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假・影展]

收假回來第一天上班,早上十點就開始咪挺。原來我不在的三週整個專案幾乎要停擺,一早就被熱烈歡迎,覺得同事眼中似乎含著淚水。休完假最常說謊的一句話:Happy to be back…

憑什麼我一回來就要下雨,我雨神同行嗎,有這麼潮?房東打電話來說有個包裹在鄰居那邊兩個月了,他想問我是否還健在。原來是公司去年底送的義大利聖誕食物,滿滿的熱量。只是不知道Panettone蛋糕可不可放這麼久。去了一間印尼餐廳吃飯,結果吃太飽,稍微動一下就要湧出的那種飽。回家途中剛好遇到反摳咪措施的抗議(就是不想戴口罩不想打疫苗的人),結果聽了半天,才發現是反-反摳咪措施的人在用大聲公說話,整個要笑死。他說你們雖然反對國家權力入侵私人生活領域(因為摳咪的許多政策),但你們卻與納粹同行(很多極右的人反對摳咪政策)這是沒有說服力的⋯⋯

印度同事本來年初要回去辦婚禮,沒想到摳咪確診整個取消。最近得知她陽性整整兩個多月,直到最近才轉陰,而且目前嗅覺只剩一半的功能。在Omicron肆虐的時候她得到的卻是Delta,有沒有這麼衰啊。

找了一天去吃和牛燒肉,超美味。飯後散步回家,風超大差點被吹走。納悶為何週五晚上這麼冷清,原來是颱風天政府建議大家待在家別出門,我以為颱風(溫帶氣旋)早走了,沒想到還在。我是不是世界末日來臨時,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那種?

把這幾年積的底片都洗了洗。一卷是去年夏天山多尼尼的照片,那時天氣真好,每天就是吃東西曬太陽。好愛上頭風和日麗,但水面下大家各自掙扎的樣子,或許都是我們人生的另一種隱喻。有一卷黑白應該是前年拍的,還記得那時在旅館隔離也是看著霧濛濛的台北,雖然看不清楚但心裡卻像明鏡似的,除了熟悉之外,恐怕就是冀望那不曾到來的未來。我們很少把這些空想表現在臉上,卻常常貼在牆上,卑微到如花燦爛。

剛回德國的那週末進行了一系列的藝文活動,先去了C|O Berlin,算是在柏林最愛的博物館之一,看了一堆雲跟藍曬,心情很好,只是那個風吹得人超凍,真的要瘋。晚上則去看了德國經典默片Metropolis,之前在蹦默片電影節根本搶不到位置。這次播放的版本應該是2010修復,目前最完整的版本,全長151分鐘,由巴比倫劇院管弦樂團伴奏。我坐在第二排真的好刺激,震耳欲聾親歷其境,實在太好看了。將近一百年前的電影超美超現代,拜託有機會的人一定要去看,愛死。

淒風苦雨趁著柏林影展最後一天來看電影。排了三部影片幾乎要連看八小時,沒想到第一部就給我全長一百五十分鐘,真的要測試我的時差。今年海報好可愛,是炸毛雪熊。International是我覺得柏林數一數二漂亮的電影院,而且非常舒服好睡。連看三部超沉重電影,只好吃個五男壓壓驚,好久沒喝奶昔了。

隔天一早還在床上就被摳咪軟體通知與確診的人接觸警告,起床氣加倍。現在出個門,沒有哪個地方沒人咳嗽的唉。可能是自己嚇自己,後來有點發燒,但做完運動就沒事了。煮了前一週買的肉丸,覺得有點酸,想說是不是新口味。結果隔天再吃,隱約是壞掉的酸,但還是把他們吞下肚,我大概就是那種因為貪小便宜而食物中毒死亡的人。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