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紅白]

上週猛打噴嚏,以防萬一還是測了一下,現在有什麼感冒症狀都會自己嚇自己,在希臘時超擔心希臘字母的攻擊。時晴時雨,對樓的阿姨又在曬奶,想要抓住夏日的尾巴。雙手滿滿的送貨小哥噴嚏打不停。晚上開窗抬頭便看到一道流星劃過北斗,願望來不及說出口。記得高中剛進社團,第一次觀測就聽學長說,看到流星不要想說許什麼願,直接說「錢」就對了,於是大家便躺在小學操場,錢聲此起彼落,相當世俗。還記得某年獅子座流星爆,一個晚上就數了三千多顆流星,從此對流星雨不再有興趣,當然也沒有變有錢人。

熱水器已壞了一週,每天洗澡都燒熱水壺,再一瓢一瓢洗,當兵時也沒有這麼克難。不是不敢洗冷水澡,但幹那是冰水唉,好怕感冒。再過幾日準備下探攝氏七度,八月一結束馬上翻臉不認人,攝厚不理超級無情。果然在盛夏打折季買大衣的決定是對的。週一來了兩個壯漢修鍋爐熱水器,其中一個超像Bradly Cooper,非常有禮貌還問要不要戴口罩。過了幾分鐘,他們突然關起門來,我探頭一下,庫柏男說他同事老了膀胱小,要尿一下。庫柏男接到朋友電話,開始高音咯咯笑,咦畫風突轉變成金剛芭比。想起今年搞笑諾貝爾生物獎頒給瑞典科學家Susanne Schötz,關於貓叫聲的研究。寵物貓的喵喵叫主要是為了跟人類溝通(要求),研究發現肚子餓或開心時的基頻偏高,而生氣或壓力大時偏低,經驗豐富的飼主可以判斷出來。

後來兩個人一直在廁所裡笑語盈盈,幹你們最好今天給我修好。跪在廚房討論半天,然後把熱水器拆下來就離開了,說半小時要回來,啊千萬要回來啊,我現在是連冷水也沒了。最後弄了一上午,庫柏哥做到最後說他無法了,他說他是專修鍋爐的,插座他不行。換了全新的熱水器,只是現在要自己接延長線,等插座哥來不知何年何月得償所望,但至少目前有熱水。我很容易滿足,不管最後如何結束,好不好我都不在乎。

在德國遇到很多神奇的水電油漆工。前陣子一位阿伯來粉刷天花板,他說他是作家,用庫德語出版過兩本愛情小說,感覺好像很厲害(賣不好)。之前還有一位工人偷偷在書櫃裡留下莫名偽科學的宣傳書籍,還是後來整理書的時候才發現(因為他一直提到)。偷塞給別人東西不知道合不合法。

一本超厚的小說看得我死去活來,呼應著古老的越人歌,船夫愛上王子卻說不出口。還好終究是快樂結局,虛幻也寧願美好一點。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兩年沒參加任何聲色活動。上週日晚上去了附近教堂的燭光音樂會,上弦月停在路的盡頭好美。來的人不多,暗燈只剩燭光有點可怕,很像參加什麼邪教儀式,感覺馬上就要抬人獻祭。曲目是貝多芬弦樂三重奏九號跟小夜曲八號,怎樣歡快的歌曲在教堂裡都有點莊嚴感,輕輕鬆鬆便空靈起來,連享樂也帶著神性。

某朱送花到柏林這件事實在荒謬,杜甫寫過

江深竹靜兩三家,多事紅花映白花。
⋯⋯
東望少城花滿煙,百花高樓更可憐。
⋯⋯
繁枝容易紛紛落,嫩蕊商量細細開。

祖師奶奶也說過

世界對於他人的悲哀並不是缺乏同情⋯⋯只要是戲劇化的,虛假的悲哀,他們都能接受」。

《紅玫瑰與白玫瑰》

唉可憐啊,多事之秋繁枝紛落,不如聽首《萬千花蕊慈母悲哀》。

這週因為要去「用德州撲克學管理」的課程,連續兩日趕工到深夜,累死。終於買到了月餅跟蛋黃酥,只是剛好都挑豆沙餡,皮變肉不變。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