太冷了,全副武裝去吃飯。好友來柏林玩耍,一起吃了韓式烤肉,才過兩週所有價格都調漲了二十趴,物價漲幅忒有感。好久沒有生菜包烤肉吃,覺得自己這樣也算吃春捲吧,沒有花生但至少甜點有吃炸芝麻豆沙球,花生芝麻反正都差不多。

德國前天確診還是二十七萬人,摳咪死亡人數已經逼近十三萬,那是一個哥廷根大學城的人口。就像是一個城市突然消失,沒有人在乎。台灣最近確診變多,口罩戴好,手手洗好,疫苗打好,沒有捷徑不用獵巫。反正我們都回不去那個前疫情時代了,世界早已改變。BA.2副株香港新研究顯示將近有1147名兒童住院,每6人中有1人有癲癇發作,每20人中有1人有嚴重支氣管炎,4人死亡,每50人中有1人被送入ICU。摳咪逐漸流感化的後果就是小朋友可能相對容易感染(跟前幾代的變種比)。台灣確診量升高,成年人可能還好,但小朋友真的要很小心唉,大家保重。

戰爭新聞依舊是世界頭條,俄軍被逼退前,在基輔附近小鎮Bucha對平民的屠殺震驚歐洲,還在支持普丁的人我都希望他們自爆自棄魂飛魄散消失在這個宇宙間。週日一早醒來,看了眼氣象,負一度,直接翻身繼續睡,跑步什麼的都是浮雲。寒流的週日就是要躲在被窩裡扭動。這幾天冷死,晚餐煮了一蘭拉麵吃,超大一碗好撐。但我還是又吃了一包醋口味洋芋片跟喝完一瓶啤酒。反正明天週一,頭過身就過。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