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湯圓]

頂著低溫搭直達快車。電影播到最後,列車正從迷霧重重的村莊中駛出,刺眼的陽光讓人暈眩。螢幕上放著大和解的音樂,就像所有讓人寬心的結局,時間在此停止,宣告著無法抗辯的審判。它的至高無上不是因為溫情的淚水,而是因為它是終極的。所有結局都是唯一且不可微。在耶誕市集旁等車,被瑪麗亞凱莉高音轟炸,果然還是要鬼吼鬼叫才有過節氣氛。佳節都是需要用嘶吼來提醒,才能讓孤單不孤獨,寂寞不落寞;才不用問一個人走走停停心又飄到哪裡。

冬至又到了,想吃湯圓的衝動還是大於低溫的威脅,去亞超買了三盒湯圓,芝麻、流沙跟抹茶。還是芝麻最美味,又煮了些三色圓仔配上黑糖湯底,完食飽到喉結。在電車上遇見一對青少年大聲聊天,車子駛過化學系時,小女生對著小男生說這是我們系館,兩個人聊得神采飛揚,新生對未來的憧憬真的好菜又好可愛。大一真的是大學時光裡最快樂的日子。一年之中黑夜最長的一日,而溫暖的胖湯圓則讓人期待白日的回歸。先甜後苦先苦後甘大概都無所謂,人生只要有那麼一點甜,也許都算值得吧。

突然想起小學時都會有書商來學校兜售書籍,我記得別人都是拿回家跟家長討論選辭典百科什麼的,我沒給父母看書單就直接買了一堆宇宙奇譚、恐怖故事、笑話全集有的沒的,超好看的,愛不釋手。那時迷上一本忍術入門,有一個初階忍術是教你練習吐納,之後就可以跟背景融為一體不被人發現。一日午後我跟小狗獨自在家,便開始練習打坐,過了半小時張開眼,跟小狗對看半天,發現它還是看得到我,練了一個下午都沒用就放棄了。後來又對輕功有興趣,書上說只要從跨過小樹開始練習,等樹越長越高就可以練成輕功飛過大樹。我家只有茶几上的萬年青,似乎不是很好的練習植物,路邊也沒什麼小樹。只有回外公家時才找得小樹,後來跳了一個暑假才知道那些盆栽也是長不成大樹的。修煉困難重重,最後就放棄當忍者。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笨蛋孩童歡樂多說的一點都沒錯,那時再有毅力一點,搞不好我現在就是東瀛忍者了。

年末到了開始大掃除,一大罐零錢看得很礙眼。歐元小零頭真的很煩,尤其是現在買東西很少付現,而且收進來就很難花掉,拜託付帳時數零錢壓力超大的。這麼些年收集下來的1/2/5 cent,居然達到5.2公斤。很好奇到底值多少錢,花了一個小時秤重,沒想到有38歐,如果是比特幣就好了。

小平安夜午後一連去了四個耶誕市集,累死拎杯。終於吃到朝思暮想的Reibekuchen薯餅,依舊美味。又試了烤牛肉串跟甜饅頭,有點普通。看著溜冰場上的人不斷跌倒,捧著溫暖的葛員外熱紅酒微醺起來。因為疫情關係,沒有太多觀光客,但還是看到不少英國人跟荷蘭人。今年總共去了七個耶誕市集,也算回本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