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唱・大賽]

每天早上看新聞,都覺得去年絕對不是今年的前戲,二零二零根本是往後幾年的菜單,最近才上完了龍鳳呈祥八小碟開胃菜。 這個月進了兩回辦公室,一次是要領取新M1電腦,一次要歡送同事。幹M1真的好快,跑起來就是爽。常常開會,都同時有人打字問問題,多方多工平行運算真的不是我的強項,頸動脈都要分岔了。好懷念以前只要跟外星人打交道的日子。

柏林即將解除宵禁,週四中午跟同事去市集覓食,點了大份的韓式煎餅,韓國小妹居然沒戴口罩,但我好餓還是吃完了,希望大太陽能殺一點病毒。 傍晚歡送同事,離職小弟居然穿了皮卡丘襪子,疫情期間真的要做些讓自己開心的事,比如裝可愛。後來閒聊到酒醉駭人不淺。 同事說以前公司的耶誕派對很精彩,曾經有個已離職的同事,跟前CEO一起上廁所時,兩個酒醉的人就在裡頭打了起來,後來才被人勸開。 我則是比較關心:他們打架時已經尿完了嗎??

這一年來下班最療癒的時光就是運動洗完澡,一個人在客廳裡練琴。專心唱歌真的好舒壓,好不好聽無所謂,重點是要唱出來,唱出悲傷唱出歡喜,唱給自己。 唱了幾年的「十七八歲未出家」,覺得台語正音班真的也救不了。出家就出家,反正不是還能思凡嗎。還記得1998阿牛有首老歌叫《唱歌給你聽》,我一直很喜歡,覺得有虎牙的人好可愛。心情不好時喜歡看菲律賓人唱卡啦OK,他們真的太會唱。就像Charice唱歌都超用力,像是一種苦苦掙扎的釋放,爆發後的療癒,高音引發的顱內高潮。以前中二病在北海岸騎車也喜歡鬼叫鬼叫,後來養成習慣,每次騎車穿越隧道都要大吼,吼完真的爽。有時,真的要叫出來比較好。

人啊就是容易被錨定效應影響。 如果疫情爆發時防疫一團亂,死了一堆人,之後才加速打疫苗,大家就會覺得政府終於恢復效率,花開富貴太平盛世。 但一開始防疫做得好,滴水不漏,一年後還是無法避免人心漏洞,大家便會喊著你下台,領導無方千古罪人。 真的,病毒哪有人心可怕。德國最近每天確診都在一萬人上下,死亡人數都在一兩百。雖然逐漸下降中,但人民差不多痲痹了。我比較擔心的是台灣要是無法控制恐慌,阻止謠言,我們去年證明做對的事一下子都拋棄了,那才是真正危險。大家要相信自己,適度排解情緒,提高警覺但也同理他人,夏天還是有去海邊的機會 。

今年耶誕節前的最後三天連假,買完菜就整個廢在家裡,感嘆白雲蒼狗自作自孽。每到週末都覺得自己值得兩個蛋撻,蛋撻吃完卻很空虛。聽了一下午的珂拉琪,好喜歡在不同宇宙穿梭的感覺,也許平行時空中我們都能當朋友。一年一度的歐洲歌唱大賽又到了,自詡為世界上最大的同志盛會。去年因為疫情停辦,沒想到一年就這樣過去。每次想到疫後人類的生活將發生巨大改變時,總覺得自己很渺小。還記得十年前的Eurovision開場,即便flash mob早已過時,讓人齊聚一堂的音樂還是令人充滿活力。好喜歡今年冰島的風格,真的宅男宅女出頭天,法國的那首也好好聽。我想,再糟的時候,大概都還有點希望吧。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