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門・龍眼]

立秋天氣轉好,南歐熱浪但北邊相對涼爽,每天最高溫二十多度很怡人,只是早晚已經要穿外套了。換了一台洗烘兩用機,自己裝真的搞死人。烘過的衣物好舒服,有種被友善體溫捧著說你好棒的錯覺。大概人肉過了一個年紀,就只會追求乾爽的舒適。

週一下班時收到公司的月信,赫然發現自己是本月最佳員工(都什麼年代了),讓人有點羞恥。不過沒有禮物獎金什麼都是浮雲,而且事前都沒通知,是要阻止我上台演講嗎? 週三有個面試的人記錯時間沒出現,然後寫了封超長的信來道歉,感覺字裡行間全是眼淚。我於是再給他一次機會,擔心對方可能要自盡。週五見到面,結果是位匈牙利肌肉壯漢,人設天崩地裂。

這週忙到翻天覆地翻山越嶺反清復明,週末終於可以放縱自己大吃大喝。吃完炸雞,鄰居在大放保密協議,好愛。 非常適合大雨過後外頭一片潮濕內心一片荒蕪吃太飽不想移動癱在沙發上覺得何苦要為難自己吃這麼辣但又隱隱暗爽幹完一罐啤酒連打三個飽嗝懶到後腦勺卻又想跳舞的週五晚上聆聽。

記得小時候鄉下龍眼沒人採收,老爸答應說要帶我回去採龍眼。沒想到時間到了,他又說上山爬樹太危險,不帶上我只跟我叔叔兩人回去,我記得我哭鬧好久。當天採回來的龍眼我一個都沒吃,自此對龍眼沒有好感。桂圓倒是可以,畢竟是死透的龍眼。荔枝也行,那是比較好吃的龍眼。

去年父親節在台灣度過,也是陪老爸的最後一個父親節。忘了是不是吃了蛋糕,所有細節都像在雨中奔跑那般模糊,日子總是在平凡瑣碎中流逝。記得火化那天也下著大雨,不死不休那種,直到再度踏進家門才停止。大姨不斷念叨老爸託夢給她如何如何,我想他該對我說的大概早已說完,所以不曾入夢。老媽也沒被託夢,或許是說了一輩子,就言盡於此放過彼此。老爸走後,他的那串鑰匙也不翼而飛,全屋子翻遍都找不到。興許是他偷偷帶走,有空還是想回家看看,畢竟是他這輩子待最久的一個地方。

外頭突然大雨滂沱,像是一場昭告即將結束的雨,刷盡所有情感與念想的雨,匯流至地下,消失在黑夜中。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