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羅德]

休假去了地中海小台灣,天氣爆好,只是夜晚風都超大,感覺隨時都會被吹走。旅館的welcome drink是一大瓶白酒,房間還可以,面對大海有陽台,早晨會被陽光叫醒。把肥晚餐男紙有dress code,不能穿短褲,但我根本沒帶長褲,只好抵達隔天衝去台北H&M買長褲,超囧。每天看海吃早餐很爽,但一直播放理查克萊德曼,一百遍夢中的婚禮會不會讓人想離婚?旅館的小雜貨店有賣郵票,希臘郵票比德國郵票好看千倍唉,搞得我都不想寄出去了。每天太陽都超曬,亂曬曬不出古銅色,倒很像鎮屍錢的顏色。

世界文化遺產羅德城是歐洲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紀老城之一,城中很多鵝卵立石路根本腳底按摩,每次看到父母推嬰兒車,真的是顛到我覺得小babe都要吐奶了。老城鐘樓頂端居然是可愛公雞造型,就像是匾額用華康少女體那樣突兀,不過五歐附飲料很佛心也很安靜。在新城區發現了越南人開的手搖店,他們的焦糖真的是撒糖用火燒唉,超認真。

到處都在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羅德島太陽神(Helios)銅像紀念品,但如果真的這麼醜的話,那麼毀掉也是剛好唉,而且船隻都從胯下通過是什麼意思(不知道古代是不是也習慣用女性名字命名船隻)。銅像所站的(推測)位置目前放了一鹿一羊的雕像。覺得應該要放貓才對,不過巨人確切地點考古學界好像還沒有統一,但我覺得腳開開真的醜,難道manspreading歷史這麼悠久?太陽神沒道理夾不緊。

十九世紀末時,羅德島上基督教徒、穆斯林跟猶太教徒的比例差不多,所以老城區還有幾座清真寺。羅德島曾經是奧圖曼帝國的一部分,也留下了很多穆斯林建築。喝茶聊天的地方感覺很舒服,即便是聚會場所,空間設計得相對私密與破碎,這真的是東西方看待空間非常不同之處。

一直都很喜歡逛考古文物。 羅德島考古博物館建築本身就很有趣,原本是中世紀的騎士醫院,有個收治傷患用的大廳,很多小房間,我沒看說明就走了進去,超黑超小,出來才發現那是墓室。我剛剛是參觀了厲陰房了嗎?還有好幾間是上鎖的,是不是石棺還在裡頭的意思!考古真的是陰間的浪漫唉。看到幾個希臘人雕像,古希臘人的髮質感覺也好(捲得很自然?)。人馬玩玉兔的馬賽克我也覺得很可愛。在博物館看到希臘男性雕像最常斷掉的部分不是雞雞就是頭,當然也有沒腦袋又沒老二的,以前如此現在亦是。在神殿遺址看到一位奶超大鮮肉上空,雅典娜大概很開心,話說拜占庭時代流行的是五塊肌哦。

在港口看到一艘名為台啤的船,除了台啤我真的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可能。每次到南歐都拼命喝冰拿鐵(或冰卡布),因為在德國如果點冰咖啡,通常加的是一球冰淇淋,我真的只想要冰塊就好。我平時跟冰棒超不熟,Snickers、Twix、Toblerone居然都出雪糕了,然後B&J的圓形雪糕一樣甜。炎熱天氣雪糕吃太慢,半面巧克力掉地上,準備撿起來時已經全部融化了,真的超熱。

