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訪・水患]

上週停更因為事情太多加上好友來拜訪。天氣忽冷忽熱,頭毛長到可以綁小啾啾,結果衝去剪髮完又變冷。 週末好友來柏林二日遊,撈到好天氣,進行超級觀光客行程,陪逛街跟坐船遊河,耳邊傳來街頭藝人的拉丁吉他跟搖滾大提琴,在船上吹風曬太陽好舒服。市中心到處都是人好不習慣有點可怕,一整日居然走了十七公里。出門在外當然要吃亞洲菜。吃了超辣韓式炸雞;在假日市集買了大阪燒配法國可頌跟葡式蛋撻;晚上則是坐街邊享受日本串燒。隔天一早又去吃了泡菜比利時鬆餅當早午餐。逛街時順路去台灣手搖店comebuy捧場,但服務生居然沒有問我甜度直接給我全糖,看得我血糖整個飆高。

兩週沒看什麼新聞,朋友在群組裡大罵果凍,看得我一頭霧水,覺得什麼jelly大家這樣恨之入骨?一問之下才發現是Terry Gou。台灣人沒有過五關的都不算梗是不是我就問!什麼檳榔柯v19都出現了,Jelly Gou聽起來就像是什麼起死人肉白骨的百靈果?

來沒多久的捲髮肌肉男模大四工讀生小弟要離職了,說是因為他跟朋友共同創辦的公司拿到德國政府資金,是一間AI訂製珠寶公司,所以必須多花點時間在那裡。再也沒有人這麼殷勤地找我討論物理了。公司集訓兩天,第一次玩密室逃脫,印第安納瓊斯的道具做得也太精美逼真。一直被同事稱讚聰明反應快讓我懷疑是不是第二人格偷偷跑出來。十六人格測驗得到神秘的魔法師,準不準就不知道了,但如果有讓清水變紅酒的技能該有多好。而且好喜歡每次有同事得知我曾當過陸軍軍官的表情。小白兔如我:「請問這個專案你還有什麼問題嗎?」(眨眼微笑)。

週五路過亞洲超市順手買了一盒蛋捲。記得小時候逢年過節都有蛋捲吃不完,平時根本沒什麼動力想買來吃。每次打開包裝如果有斷掉的都覺得宇宙毀滅。我都會留一根完整的蛋捲當吸管,然後把盒子裡的蛋捲碎片吸乾淨,那時覺得自己真的好聰明XD。

斯洛伐克也捐了疫苗給台灣,好久以前去的斯洛伐克,記得那是年末鐵道旅行的最後一站,之後從那直接飛往土耳其。斯洛伐克首都Bratislava曾經是匈牙利王國的首都,老城非常乾淨漂亮。那時到處都是加入歐元區的前景廣告(隔年也就是不到一週便生效),轉眼一輪生肖就過去,但願他們今日依舊朝氣蓬勃。國際關係也不是只有爾虞我詐大國博弈,小國們彼此互助也很重要。套句朋友說的,這就是「互相借鹽借醬油的情誼」,其實互相幫忙大家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這週中西歐都在做大水,怵目驚心,有些地方一天就下了一個月的雨量。氣候變遷的影響不再是遙遠小島的擔憂而是已經走到了家門口。人類出來混了這麼久,該還的總是要還的。這週做了一個離奇的夢,夢到搭了一台公車上山,結果公車不是走山路,而是直接開上階梯,超陡還開得上去,那個重力感跟速度感真是把我嚇得快漏尿了。人生總是半夢夢醒在漏與不漏之間抉擇。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