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出關]

做最後一次PCR時,去了停在旅館前的採檢車,光是核對身分就檢查了三次,小心謹慎如履薄冰,前線人員真的辛苦。隔離最後幾天買咖啡都順便幫旅館一樓櫃檯帶上一杯,這兩週我大大小小的食物外送、網路購物他們都會幫我拿到房門口,非常感激。我的便利其實是別人的血汗,要常常提醒自己這點。整理行李時發現洗衣皂被我洗得快要有六塊肌,到底是有多用力。原來六塊肌都不是練出來的,而是被人搓揉出來的(造謠)。最後把房間恢復一下,吃完摩斯早餐後就要跟旅館說再見,希望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再來了。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裡浮生。

假釋出獄難免近鄉情怯。重新做人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買雨傘,台北這個靈芝雨實在太可怕。自從上次被鄰居幹走我的快乾雨傘王之後,身邊就沒有一把合意的傘了。雨落遮爾粗,一落規下晡,將阮的愛耽誤。一年多沒回家,客廳居然換了新沙發,只是配色也太老氣,而且還多了一台電動麻將桌。房間依舊好亂,趁過年還是得大掃除一番。通常搬出去後,房間就會自動變成全家人的儲藏室。

老媽:「我買了一個A拉多夢的電鍋你有沒有看到?」
我:「……」(鎮定)
我:「謎有,我謎有看到。」

出關後就去除草,結果好像也沒有剪多短。買到了麻油雞飯糰,味道不錯可是沒吃到雞肉,杏鮑菇倒是不少。老媽說要煮鹹湯圓,我希望裡頭能有芋頭貢丸。陰雨台北,既熟悉又陌生,車水馬龍喧鬧煩雜。即將上完牛年最後一天班,事情依舊多到爆炸,但至少有湯圓吃。去了一趟屈臣氏整個被嚇傻,我說我隨便看看,店員還是自顧自地介紹化妝水給我,她說我最近沒睡好臉很乾燥,要擠給我試用,我居然攤開手掌,她說手背哦,然後我要自己抹開,她說她來抹比較均勻。啊我好怕過於積極的店員,壓力超大。我就想當臉上寫著「離我遠一點」的顧客。

終於睡了個台灣時區正常的覺,早起去拿了早餐,在小七點了一杯熱大拿,店員一臉疑惑地問我要特大的嗎?幹原來是我說錯,馬上改口要大熱拿。唉好丟臉,不過想到自己戴著口罩就釋懷了。坐在客廳吃早餐,把電視頻道轉了一輪,眉頭皺成貝雷帽。台灣這麼多新聞台真的只是在發射數據而不是傳播資訊,然後發現家裡有跟綜藝節目同款的電動麻將桌。最後只好看起美國國家地理頻道。週二出門去補登疫苗證明,經過空蕩蕩的母校。沒想到下午出大太陽,長袖長褲加外套快熱死我。辦完馬上回家換成短的,貓樣白T難免有裝可愛之嫌,但反正戴口罩誰也別為難誰,希望捷運站前的東森新聞沒有照到我。後來路過人超少的地下書街,順手買了本書,逛到漫畫區覺得現在的書名都好直白卻又難解。

這幾日常常晚上九點就昏迷,然後早上四點大清醒。肚子好餓,打開冰箱在幾百個塑膠袋空隙間發現了蜜芋頭罐頭(A夢手勢),這是什麼末日救急的神奇好物。只是一大早吃有點太硬蕊,最後還是下樓去小七買咖啡麵包。說真的我覺得媽媽們都好厲害沒有塑膠袋盲,我家冰箱的塑膠袋密度不知葬送多少海龜的生命了。我媽不知道為何心血來潮把全家的燈泡都換成日光燈,客廳感覺就像辦公室,房間就是教室。後來趕緊上網買了一根可調色溫的燈,我就愛幽暗昏黃沒辦法。以前CD真的買太多,要是錢省下來,我現在就財富自由了?一日老媽終於買到芋頭貢丸,是包紮實的芋頭丁(一斤一百五)。我說我們沒有要吃火鍋,那要怎麼吃?她說那就放進牛肉湯裡頭。市場阿姨又送了一袋麻油雞跟米血糕,於是今天中午我就吃了一碗米血芋頭貢丸牛肉湯,這大概就是多元成家天堂的滋味。

某天起床就看到同事的求救信,只好打破放假不開電腦不回訊息的規矩工作了一下。覺得debugging這個技能真的是每個人都需要練習的,有系統地找出問題常常就解決八成的困難了,工作如此,人生亦是。當然除非你很有錢可以叫別人幫你。早上出門一趟就遇到兩隻貓。大橘不怕人自來熟,世上是不是沒有不重的橘貓我就問。另一隻剛睡醒的虎斑很厭世,讓人很想在它耳邊放中國娃娃。沒聽到中國娃娃那十六個「咖」就不像過年。

在家吃蛋糕要是不放在廉價的紙盤上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切了塊不二的芋頭蛋糕當健康早餐,打開D頻道的《攝影機也驚嚇》,咬第一口時看到印度野生動物保護區的老虎逃脫,工作人員騎在大象上準備搜捕時,老虎突然從草叢跳出,飛撲一躍咬下工作人員的三隻手指,這蛋糕也太好吃了。晚餐本來要買滷味吃,結果老媽阻止我說那家的不新鮮,只好到隔壁的肯德基買花雕紙包雞。感想就是,呃這個一個人吃得飽嗎?還是我突然變大胃王?家裡以前有張還不難看的綠色茶几,每次吃飯都墊上報紙廣告傳單什麼的,結果日子一久上頭就轉印上一堆頭條特價。老媽去年買了一張新茶几,結果習慣依舊。我當然沒說那不如去隨便撿張茶几鋪滿報紙就好何必買。我說你每次照相要發朋友圈,墊報紙不好看啦,她就不墊了(到底是多油我就問)。天下無難事,只要激起媽媽們的好勝攀比心。

大雨天跟好友碰面,笑語盈盈暗巷去,幾乎整條赤峰都貼美輪明宏的照片,非常誇張。坐在咖啡廳外頭聊天,不知道為何歪樓聊到3P,結果被走出來的顧客側目。好友的兩位異男朋友對於兩女一男的反應堪稱性學的半杯水測驗。一位覺得可以同時被兩位女性服侍超爽;另一位覺得同時要服務兩位女性也太累了。後來在街頭晃蕩了半天才發現自己拉鏈沒拉,丟臉死了,還好有戴口罩。周日最後一次快篩,除夕開始就可以進餐廳吃飯。那天看到電視回顧今年疫情,有一位重症而且精神不太穩定的阿嬤,因為家人無法在醫院陪同,醫護人員就自製充氣玩偶陪伴她,結果真的有幫助。其實隔離什麼的,能自己控制的都不累,前線人員才是真正辛苦的,希望大家都能好好防疫過好年。

今天早起出門買咖啡喝,電視轉到李連杰的武俠片。以前華語武俠的大絕招是不是就只有醉拳跟太極兩招?主角不管被打得多慘,最後都會頓悟,只要喝酒或耍太極就可以克服人生所有困難。跟公園阿杯的思想境界差不多。虎年即將到來,希望我們新的一年都要舒虎,保重身體認真防疫,若有什麼坎,就喝酒打太極。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