沒出門的行程就是在海灘上看年輕爸爸教小孩游泳。第一次穿可下水的鞋子游泳好特別,但踩到石頭都不怕了。以前在台灣每次去海邊都不怎麼敢游泳,頂多就是泡泡海水跟被浪打來打去,唯一游過的大概只有蘭嶼的海。來到歐洲後才碰見比較平靜的海域,地中海因為是內海所以潮汐不明顯(上下平均幾公分這樣),沒什麼浪的時候真的好適合游泳。赤腳走在沙灘上,燙到覺得在糖炒栗子。隔壁阿姨在曬奶看書,一對阿公阿罵帶著游泳圈在海上漂浮,遠方的香蕉船甩得人頭暈。身體焦慮真的會隨著年齡慢慢減低,大概是無能為力便順其自然。大家都要喜歡自己的身體,所以我去吃早餐時都沒穿內褲(沒有關聯)。

以前都覺得早餐喝prosecco是要多假掰,後來發現其實也頗棒。人生就像一場夢,何不一早就昏沉?每天從酒精開始也是可以慢慢練習的。自以為放假吃得超健康,有甜到天堂的橘子蛋糕、靠布雷珍奶、沒芒果的芒果冰沙跟最愛的醋口味洋芋片。希臘甜點跟水果都超甜,紅珊瑚馬卡龍配甜西瓜,不輸台灣。旅館每晚的把肥主題都不同,有一晚是亞洲主題(聽到就皺了眉頭),果然有莫名的壽司跟炒飯出現,不是可以用筷子吃的都算亞洲菜唉。不過刈包現在到處都可以看到,是有國際量產嗎?

旅館住客年紀偏大,很多老人一起出遊感覺也頗甜蜜。 Disco之夜大家筋骨都很好,坐輪椅的阿杯也跳得好開心。人生好像就是這樣,如果有人陪伴一起變老是很好的事,但即便沒有,也要自己找樂子,人生很短的。晚餐把肥有兩位服務生,阿公負責帶位點飲料,疑似大學生小鮮肉專責收盤子。快吃完時隔壁桌阿罵把小鮮肉叫過來,往他口袋裡塞了十歐小費,手伸超深唉,阿罵!這裡不是gogoboy bar !隔壁桌的阿罵跟旁邊剛抵達旅館的另一個阿罵聊天,她說她去了附近的旅館逛了一圈,覺得別人的旅館比較棒、更漂亮,重點是人家才剛到,這種比較會讓人寢食難安唉。

一日開車去Lindos(大概花蓮的位置),天氣一樣炎熱。Lindos海邊也有個衛城跟雅典娜神廟,希臘、羅馬、拜占庭跟奧圖曼時期都有改建擴建過。附近的海灣也很美,配上白色城鎮的建築,就是標準的明信片風景照。離開衛城才發現超幸運,因為外頭買票的隊伍已經綿延五十多公尺了。上山下山超累人,尤其是大熱天。隨便找了間咖啡廳喝東西,沒想到古色古香很幽靜(好像是古蹟),剛好避開所有觀光客。裡頭的服務生都好壯,衣服都要撐爆了。而且希臘小哥是不是沒穿內褲啊,一直在面前晃來晃去XDD

希臘的路邊常常會看到小靈龕,通常是如果有人車禍往生,親友便會在事故地點立一個。舊型偏簡單,一般是藍白顏色(東正教教堂顏色)配上姓名。新型的則是花式造型(很像台灣的墓碑),還會有放大的彩色大頭照。每次不小心瞥見心臟都會漏一拍,這個真的不會增加肇事機率嗎我就問!

離開Lindos去了蝴蝶谷,這裡有希臘Liquidambar Orientalis唯一的野生森林,其他生長地在土耳其西南。問題不是蝴蝶太少,是太多了,有密集恐懼恐懼症的人不要來!而且Euplagia Quadripunctaria根本是蛾啊,不是蝴蝶,也稱俄熊(Russian Bear)或是澤西老虎(Jersey Tiger)。又蝶又蛾,又熊又虎我好迷惑。我還唱了下一午凱莉姐的Butterfly,因為我不知道任何有關蛾的歌啊。我覺得不能叫「蝴蝶谷」,稱「鱗翅谷」比較合適。

傍晚去了附近的海灣游泳,溫度正好游起來超爽,在夕陽下也當了一回長腳太陽巨人。看到一對大肌肌小鮮肉好基友,甲君在海中央一直整理髮型,出水甩髮好幾次,乙君則是幫忙拍網美照,回岸上拿了數位相機拍不夠,又回去拿手機拍。感覺是直男出遊但又好甜蜜?

