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裝・女巫]

整理廚房時在抽屜發現一根很醜的棒棒糖(應該是海賊王的四分五裂惡魔果實?),目測大概五六歲,糖這種東西真的不容易壞唉。但是再怎麼甜我也不想吃,有些甜蜜只能放在過去。人生的棒棒糖,當時沒舔的,現在也不需要含。

復活節過後突然刮風下雨冷死。 記得有人跟我說過,復活節前後溫暖時,農場都會幫羊剃毛,但夏天來臨前有時會突然變很冷,然後羊們就會感冒。這種天氣叫做寒羊季,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在唬爛。突然發現附近開了一家埃及Kuschari餐廳。 好喜歡埃及通心粉,它通常有白飯、通心粉、鷹嘴豆跟小扁豆,然後灑上炸過的洋蔥跟新鮮香芹,配上鹹優格真的很美味。 在埃及時幾乎天天吃,全部都是carbs,吃一餐飽兩頓。

最近看了一部紀錄片《二毛》,導演花了十幾年的時間跟拍一位中國跨性別李二毛,好久沒有看到這麼暴烈的影像。有時不知道是人生太無情還是鏡頭太殘忍。 旁觀他人的痛苦也許容易一點;但直視他人的嘶喊還是過於揪心。因爲無知所以震撼;因爲懂得所以慈悲。片中提到李二毛的父親是個人口販子,以拐賣婦女小孩為生,還把自己第一個夭折的小孩給吃了。我真的快嚇死,不只因爲殘忍而且還震驚約村民的雲淡風輕。中國紀錄片導演胡杰有部紀錄片《平原上的山歌》就是在說這個。互害型社會只會是無窮迴圈,那個繞不出去、找不到出口的迷宮,大概就是所謂的命運。不信命的都是命好。最近也看完了胡杰的《尋找林昭的靈魂》,胡杰上個月在巴黎也有版畫展,其中的十六幅提籃橋哀歌就是為了紀念林昭。 林昭在獄中用髮夾刺破手指寫出了十四萬言血書,四月二十九日剛好是林昭的忌日,她在一次絕食後寫下〈自由頌〉,最後兩句便是「願殉自由死,終不甘為囚」。林昭被槍決後,上海監獄派人去通知她家人,順便索取五分錢的子彈費,她母親聽到消息後便昏了過去,我覺得索取子彈費這件事好荒謬好慘忍。魔幻中國,過去如此,現在亦是。林昭的胞妹彭令范在2009年把所有林昭的遺稿原件全部捐給史丹佛大學,所有文件在前幾年已全部上線數位化,但只限館內查詢。

搭火車回柏林,在店裡發現一隻裝成招財貓的狸貓!不知道最後會招到什麼。覺得有點太高估自己的食量,買了肯雞雞的外帶全家餐,有十八支,吃到第十五支時差點吐出來。在車站遇到不少超怪的乘客。 有一個阿罵背著呼拉圈搭車,然後還有一位男子扛著一捆地毯,目測大概有兩公尺,我整個WTF。在火車上看了《The Tinder Swindler》,人財兩失好慘。還是老話一句,失身可以但不要賠錢阿各位,錢真的難賺唉。

週三一早上班就爆氣,同事問了一長串問題,沒有背景資訊沒有語境,真的不知道在問啥小。 拜託在職場環境請精準提問好嗎,「沒有什麼問題是笨問題」只有在學習情境下才適用。在職場裡什麼都沒有準備問出的問題只會顯得不專業,只有客戶跟老闆才有資格問蠢問題。換了頂頭上司一陣子,還是不習慣。真的沒必要時時講話都這麼sarcastic,而且都不好笑。提到他很有意見的東西就說bla bla bla I won’t say anything,幹那不就等於說了。要嘛就明明白白說出來,要嘛就閉嘴,不然是小學生在吵架嗎?千萬不要自以為是Chandler唉。

陸游有隻貓叫「粉鼻」,名字很可愛。他還有另一隻貓叫「雪兒」,是他用鹽從隔壁村聘來的。中國古代東南方人不叫買貓,稱乞貓、聘貓(以示尊敬?),必須用小魚乾或是鹽來跟貓主人交換。當地方言「有鹽」就是「有緣」。 陸游非常愛貓,寫了很多首跟貓有關的詩,寫詩給貓也是件浪漫的事。狸奴就是貓咪。南宋王明清的《揮塵錄》記載宋高宗要在兩個養子中選太子,小胖是趙伯浩;小瘦是趙伯琮。有次兩人聽訓,有隻貓從小胖前頭走過,他一腳就把貓踢走。

紹興壬子,詔知大宗正事安定郡王令畤,訪求宗室伯字號七歲以下者十人,入宮備選。十人中又擇二人焉,一肥、一瘦,迺留肥而遣,賜銀三百兩以謝之。未及出,思陵忽云:「更子細觀。」上迺令二人叉手並立。忽一貓走前,肥者以足蹴之。上曰:「此貓偶爾而過,何為遽踢之?輕易如此,安能任重耶?」上遂留瘦而逐肥者。者乃阜陵也。肥者名伯浩,後終於溫州都監。〈(趙子導彥沔云。)

《揮麈後錄餘話・紹興中選擇宗子》

宋高宗覺得他輕佻,便留下了小瘦。最後還立了小瘦為太子,就是後來的孝宗。欺負貓咪的都沒好下場唉。當然也要推薦黃麗群的《我與貍奴不出門》。

風捲江湖雨暗村,
四山聲作海濤翻。
溪柴火軟蠻氈暖,
我與貍奴不出門。

陸游〈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其一〉

準備出門買菜,赫然發現門口地上有小紙條跟小雞巧克力,應該是昨天幫鄰居代收包裹的謝禮,鄰居真可愛(我大恩只言謝而已XDD)。 本來想買點酒回家,但沒看到順眼的酒標於是作罷。好看的酒標不見得好喝,但難看的酒標通常就是難喝。

昨晚是德國的女巫夜,大家都party通宵。在圍牆公園附近看到四五十輛警車超誇張。去了Rupaul Dragrace的Werq the World巡迴,非常精彩,整場沸騰。旁邊坐了一對年輕帥哥,高個的一直對我微笑,看到一半突然靠過來在我耳邊問現在表演的是誰,哪一季的,真的要嚇死我了,還好我沒說錯。全場大概就只有男同跟女生,大家都穿得花枝招展。我前面的小弟穿著冬大衣入座,沒想到一脫掉裡頭卻是洞洞裝上衣,很像ASOS會賣的那種,腰線一覽無遺,比性感不輸人。而且我還嗑完一大桶爆米花,超飽。昨天出場的有 Asia O’Hara, Jaida Essence Hall, Jorgeous, Lady Camden, Plastique Tiara, Rosé, Vanessa Vanjie, Yvie Oddly。大概就是太陽馬戲團的變裝皇后版,穿高跟鞋跳舞真的好強唉。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