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月百]

去年底Betty White去世了,好愛《黃金女郎》,即使放到現在也是超好笑,很多議題在那個年代看起來都很前衛。每次心情不好時,看個一兩集就會開懷起來。跨年夜在家安靜地度過,很喜歡數秒後各地教堂鐘聲同時響起的莊嚴感,今年德國禁賣煙火(大家的煙火是哪來的,該不會特地跑去波蘭買吧?),放煙火的規模小很多,十五分鐘就全放完了,不然以往都是持續一個多小時,火樹銀花百花齊放,一年存的二氧化碳一次釋出。沒想到元旦當天,一早起來就打破一個玻璃瓶,去年沒打破任何玻璃,結果一年的開始馬上就破功。難道是暗示我今年要大破大立?

天氣時好時壞,上週日午後去看了月岡芳年的《月百姿》浮世繪版畫展,第一次把原版的一百幅畫都看完,非常有趣,只是有點累。前言有一幅佚名的佛陀涅槃圖,裡頭的動物都好有趣,老虎哭得傷心;肥貓則是一如往常地看不出表情;右邊的猴子則是戲精上身過於抓馬。《月百姿》取材於日本中國故事,但芳年把牛郎畫成中年大叔我不能接受,織女是癡情不是眼瞎好嗎?還有伍子胥在長江邊大露腿毛被追兵偷窺那個景我也get不到,為何突然突然腐起來?東亞博物館除了浮世繪展之外,還有一個小展,講的是近代東亞的歐洲文化輸入,有一個煙燻妝嫵媚小狗花瓶很可愛,不過二十世紀初的人像攝影繪畫結合有點驚悚。

開工第一天就想放假,新年新氣象同事立馬病一半,很多同事都確診。氣溫突降,一下子又十度以下,只穿薄外套出門,真是冷到要漏尿。走在路上一堆人在咳嗽(怕),德國假期過後摳咪病例大增,現在每天確診都在五六萬上下。全球確診人數已經破三億了,死亡人數也逼近五百五十萬,真的嘰嘰歪歪沒完沒了。跟許久不見的朋友去吃日本拉麵,海老唐揚辣拉麵超美味,連湯都喝光真的是餓到了。沒想到拉麵店跟日清出了聯名泡麵,生意越做越大。冬日來碗熱湯好棒,怎麼舒服怎麼來。

最近都睡不安穩,做了好幾個詭異的夢。一次夢到藥物化學考試大遲到(Idk why),考官前面一大疊計算紙但不給我,我罵了他反而被說太自負。結果考卷打開有一百題錯別字更正,我整個大傻眼,隔壁同學看我很可憐,偷偷報了幾題答案給我,時間來不及了差點寫到哭。難怪不需要計算紙,但為什麼要準備那麼多計算紙!另一個夢是朋友陪我去搭飛機,好像是飛往香港。因為機票有問題去請地勤幫忙,整個機場像是迷宮一樣,地勤後來就消失了。等得太無聊朋友就在路邊下起棋,結果看著看著便錯過班機,連機場鐵門都拉下來了。考試跟趕機真的是人生中的巨大壓力源,但我猜是因為要收假了所以才做噩夢。

去年身邊朋友,有人結婚生子,有人轉換跑道;有人大病初癒,有人感情觸礁。人生中要沒有包袱地重新開始實在不易,但遇到了就得把握機會,拾起碎片繼續前行。隧道盡頭的光亮可能是出口,也可能是迎面而來的火車,但如果真的分不清,那就該好好配副眼鏡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