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端午]

週四運動洗完澡光溜溜坐在書桌前,電腦忘了登出,結果俄國女同事瘋狂連環摳,接起視訊還再三確認鏡頭沒有開,幹就是小事也要這樣五百里加急。拜託只有資料庫燒毀再跟我說好嗎?終於到了週末,天氣好到靈魂出竅。同事不是放假就是生病,忙得昏天暗地,覺得急精拍坦。決定要來癱在沙發上吃炸雞配啤酒看足球,這樣隔天才可以爽爽解茫。 如果今年要選風雲詞彙,我一定要投「解茫」一票。心瞎的人怎樣都解不了,不如大家買醉暢飲,落得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德國今年的年度風雲字應該是Impfneid(疫苗羨妒),因為已經打完疫苗的人可以進餐廳不用快篩、搭飛機不用PCR檢驗等等的方便。 一個疫苗照出台灣社會的不公平正義、大國博弈的無奈、政治科學的角力和基層醫療剝削。也許都是本來就存在的問題,可惜業力同時爆發,大家惶惶不知所措。其實防疫主要是減少不必要的移動,台灣又沒有封城,大家要想辦法跟病毒相處,做好防護就好。很多人因為工作或家庭就是要移動,沒辦法。人生不就是一直在做風險評估?如果覺得損失是可承受的,那也沒什麼。製造恐慌永遠都是最糟的方法,人跟人之間的信任可能是我們抵抗災難最有效的武器。

這週一直被台灣疫情新聞轟炸,雙北防疫荒腔走板天龍八不,不分流,不管制、不疫調、不匡列、不造冊、不施打、不道歉、不要臉。好心肝的解盲遠比高端解盲來得精彩,當時那些叫大家不要打疫苗的藍白拖現在搶著打。原來連戰也打了莫德納,我還以為他打的是連方隅。有網友說他其實分不太清朱學恆跟連勝文,有人回說他平時一定都沒在做垃圾分類。拜託,垃圾哪要分類,只有能回收再利用的才要分類。說是「同島一命」,也不過就是「分組報告」,不願擺爛的最辛苦,只是最後大家分數還是相同。

不自欺大概很難。很多公司政府說「大數據」,其實就是比臉稍為大那麼一點點的數據;說自己用人工智慧,通常用的人工多於智慧;以為檔案放在google drive就可以稱自己雲端作業。其實他們天天都在用Excel輸入資料再轉成CSV以為就河清海晏。我就是在想那個新北市的拋物線fitting 不需要理工背景就知道不合理吧?不尊重專業是一回事,有沒有常識又是另一回事。後者我覺得比較嚴重。而且「集體無常識」很可怕,大家真的都要戒慎恐懼。為了合群不出聲,團隊合作通常更糟。一個團隊的進步真的不是什麼突發奇想的創新,每次都能修正錯誤就合格了。

歐洲盃足球這週五開踢,本來應該是去年舉行,因為疫情延到今年。德國人超愛球員貼紙,老少都有一本貼紙簿。去超市買菜會送,也可以自己花錢買,重複的只好跟別人交換,超古樸。我小時候好像也沒有過貼紙簿,是不是童年不快樂。週五首賽土耳其對上義大利,是我的錯覺還是義大利今年的布料特別薄?以前是以緊身取勝,今年改走透明風。下半場土耳其小哥不小心把球撞進去,為義大利奪得一分,這屆歐洲盃的第一個進球,天啊他的臉好悲傷。最後零比三輸給義大利。

夏天越逼越近,想添購幾件短褲,不小心手滑就買了三件。又看起墨鏡,選購太陽眼鏡真的好難,覺得每次亂戴都很像鐵口直斷的風水算命師。雖然林正英是我的偶像,但我還沒有備妥桃木劍,最後還是選了保守的雷朋飛行員墨鏡,特價兩千多台幣好像還可以?週五晚上點韓式炸雞吃前還先量了一下體重,覺得最近高熱量食物似乎吃太多,胖到手心手背都是肉。量了三次取最低值,科學測胖心無罣礙地訂餐。解茫去脂明天再說。

公寓水電阿伯在垃圾間貼了公告說開門小心黑鳥,我找了半天沒看到。昨天隔街的大黑貓來巡視,阿伯興沖沖地走過去,雙手並用從貓頭摸到屁股一氣呵成,感覺是多年累積的擼貓技巧。 週六早上出門買菜在路上看到熟爸跑步跟騎腳踏車的小女兒比賽,歡樂開懷,但是爸爸,你拉鏈沒拉阿。剛讀完的小說,夢溪石寫道「憐憫不是在苦難之時的念念不忘,也不是在大難臨頭時的牽掛不捨」,那是愛。讓我更確信屈原對楚懷王的真愛。今年還沒吃到粽子,但好好活著定有吃到的時候,總有一天等到你。大家端午平安,佳節愉快。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