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光年]

夢到在家煮滷味吃,超大的滷池,大概兩公尺見方,可以放五個人。然後我材料(一人份的豬血糕、豆皮、百葉、黑輪、高麗菜、魚丸、杏鮑菇還有香菇貢丸)放進去就整個忘記,兩個小時後才想起來,結果它們就消失了,老媽還安慰我說,再撈撈說不定能找到,之後我就驚醒。早晨跑步的同時,還一直在想滷味跑去哪,滷池是連接另一個宇宙的通道嗎?

太忙了好幾天沒看新聞,一打開新聞頁面看到那些標題血壓馬上升高,然後又默默地關掉。其實我也不知道「校正回歸」有什麼好取笑的,Retrospective Adjustment(德文Rückwirkende Anpassung)就是收集即時數據難免會有遺漏,任何事後的更正(Backlogging)都有助於趨勢或模型的預測,雖然我覺得「回溯校正」是較好的翻譯,因為回歸容易跟迴歸(Regression)搞混,這種名詞不就是估狗一下就知道在幹嘛?

知道疫情時間大家都很焦慮,但這不該是理盲濫情的藉口,尊重專業理性防疫才是重點。做好自己的事,阻止假新聞或是有心人的混淆視聽很重要。你看當時那一群人反對施打AZ疫苗的後果就知道了,前線的醫護人員真的辛苦,自己幫不上忙就戴好口罩閉嘴,一直嘰嘰歪歪的人最危險,除了病毒還有業障。國外疫情嚴峻時,也發現家庭(肢體+語言)暴力跟自殺率攀升,所以大家都要關心一下身邊的朋友,想辦法排解不安情緒。很多人會是無症狀感染者,所以要避免移動拜訪長者,他們真的是高危險群,還要避免去醫院或群聚。摳咪大疫真的就是年輕人大規模消滅老年人,即時天擇很殘忍的。

睽違半年,終於第一次進餐廳吃飯(雖然是坐街邊),能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真的很感恩。悶了這麼久,什麼東西都覺得好吃。天氣晴朗,路上全是開心用餐的人,大概是劫後餘生的欣喜。週末天晴,犒賞自己大阪燒跟手工大福,市集滿滿都是人,有種驚蟄的即視感。法超小哥穿了件friend tshirt,應該也是看了friends reunion。為了剪髮去快篩,現在進餐廳去博物館,到哪都要證明。德國政府補助每人十八歐,每天可快篩一次,花錢不手軟,沒辦法,人已經關不住了,能花錢解決的都是小事。剪完頭毛去吃大餐,賣日本料理的越南餐廳。發現自拍都好憂愁,大概是因為對著自己笑太呆,而且好像很不適合張雅琴的髮型,半屏山好難駕馭,不過世界上沒有什麼難事是一頓美好晚餐無法解決的。

看了這輩子最長的喪屍電影,法海都能生了,喪屍生子真的嚇不倒我。接著又看了外星寶寶長大毀滅地球的片子,覺得現代人真的有育兒焦慮。沒想到還是Friends Reunion最多歡笑,自己還去過紐約那棟公寓朝聖,說多了都是時代的眼淚。巨輪匆匆輾過,壓著悲歡離合,藏著酸甜苦辣。聽著林夕的〈流年〉,記憶不好的優點大概就是起起落落的無所謂。一光年也沒多遠,只要地球上每個人各走一千兩百公里。我們其實就在這混沌光年間相遇相忘,輾轉輪迴,究竟消亡。

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
愛上一個認真的消遣,用一朵花開的時間;
遇見一場煙火的表演,用一場輪迴的時間。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