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爌肉・跨年]

年末真的是大花錢的季節,話說此時不買何時買!Ólafur Arnalds去年的新專輯《some kind of peace》超好聽,大推。聽了真的讓人感覺到皇城裡的和氣,像是在煙花燦爛燈火闌珊下暮然回首時的平靜,好似人間的熱鬧孤寂都與我無關。今年耶誕禮物收到鄉下德國親友送的毛巾跟毛毯。記得第一次收到德國人的耶誕禮物是一堆圍巾、襪子跟毛巾,那時覺得這種禮物好特別,畢竟在台灣毛巾不能亂送,大概是因為冬天,送毛茸茸的東西總是給人溫暖。這次也收到一張Nils Frahm黑膠,好愛。毛絨跟音樂都是寒冷中的一絲暖意。

為了整週都不開火,買了一公斤的豬肉滷爌肉,切切煮煮忙了整個中午才搞定。終於可以休息喝杯咖啡,配了貴鬆鬆可麗露跟馬卡龍,可麗露還附上一小管萊姆酒,射進去來增加微醺機率,搭配起來倒是有些特別的滋味。一直很喜歡喝韓國柚子茶,套燒水或加氣泡水都美味。總是納悶為何柚子是金黃色的,很後來才發現那是유자Yuja黃金柚(香橙),不是文旦,難怪台灣很少喝到什麼文旦茶。所以韓國柚子茶基本上沒有柚子也沒有茶。韓國傳統茶是不用茶葉的,像是薑茶、人蔘茶、菊花茶、柚子茶。不過放假就是吃飽睡睡飽吃,廢到心無罣礙無有恐怖。平常中午吃簡單一點,厚片榛果葡萄吐司配上蘋果酪梨醬夾起司,吃完還是有點餓,下午只好再切一塊抹茶提拉米蘇當甜點。一口吃不成胖子,可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阿。如果無法延長生命的長度,那就拓展它的寬度。

一日凌晨五點醒來,就再也睡不著。打電話給航空公司改機票,最近幾年最常打的電話就是給航空公司,真的是改得我神魂俱滅。整週都在下雨,身上都要長出靈芝了,只是不知道這年份的能不能治癒神魂煩惱還童。後來終於把機票搞定。對就是換了間航空公司,換了才發現全世界都是航空公司。不適合就是不適合,快點退票拿錢才是真理,放過別人也放過自己。

好友路過我以前撥耳朵舊公寓,好懷念啊。懷念早上到對街買剛出爐的巴給可頌,樓下小蔬果屋有我最愛的乳酪,魚店每天新鮮海產,晚上還可以吃生蠔小酌。正對面教堂週末有免費管風琴音樂會,旁邊小巷還藏著米其林前衛日料。法國中產真的特別會享受,目中無人地對待感官生活的每個環節,缺點就是亞洲人容易胖。海產店現在已經成了麵包店,記得以前海產店老闆是兩位壯漢帥哥,每天都穿著吊嘎短褲加皮圍裙雨鞋在刷地板,超像什麼什麼play,遠遠就聞到一股腥味。樓下蔬果店老闆是一對斯文同志情侶,常常幫我留好東西收包裹,我搬走時還送了瓶酒感謝他們。突然想起來樓上鄰居也是一對同志情侶,這區超多甲甲不知道為什麼,大概是有座聖母院(?),是個按電鈴比用grindr還快的地方,整區最直的大概就是麵包店裡的巴給了。

之前漏水一直沒把書歸位,找一天終於把小角落的書整理完,實體書好重,還是電子書方便又容易做筆記,翻實體書大概只剩假掰這個優點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擦相機日。以前逛跳蚤市場或是eBay,看到老相機流落或是沒人識貨,總是忍不住買下,常常揀到便宜的好相機。入手的唯一標準就是相機要能拍照,後來越積越多,沒地方放才停止這個習慣。每年都要看一眼這些陪我走過千山萬水的機機們。以前冰箱總有一格塞滿底片,如果少一點就會焦慮。現在底片越來越貴,越來難買,特別是拍立得底片。有閒暇才能自己沖掃,還是送去給店家沖省事,只是也越來越難找。拍照快樂,洗照片也好快樂,但封鎖在過去時光中總是更快樂。相機是一種隔絕現實又想參與的武器,一眨眼一粒沙,一片光影一現曇花。本來無一機,處處惹塵埃。

爌肉吃完只好再滷一鍋牛肉,隨手放了幾叢迷迭香,舊滷汁應該早就充滿嘌呤,還在想要不要加點紅酒,真的什麼東西都可以被我煮成火鍋。牛肉香配上痛風的美。隨手做了幾杯雙酒抹茶提拉米蘇,先把手指餅乾絞碎混入抹茶粉和威士忌鋪在杯底,然後分蛋打發,mascarpone跟蛋黃液混合加入幾匙韓國柚子醬,最後拌入蛋白霜冷藏。吃的時候先鋪上一層奶酒再灑上些許抹茶粉。香橙的酸甜配上奶酪的濃郁,被兩層酒精緊緊鎖住,甜膩也被微苦的抹茶平衡。我好厲害(自誇)。

一整週沒踏出家門,真的廢到春暖花開。氣溫驟升到十五度,毛茸茸得有點熱。跟朋友去吃韓國料理,科隆當地啤酒Kölsch都是用細長小玻璃杯,每次才200ml,很適合一喝再喝,而且很淡,很多德國人都嗤之以鼻地說那根本不是啤酒。一年又走到了頭,今年喝了963杯咖啡、86罐啤酒、79杯紅白酒;看了45部電影、追完23部影集、去了一場音樂會跟12次博物館;剪了五次頭毛、生了一回病;買了12張黑膠、看完71本書。沒有打破任何玻璃杯。希望大家都好好活著,有一點信念,一點冀望。每天早上醒來都要告訴自己,那些帶你痛苦的人遲早會死,你要活得比他們久,過得比他們好,吃得比他們胖。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