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瘋狂]

新網路好了,等了一個禮拜,終於又可以跟國際接軌。跟朋友去吃泰國菜,點了炒花枝,超台超好吃。幫他從台灣帶東西回來,托他媽拿給我的,結果一打開,居然兩個超大的銅錢串,他說這是帝幣,有過龍山寺的香火,是要來掛在新家房間門口防煞的,他還想在客廳角落放金鳳梨。幹房間這麼漂亮掛什麼帝幣,是搭嗎?不過他傳他家的光纖網速給我看,下載接近250Mbps幹超快,世道不公。

俄國全面入侵烏克蘭,總是有點擔心台海局勢。說到底病毒還是沒有人心可怕。朋友他們公司在烏克蘭基輔有辦公室,已經開始聽到爆炸,眼看疫情才稍微撥雲見日,就不能讓人稍稍鬆一口氣嗎?是要多逼人!上週車諾比附近的輻射量大幅增加,原因是俄國重裝軍隊的移動揚起大量帶有輻射的塵埃,雖然未超過危險值。這週俄軍直接攻佔歐洲最大的札波羅結核電廠(雖然已被奪回),到底有完沒完!

雖然把俄國踢出SWIFT,但那畢竟只是傳送資料的協定而已,俄國仍有辦法移動資金,只是比較麻煩。真正重傷的是大家也同意凍結俄國央行存在各國的資金(大概除了中國以外的地方),那才是致命傷。這場仗真的所有人都是輸家,糧食跟能源的上漲難免,經濟復甦的不確定性增加。跟俄國有地緣政治關係的國家恐怕都要大幅增加國防預算,這將會擠壓到民生教育預算。通膨因為供給不足而更嚴重。俄烏都是重要的糧食、能源、重金屬輸出大國,所有舉凡鋼鐵、肥料、半導體、汽車製造等等都會受影響。各國如果經濟持續下行,極右極左勢力恐怕要再度抬頭,我們真的是活在世界的大網中。我就是收到通知,下個月天然氣跟電費都要大幅調漲有感而發。沒有要恐嚇大家或是販賣恐懼。還記得小丸子有一集在講世界末日,要嘛預言成真,要嘛就長成愚蠢的大人。而且德國已經決定大幅提高國防開支,使其占經濟產出的比例超過 2%,然後政府還要從2022 年預算中提供 1000 億歐元用於軍事投資,一千億歐是世界第三了。

上個月底去附近診所打了摳咪第三劑,等超久。候診客廳一直播舞曲是合法的嗎?螢幕上放著所有醫護人員的照片,都超帥(可能是修很大)。目前體內的狀況是JJ莫得那莫得那。新下屬到任一個月了,我的名字他一直打錯都沒發現,真的很敢唉,我就看他何時才會驚覺。公司因為沒有烏克蘭人,發起捐款的人是俄國同事。

之前從台灣帶了兩個Opro9智慧燈座,本來以為smart home什麼的,哪有這麼懶!結果一裝,超懶超方便,手機手錶就可以開燈關燈,也可以聲控,或是一進家門就自動開燈,爽歪。沒事真的不要測試自己懶惰的程度唉。從台灣也帶了些老歌回來,看到頭髮超亂,就想說來聽柯南劇場版原聲帶好了。越聽越熱血,好想去破案。別人都在等柯南小學畢業,我則是想柯南何時會跟怪盜基德在一起。

之前搶個柏林愛樂的票搶得手忙腳亂,本來想去聽Simon Rattle指揮柏林愛樂的Dvořák,買完才發現是Stravinsky,然後還有巴哈的場,怎麼曲目這麼雜。上週末不知道是哪戶鄰居,整個晚上一直響著生日快樂歌,感覺就是那種打開會播MIDI音樂的卡片,而且還三倍速。雖然不大聲但穿透力超強,我要把所有窗戶都關上才聽不見,幹真的煩死。結果隔天早上起來打開窗戶,還是在播生日快樂歌,整個瘋掉,今年誰也快樂不起來!大概最近末世感太強烈,腦中常常自動開啟跑馬燈模式。記得大學時期三天兩頭夜遊,風吹著人直想唱歌,第一首總是瘋狂世界,接著再唱到擁抱「昨天太近,明天太遠,默默聆聽那黑夜」。以為聽不盡的黑夜轉眼已許多寒暑,依舊不瞭解的還是這紛亂世界。

網購了一些東西終於抵達,結果超大箱。我納悶明明才買一點,怎麼會那麼重,裡頭是裝屍體嗎?一打開直接昏倒,原來是有贈品,我本來以為就意思意思給個馬克杯,沒想到店家給了我十二組,每組兩個杯子。幹!難怪這麼重!要二十四個杯子幹嘛我就問!是不是不想要的就丟給我啊!後來我就直接放到家門口的路邊等人拿,大放送。雖然我沒有很想要,但還是留了一盒。深知破窗效應(亂用)的重要。完整一箱放那只怕沒人敢動,結果隔天出門整箱都消失,太好了。

過年在台灣整理房間,發現一堆舊書信,好多學妹寫的信,馬上傳訊息跟她說,我們以前真的是筆友唉,怎麼話這麼多。她回說我們還曾經全部拿出來交換看,我居然整個沒印象了。她超誇張,每次身邊有什麼可以寫的就直接寫了,所以我收到超多廣告傳單、衛生紙、不明公司文件等等。到底是有多缺信紙!也許當年就是把寫信當成發推一樣。人其實很難判斷當下交流的虛實,因為我們都是情緒跟反射下的傀儡。紀實與虛構都是建構自己的筋骨,為了保護自己不在人世風波中片體鱗傷。於是文字成幻想囈語,成夢魘符咒。積少成多的隻字片語,哪怕最後也帶有那麼點真心。人其實最怕真心啊,因為我們總是還不起。

又拿到一捲洗好的照片,一看到便懊惱快門調錯了。記得那是赤峰街的一間乾燥花咖啡廳,外頭風狂雨驟,室內卻幽靜昏暗,這幾年對台北的印象都是濕到心裡。前些日子問了朋友最近如何,她說很不好,但也就那樣。或許再怎樣漆黑的地方,大概都有點光芒。雨季不再蝴蝶不來,依舊小心翼翼地捧著卑微的哀傷。夜晚的雲很美。 聽著美靜唱著「灰暗的深夜,是寂寞的世界⋯⋯徬徨著徬徨,迷惘著迷惘,選擇在月光下被遺忘」。突然想起來,二月在便利商店買的冰棒還在台北的冰箱裡。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