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離・擁抱]

今天早上太冷超想賴床,但還是拗不過良心的拷問起床跑步,依舊是攝氏一度,還好出了太陽。週末跟朋友去吃韓式烤肉新店,味道還不賴,但外頭真的冷爆。週三連放四天收假上班,覺得厭世。比利時上個月通過新法令,員工可以申請一周工作四天,然後把本來每週要工作的三十八小時壓縮在這四天之中,薪水不變。我覺得這樣也蠻不錯的,週休三天真的比較爽。

這週一堆人在討論手機號碼,二十年沒換號碼的大概真的沒有仇家吧?那麼快步入下一段婚姻比不換手機號碼有勇氣多了,勇敢的女性都值得讚賞。說起念舊,我的電腦真的也算仁至義盡,雖然還跑得好好的,只是如果不換一下總覺得對不起現代科技XD,小孩子都要小學畢業了。不過我也是前年才把我的iPhone 4S給換掉,用了八年,我好像很難用壞東西。看了一下蘋果發表會,新發表的Mac Studio 太高端了,我的MBA只能再陪我一陣子了。

在辦公室跟同事聊天,赫然發現他居然是烏克蘭人,我一直以為他是德國人,原來是很小的時候就來德國了。他說他的叔叔這週要逃過來,戰火已經延燒到他的城鎮了。他也在柏林加入志工行列負責最近湧入的烏克蘭難民住宿,我從來沒想過戰爭如此的近。最近讀了 Orville Schell寫的“Putin and Xi’s Imperium of Grievance”,截譯我覺得說得很好的一段:

首先,重要的是要記住,專制者以不受約束的方式行事要自由得多,因為他們面臨的政治制約和平衡很少。因此,作為 「最高 」領導人,他們可以根據自己的性格混亂來制定政策而不受挑戰。雖然普丁和習近平的背景和性格非常不同,但他們有一些共同的關鍵特徵。兩人都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偏執狂,他們都被歷史上的不滿情緒,特別是對西方 「大國 」的不滿情緒所塑造。這些敘事圍繞著外國剝削、羞辱和受害的列寧主義主題。它們將西方國家妖魔化為偽君子和壓迫者(如列寧的帝國主義理論)。他們把傲慢和輕蔑的態度歸咎於西方。

普丁和習近平更希望得到尊重。然而他們知道,大多數西方領導人並不尊重,而且可能永遠不會尊重他們的專制主義——無論他們在建設高速鐵路、建造現代城市或舉辦奧運會方面多麼成功。正是這種尊重缺失綜合症造成了他們的怨恨和不滿的帝國。普丁和習近平認識到,無論他們的外交、技術和空間政策如何成功地推動他們國家的發展,或者他們向世界出售多少石油和天然氣,他們永遠無法克服這個問題。告誡他們贏得尊重需要他們表現得受人尊敬,而不是監禁反對派候選人和持不同政見者(包括諾貝爾獎獲得者),因宗教信仰而迫害人民,用懲罰性貿易政策欺負其他國家,以及發動侵略,這些都沒有好處。普丁和習近平喝下了列寧主義的受害的 「酷愛」,同時想要推翻西方秩序,並得到它的尊重。

因此,他們被一種矛盾所驅使,而這種矛盾是任何西方人的牽制都無法解決的。即使是歷經九屆美國總統任期的 「接觸 」的滋補作用,也不足以克服中國作為世界民主國家不斷反對和意識形態威脅(以 「和平演變 」和 「顏色革命 」的形式)的感覺。普丁和習近平對不得不與烏克蘭和台灣等成功的民主國家為鄰感到非常不滿,這些國家的人民有著相似的歷史、文化和種族。共同怨恨的磁力使這兩個曾經的對手如此接近,以至於他們最近宣佈他們的夥伴關係 「沒有限制」。兩人都堅持認為,應該由國家的人民來 「決定他們的國家是否是一個民主國家」。而普丁和習近平聲稱他們正在領導一種新的民主,別忘了普丁認為自己是沙皇,而習近平的治理版本是 「無產階級民主專政」。

跟同事還有前同事去吃飯喝酒,七點開始一直到午夜十二點,前同事默默地就喝了六杯,我三杯就超醉。結束後一起走到地鐵站搭車,車子來了急忙說再見準備衝上車,沒想到前同事飛奔過來用力抱我,一副怎麼沒抱就走的受傷眼神,只是一八三的動量實在太驚人,我差點就要被撲倒。希望大家離別時都不要忘記擁抱。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