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面試]

整個早上都窩在暖氣旁臭臉選新的ISP,德國網路真的是出名地又慢又貴,雖然速度最近幾年有改善一點。最後選了150Mbps下載的,每個月平均950台幣。耶誕節逼近,德國不少地方的耶誕市集因為疫情升溫陸續被取消,前幾天破紀錄地每天確診六萬人,扣咪快要煩死大家了。唉好想在寒冷的冬夜來杯熱紅酒跟一盤炸薯餅。

去超市買了Panettone義大利耶誕蛋糕,通常都很大,買到小號的很可愛。順便拿了吻仔魚罐頭,插圖有點可怕,但配稀飯應該不錯。為了提振灰暗十一月的精神,腦波超弱地買了一個背包。包裹前幾日抵達,站在平頭送貨小哥面前,微微發抖心跳超快,因為我一直在閉氣。匆匆下樓沒穿外套沒戴口罩,他也沒戴,而且離我超近(why?),差點就可以知道他午餐吃什麼的那種近。提醒大家不要因為一時衝動就不戴。

很少買到Hall酪梨(放久不會變黑),Hass酪梨比較常見,殺了一顆來做guacamole。除了洋蔥番茄,還加了蘋果,放點balsamico黑醋、一點鹽,些許辣醬就大功告成。兩片吐司夾了起司火腿,抹上guacamole,再塗上一層碎花生果醬,蔬果香肉味奶味辣味甜味鹹味酸味,味味齊全滋味複雜,但我好愛。煮飯很舒壓,但一直改不了的壞習慣,就是煮飯完常常含著筷子走來走去,其實腦中早已經上演過無數次的絕命終結站,但反射動作實在太難發現。覺得這輩子不要含筷而死大概就是最大的期望了。

週三晚上睡的超不安穩,睡到一半發現右上臂一直被推,突然醒來昏昏沈沈地想,右邊今晚沒人啊。接著又睡著,沒想到過沒多久再度被推醒,始不瞑目睜眼躺在床上,摸了摸右臂,哦幹原來是抽筋,不是很痛那種,就只是一直放電像是被推一樣。怎樣按摩都無效,半夢半醒直到它消失。

週五一個職缺面試,要忍住不翻白眼好難。交代過去做過的案子都沒重點,流水帳就算了,說到最後說「後來我就沒繼續了」,幹那你幹嘛說?問到當初為何想進學術界,「我小時候就想當教授」不是個好答案;問到為什麼想離開現在的公司,「因為感覺公司岌岌可危」也不是個好答案。面試真的要準備唉,不然浪費時間。很誠實沒錯,但也很誠實地把自己的缺點都暴露出來。如果面試者沒辦法提出關於自己能力強而有力的證明,那麼面試官就會注意到缺點,很多缺點,很多很多缺點。面試就跟相親一樣,把好的身材臉蛋個性房契擺出來,擺不出來也要裝一下。一高遮三醜,不要給我隨便拿個快速道路應付一下!

因為身邊沒有火槍,買的Cream Brûlée附贈的糖包無法用,想說冰箱的煉乳快過期了,加看看好不好吃。結果第一口下去,幹真的是甜到我靈魂出竅,直到味覺痲痹後,其實還蠻好吃的。記得以前吃刨冰,老闆要是煉乳加太少我都會氣噗噗,刨冰就是要吃煉乳啊,放什麼糖水!

時間過得飛快,二零二一就要結束,五前年我記得很清楚,人類第一次確認偵測到重力波,然後小英當選,成為台灣首位愛吃三色豆的總統。看到台灣新聞,眼球再度翻倒地球另一端。朱跟黃根本是兄弟吧,怎麼長這麼像?還是半吊子的中年異男都是這副模樣,覺得自己掌握了宇宙的真理,看透所有人世間的關係?說到台灣,就覺得自己是台灣之聲;說到科學就覺得自己諾貝爾得主;說到兩性,就認為自己是女性代言人。什麼科學終將獲勝,科你老木啦,這種人有聲量就是最不科學的事。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