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遺]

正在讀張愛玲的《來往書信集》,她跟宋淇討論起紅樓,兩人後來也都出了專書。紅樓有太多細節忘了,於是找出來重讀,順便想完結後四十回。 相比紅樓赤裸裸的反差對比手法,張愛玲用含蓄的參差對照將全知宿命的視角偷偷藏在現代小說裡頭,我覺得是她的才華與貢獻。張愛玲在1969年的信上寫著:

我在一條特別寬闊的馬路上走,滿地小方格式的斜陽樹影,想着香港不知道是幾點鐘,你們那裏怎樣,中間相隔一天半天,恍如隔世,從來沒有那樣尖銳的感到時間空間的關係,寒凜凜的,連我都永遠不能忘記。

張愛玲《來往書信集》

既遠又近,是冷是熱,能忘不能忘。光一小段話便彎彎繞繞直指人心。

大學時修了一個學期的紅樓夢,那時只讀完前八十回,開課的是個中文系博士班學姊,講課有不有趣已經沒印象,但文字本身很有意思。記得以前上莊永明老師的課,他最愛念叨中國文學只需讀紅樓跟莊子就夠了。這次打算重讀紅樓,當然不冀望讀出什麼新高度,就只是想把百二十回都讀畢,一週十回。

第一回的《好了歌》讓我想起一首西藏的民謠:

上方的極樂世界未必就這麼舒適吧,
你看活佛們在升天時,還不時地回望人間;
下方的地獄界未必就這麼痛苦吧,
你看貴族老爺們,都爭先恐後地向地獄走去。

可不是嗎,天堂空氣好,地獄朋友多。

賈寶玉第五回時,跑到侄媳婦秦可卿的房間睡覺,結果夢到跟人家翻雲覆雨「初知人事」,醒來後又拉著丫鬟襲人做了一次。我以前就納悶,寶玉出場年齡設定是九歲唉,可能嗎?後來讀了崔川榮的《曹雪芹最後十年考》,他說人物年齡改過五回,最早寶玉出場是十四歲,倒比較合理。誰九歲就夢遺啊?沒多久秦鐘終於出場:「比寶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舉止風流,似更在寶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些女兒之態」。秦鐘跟寶玉同年,這裡寫十二歲,去年寶玉才九歲,年齡開始對不起來。黛玉開始顯露自卑敏感的嘰歪性格,已經覺得厭煩XDD

第九回是精彩的BL學堂之亂。秦鐘跟香憐在課堂上眉來眼去,趁機一起尿尿講悄悄話,沒想到被也曾是薛蟠契弟的金榮撞見。金榮嫉妒現在是薛蟠新寵的香憐,就出口諷刺他們是不是在「貼燒餅」。以前讀以為貼燒餅就是靠很近的意思。並不是,古代的燒餅很像現在的胡椒餅,是在缸裡烤的,所以要「入肛」 XDD。早期抄本寫金榮忿忿不平,「方纔明明的撞見他兩個在後院裡親嘴摸屁股,兩個商議定了,一對一肏,撅草根兒抽長短,誰長誰先幹!」超露骨的。後來程乙本(後人校注)就改成「方才明明的撞見他兩個在後院裡親嘴摸屁股,兩個商議,定了一對兒。」,變得比較清水。另外還有版本寫:「方才明明的撞見他兩個在後院裡親嘴摸屁股,兩個商議定了,一對兒論長道短」。紅樓夢版本真的要搞死人,有十種抄本,兩種刊本;有叫石頭記(五種)有叫紅樓夢的(七種);八十回系統八種(六種為殘本),百二十回四種。難怪有人一輩子都在研究紅學,紅樓夢文本根本就是古文富江。

賈府為了元妃的省親別院向甄家支了三萬兩銀票,若用乾隆年間的物價來算,那時一兩銀子可以買四十公斤左右的大米,以台灣平均一公斤五十元,大概折合台幣兩千元。所以賈家用六千萬操辦,大概是信義大安的大坪數公寓,還要扣掉公設(?)這麼說在蛋黃區的省親別院有山有水、有湖有農舍真的超划算。清朝乾隆《大清會典則例》中的《戶部·俸餉》提到貝勒歲俸銀兩千五百兩,一品文武官一百八十兩。所以貝勒爺每個月有台幣四十三萬,一品官則是三萬,一般老百姓月收入也就大概四到六千元台幣而已。

大家可以算算自己薪水值幾兩,真的也不過幾十兩一個月而已,劉姥姥去了趟賈府真的賺了。附帶一提,明朝萬曆年間一兩銀子可以買約一百九十公斤的大米,一兩銀子差不多九千五百台幣。劉姥姥看到賈府一餐螃蟹就要花掉二十四兩銀子,用乾隆的物價大概就快五萬台幣,但用萬曆的物價就要二十三萬,感覺不太可能(是啃金螃蟹嗎!)。至少以物價來說,紅樓的描述更像清初而不是明朝末年。

中國古代一串(貫)錢通常是一千枚(文)銅錢,然而銅錢跟銀子的兌換率隨時間改變。清初一兩可能可以兌換到一兩串錢,乾隆中期大概只有七八百文錢。第三十六回詳細討論了丫鬟的月薪,假設所有紅樓的銅錢當成台幣一元左右,賈母所有丫鬟都是一兩銀子(台幣兩千),王夫人的大丫鬟也是,次一級的丫鬟大概一串錢(台幣一千),小丫鬟才五百文(台幣五百)。王夫人是正室二奶奶每個月有二十兩銀子(四萬台幣),姨娘才二兩,差十倍唉,真的妾不如偷XDD。但有生兒子多二兩再加四串錢(總共多四兩左右)。 襲人後來漲月例成了準姨娘薪水,每個月二兩一吊錢(大概台幣五千元),算是大觀園薪水最高的丫鬟,真的談錢傷感情唉。

孫媳李紈月例二十兩(本來十兩賈母再添十兩),同樣是孫媳的鳳姐才五兩,大概是因為李紈生了兒子而鳳姐生了女兒。劉姥姥進大觀園寄生上流三天,離開時拿了一百零八兩,這可是折合台幣二十多萬,果然是好買賣。感覺很多錢,但其實比較一下鳳姐生日就花了一百五十兩,三十萬台幣做壽放在今天有錢的的角度大概也不算什麼。

秋高氣爽天色藍到不行,出門買麵包到處都是人,感覺大家都趁著好日子出來吸吸陽氣。 最近包裹運很不順,DHL真是爛到不行,常常根本沒有投遞就說收件人不在家。或者是說轉到收件站(郵局、雜貨店或是自動取件站),但根本沒說在哪或是PIN碼是什麼。上個月已經有一件東西寄丟、一件退回、一件不知在哪。DHL基本上屬於德國郵政,所以業務常常雜亂一起,大概所有問題也跟德鐵一樣,變成巨大的怪獸想改變都很難,而且員工真的也是公務員心態。沒有包裹血淚史真的就不算在德國生活過唉。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