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公投]

柏林公共交通公司最近似乎大缺錢,推出了耶誕限時大麻車票。其實只是滴了不超過三滴的大麻籽油而已,不含CBD大麻二酚跟THC四氫大麻酚,也就是光聞光吃不會嗨,大概就只有大麻香。車票是真的可以用,但不能傻傻吃下去,因為這樣等於逃票。

同事很好心送了我一本英文版《三體》當生日禮物(可是我為什麼要讀英文版)。另一位生日的同事則是收到德文版的,整整雙倍厚度。我最怕人家送書了,畢竟要送到心坎裡太難。年紀越大越覺得送吃的或是禮卷現金最實用,真的好拍到頂。

週四跟兩個台灣小女生同事去吃飯,一間很像夜店的泰國餐廳,點了雞排咖喱飯,其實還不錯。 一位同事目前單身,但約會都遇到渣男。說她只被花美男吸引,類似Vitas那種,而且越陰柔越好(這不就是妥妥遇到自戀怪人的前奏嗎?),我們勸她口味要廣一點。 不過兩位都很討厭肌肉男,原來也有壯漢不吃香的世界。

週五一早爬起來趕東西給同事,累到厭世。結果同事還跟我要我本來就沒有的登入密碼,差點心臟停止,姐姐不要搞我啊。 接著又收到航空公司班機取消的通知。惡零惡一最後一日上班超煩人。下午準備關機跟同事互祝道別,一位同事傳訊感謝說我是好上司,咦突然這麼感性(我知道我是啊,我就臉皮厚)。不過也阻擋不了我連放兩週,畢竟好不容易擠過這一年。未來會發生什麼沒人知道,但現在能做的抉擇,千萬不要留給別人或是將來的自己。人生可以自己決定的東西真的不多。

好友搬新家,週末一起吃了早午餐。新屋看起來真的心曠神怡,而且浴室好棒,淋雨式(不知道叫什麼名字)蓮蓬頭真的爽,超想洗個澡先。還看到之前自己的藍曬作品,好懷念。突然聊到宏宏,結果就放起《公轉自轉》,恍如隔世。回家看到公投結果,終於鬆一口氣。大戲一齣接一齣,兩個世界都變形,回去談何容易。沒想到我在台北的家居然是全北市同意率最低的地方,而且也是反對大於同意區之一,真的是最後淨土唉,歡迎大家來玩。

記得以前李敖罵力宏舅公許倬雲罵得超狠:「現在你做了歷史系主任,算是你馬屁到家。不過你總該知道,亂來是不行的。南港你的女秘書藍小姐,已被你逼婚下海做舞女,我特別去訪問她,她口中你的劣跡,還多著呢!我都做成了筆錄。你去台大,又不自檢束,居然整天接送居浩然的女兒,招搖校內外,成何體統」。最愛網內互打的戲碼。

小英兩次敗選,哪一次不是說尊重民意再接再厲;而國民黨每次敗選都要說什麼民主已死、獨裁什麼的鬼話,不敢對中國說獨裁,卻說台灣執政黨獨裁是不是腦子進屎了?黨國既得利益者還在台灣有聲量是民主的寬容,但我就心胸狹隘,不想等到生了三個孩子才發現老公是渣男,大家誠實面對自己真的就可以少一點痛苦,不用相忍為誰,沒有人會感激你。即便經濟好轉地位提高,只要你是女生別人就會嘰嘰歪歪惡意攻擊,婚姻中的女性如此,國際關係中的台灣亦是。

#離了婚才發現全世界都是男人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