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回・事多]

忙到冬雷震震夏雨雪,終於等來四天連假,睡眠也跟著日光節約起來。每天都早起一點,凌晨五點半醒來,突然有種「我是誰、我在哪」的錯覺,這是什麼蛔光返照?最近在收集自己看盤時的心理反應,畢竟人在不理智時常常做出錯誤判斷。加密貨幣市場真的很瘋狂,動不動就是漲十趴或跌十趴。全球股災,台灣上市公司總市值大概兩兆美元跟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相當。台灣這週也不過蒸發五趴,整個幣圈一天就蒸發十趴了。但老實說,蒸發掉的,本來就是虛幻的熱錢。若有似無。

聽說台灣這週大停電,記得小時候颱風天停電時,都會很開心地拿出蠟燭,小孩子真的就是愛玩火。因為不能開店,老爸老媽都會睡到很晚。我就自己秉燭在廚房煮稀飯(那個年紀唯一會煮的東西),以博得父母的稱讚。所以每回停電,就會想起那風雨中的搖曳微光、白粥的汩汩清香。老房子舊回憶,蛋少鹹人如晤兩人耳。

今年第一回穿短褲,前陣子還在雨雪霏霏逃之夭夭,上週末溫度就直接站上三十度,老天爺畢竟詼諧又熱又鬧。早起跑完步,趕在雷雨前出門買菜,收了一款自由式沙丁魚跟WALL・E蛋撻。忘了拿購物袋,只好用端尚方寶劍的姿勢一路將巴給捧回家,天高人爽覺得隨時可以上斬妖孽下斬昏臣,買個麵包弄得正氣凜然霸氣外露也是不容易。午後雨過天青只留下雲朵消散的痕跡,飛過的鳥飛過這場不及時的及時雨。開了一瓶芒果西打,有酒精的西打還是比較好喝,有酒精的任何東西都比較好喝。人生就怕太清醒更怕太耽溺,前者知道痛苦後者痛到不知。臉書推薦了一千零一個A夢襯衫跟無神大雄給我。記得有個學弟跟我說大結局,這一切都是大雄因為自閉被霸凌產生的幻想。我好恨他。

之前陸續有同事確診,多半輕微已痊癒。上週印度同事因為家人重症請假,忙到翻的同時,也提醒著大家這歷時一年的全球大疫遠遠還沒結束。真的疫苗能打就打,雖然無法完全免疫但可以有效降低重症跟傳播機率。注意衛生口罩戴好,減少社交避免群聚,斷開鎖鏈斷開連結。好好跟自己相處一陣子。我覺得台灣很厲害,自動自封,德國要是有這種自覺,疫情早就控制下來。卡繆說得對:

這裡頭沒有英雄主義,而是有關誠實。雖然是個讓人發笑的想法,但唯一能對抗瘟疫的方法就是誠實。什麼叫誠實?⋯⋯我不知道一般的看法,但對我來說,就是做好我自己的工作。

卡繆《鼠疫》

老話一句,病毒比人心簡單多了。在職場上都能應付這麼多賤人,哪有過不去的坎。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