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半・高溫]

今天早起跑步,沒睡飽昏昏沈沈,跑到中途看到腳下一條雨傘節,嚇得我猛催大步跨過,差點腳軟。回過神來,歐洲怎麼可能有雨傘節,到第二圈時仔細一看,幹拎老師果然是枯木。唉,人生多半是自己嚇自己,踩到雨傘節的機率要遠小於踩到狗屎的機率。恐懼容易被放大,但跟便便共存才是人生。

之前讀到建築師Sam Chermayeff的訪談,他也提到Slavoj Žižek關於早期德英法馬桶觀察的有名論述。 洞口在前的德國可以直接觀察到便便,是種直面物自體的形而上詩學保守主義;洞口開在後邊的法國,是立即銷毀眼不見為淨的激進革命思想;洞口在中間而且放滿水的英美,則是平凡中產掛帥的中間自由主義。

歐洲盃接近尾聲,德國提早收隊。瑞士前幾天才用PK送走法國,沒想到週末又被西班牙用PK送走,一直失誤的PK讓人心臟好痛。上週日跟朋友上街吃韓國菜,坐在街邊好舒服。有人吃飯聚餐,有人喝酒看球,人來人往杯觥交錯,還有金髮猛男裸著上身路過?!微風徐徐的夏日傍晚,隨著疫情暫緩,誰也不為難誰,各自慢慢享受著能稍微喘息的生活。

這週高溫三十二度,失策居然穿了黑衣進辦公室,整個像移動的火爐,熱死拎背。跟女同事一起吃午餐,聽她們抱怨最近不斷被男生騷擾,疫情暫緩每個男人都慾火重生。當男生真的既得利益,騷擾我的只有晨鳥。下班時間到了,又被同事找去天台討論。好餓正準備要走,老闆拿了三罐啤酒上來,曬傷紅跟酒醉紅同樣活該。

去超市買菜看到布丁出現,毫不猶豫就買了半打,這種小布丁超美味,我稱為偷得浮生半顆丁。常路過Aesop的店,沒用過想說試試,買了一款洗髮精,是這輩子用過最金貴的,有點懷疑從此就能秀髮飄逸。收到了Uniqlo Airism內褲,極度柔軟舒適,終於明白年紀大的人為何獨愛絲質衣物,那是老肉被撫摸的觸感。

一日驚醒發現自己睡成東西向,不奢求現世安穩,能睡得安穩就歐謎陀佛了,只是做夢太累都難不過做人。 連下兩日大雨,氣溫降到十五,過於涼爽。可惜世間冤情比比是,不知道哭得是哪一齣。事情多到才下眉頭又上心頭,上上下下兩處都愁,轉身立刻訂了地中海小島旅遊。連我這麼宅的人都想出去走走放飛自我。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