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浪・夏至]

最近常常忘了手機放在哪,站在客廳中間迅速轉了一圈沒看到,結果又再轉了一圈,轉到第三次就有點頭暈(讓我先坐下緩緩)。是不是該入手一個AirTag?買了一款偽樂高打泡機,夏天就是要買些讓自己開心的玩意。自從來了德國就喜歡上氣泡水,無糖氣泡水真的好解渴。德國人超愛氣泡水,大概是咕嚕咕嚕畢畢剝剝的聲響可以產生顱內高潮。連公司裡的自動飲水機,除了溫水冰水外,還有氣泡水,隨時可以來一泡。

以前在台灣都不覺得墨鏡是什麼必需品,但在高緯度的地方,天氣好的時候沒有墨鏡,眼睛真的是快瞎掉。上週一時失心風,衝動型購物買了三副墨鏡,收到後才發現唉怎麼都是金框。金框墨鏡就是有種「我假裝有錢但我沒有、我現在什麼都看不到不要惹我」的氣場,感覺隨時可以幫人暴力討債。

之前德法相爭,德國大方地送了法國一分,昨天的德葡對決,我覺得德國可能也是凶多吉少。沒想到才開始十五分鐘葡萄牙就進了一球,超囧。更沒想到德國一路追擊,連進四分,C羅的臉都扭曲了,最後以四二作結。進球數這麼多的比賽,也算值得了。

德國疫情持續趨緩,幾乎是歌舞昇平,但人們依舊擔心變種病毒。柏林公共交通公司教你如何衡量一點五公尺的社交距離:兩串沙威瑪、三隻柯基犬、五層啤酒籃。 美國詩人約翰惠蒂埃有一句名言:「在所有說出與寫下的悲傷語句中,最悲傷的是那些『本來可以』」。

這週熱到死忙到翻,好不容易週末想睡到自然醒,結果凌晨四點就被又小又聒噪的鳥們吵醒,只好起床看書。 上街買菜,覺得新買的襯衫太漂泊,只好又加一件吊嘎,汗流浹背。法國超市小弟幾近透明的白襯衫只扣到肚擠,露出胸口一大片,我粗估大概有27根胸毛。熱浪來襲,本想熱著放空,但終究要淪為熱著放到壞掉的下場。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