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倒・酒醉]

這幾週爆冷,沒想到暖氣居然不熱,一直到週三才恢復正常,不知道最近熱水為何跟我過不去。公司搬新家兩週,第一次去了新辦公室,用電梯要嗶,進門要嗶,上下樓也要嗶,不知道在嗶三小。而且門超多又很重,上個廁所要開三道門,壯碩如我都覺得手痠。傍晚下班回家,大概是穿太多口罩又太緊,在電車上突然呼吸困難大爆汗,想要中途下車透口氣,結果一個紅綠燈給我停了十分鐘,一直克制自己不要拉緊急拉環,站在車門邊差點昏倒真的嚇死拎杯。迷迷糊糊回到家倒頭就昏睡,吃完晚餐後才恢復正常,難道是血糖過低嗎?我要一次把剩下的月餅都幹掉。

氣象報告說週六陰天,下雨機率七趴,結果騎車出門買酒,立馬就給我下起雨,濕不已。 秋天正是「非得賣色」(Federweißer)的產季,就是發酵不完全的白酒氣泡飲料(如果是紅酒就叫非得露腿Federrotter),但其實酒精濃度跟一般葡萄酒差不多。因為甜甜的超好喝,常常過量就醉了。去年一瓶都沒喝到,今年要大喝特喝。在超市順便買了可頌,顛簸回到家後整個壓扁平坦,欲哭無淚。麵包人生的三大憾事就是:「可頌扁掉、巴給石化、果醬發霉」。說容易過量就過量,晚上不小心喝了兩杯就醉到不行。想起林青霞在《東方不敗》那首《笑紅塵》,「天越高心越小,不問因果有多少,獨自醉倒」,林青霞醉酒真的美爆,優雅又狂放地醉倒好難。我醉酒只會傻笑昏睡。

德國年底很多地方的聖誕市集確定要復辦,大家終於有精神支柱撐過冬天。今天國會大選,如果沒有意外,多半是稍微左轉,梅媽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也是時候為了明年的娛樂做些準備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