隔一天搭船去了附近的小島Symi,是希臘神話中Charites三女神誕生之處,以色彩斑斕的港景聞名。上頭有個騎士城堡廢墟,現在是東正教教堂,可以俯瞰整個港口景色。島上居民才兩千左右,但有不少英國人在這邊置產。城堡超難找,我:「城堡到底在哪?我們是不是迷路了?」 歐:「那跟著前面兩位阿罵走好了,阿罵總是能很快找到捷徑!」 我:「為什麼?」 歐:「因為她們時日無多了,不會浪費時間~」 我:「唉金母湯~」

Symi可以買廢墟,但必須幫忙修復整理遵守一些規定,所以才這麼多的英國人來這居住(據說有兩百人,小島人口約兩千)。之後還去了南邊有名的天使長米迦勒修道院,第一次遇到教堂裡頭有裝冷氣的(普通天使熱死活該? ),雖然地中海漁獲枯竭,但這邊魚還蠻多的。逛完小城準備吃點東西,找了間在海邊的餐廳,所謂海景午餐,真的是坐在海邊,岸邊好多魚,可以玩餵食。有個奧地利爸爸不知道怎麼吃的跌到海裡,爬半天爬不上來,真的要笑死,還好他本來就穿泳褲,海景餐廳也是有風險唉。

海島上的時尚真的很夏天,模特兒下半身都不穿。羅德島的標誌是小鹿,旁邊那個幾何形狀應該是什麼堡壘,或是某種化學分子?(請化學小老師回答)。 在羅德島有很多皮衣皮草專賣店,我整個大問號,每天都攝氏三十度是有誰想要買?後來才想起希臘以前有很多俄國觀光客,大概是賣給他們的。但自從2014俄國佔領克里米亞後,兩國關係越來越差,今年俄國侵略烏克蘭後更是降到最低點,皮草店現在根本沒生意。

離開小島前才吃到炸花枝,真的好愛軟體動物,來希臘必吃,老闆特別交代第一口不要加檸檬,要吃原味!原味軟體什麼的我很可以。在希臘餐廳居然聽到周蕙的《約定》,沒想到這首歌這麼國際化。每次去老城的目的就是沿途叫醒熟睡的貓(憑什麼你就可以爽睡),整個假期大概叫醒了七十多隻貓,我真的是醒貓使者(aka令貓討厭的觀光客)。房間外頭也住著一家四口,早晚都來逗貓,小島提供的貓咪行程超完善。想出一本攝影集,標題就是《叫魂》。

在島上的最後一日去了猶太博物館,羅德島上大部分的猶太人上從伊比利半島移民過來的,是因為西班牙在1492年頒布了Decreto de la Alhambra,驅逐境內所有奉行猶太教的人,而鄂圖曼帝國境內仍算是宗教寬容。二戰前,羅德島上大概有四千多猶太人,目前只有三四十人而已。納粹佔領時,有兩千多名猶太人被送往惡名昭彰的Auschwitz集中營,最後只有一百人倖存。Tony Judt的Postwar曾說到,戰後混亂地遣返安置戰俘、難民、猶太人等,造成巨大的二次傷亡。當時因為土耳其的干涉,讓一百多名猶太人免去前往集中營的苦難(歷史何其諷刺),人在歷史巨輪面前終究是渺小無力的。反猶在德國一直是非常嚴肅且禁忌的話題,因為它曾經造成的苦難是空前且難以衡量的。有人會覺得矯枉過正成了政治審查,但本著「不受他人苦,不勸他人善」的心態來看待,我們寧願這些教訓是永遠的頸箍咒,成了時時提醒人們的墓碑。只有理解才過去能有和解的未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