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音・碧雲]

週末終於可以放縱一下,跟好友一起點漢堡外賣。好久沒吃漢堡,而且居然可以加蛋,整個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虔誠莊嚴。突然懷念起台灣美而美那種胡椒撒很多的漢堡蛋配上甜不已的奶茶。海外油子真的吃什麼都是鄉愁,聽什麼都成家後。

下了一夜的雨終於在週六清晨停止,慘淡的陽光出現,銹了整個世界。聽著Nils Frahm讀鍾文音,她說「唯有愛,可以牽引命運的動向」,又說「我們在愛情海裡學會放生」。桌上剩一半的咖啡和指縫中即將燃盡的香菸,明鏡與塵埃終究是兩不相欠,低到塵埃裡開出的不會是花。Nils跟Ólaufur合作那張Trance Frendz好美,感覺整個靈魂都被輕輕騷過一遍,有點顫慄有點愛意。Nils看著Ólaufur的表情,就是一臉藏不住的愛,每串音符都像電子情書。迷戀俄國詩人阿赫瑪托娃的鍾文音這樣寫著,

我們一輩子能相逢相識相愛的肉身是如此地少,但我們一輩子能相逢相識相愛的靈魂卻何其多。

週日一覺到十點才驚醒,錯過晨跑,看到外頭大雨,頓時覺得天道眷顧,壓力全消,廢得理直氣壯。上週暴雨在路上看到一位女生慢跑,只有薄衣短褲,好不淒涼,表情滿滿怨恨。恨意大概也是人生的重要動力。雨天適合聽Mogwai,順便把書完結。讀鍾文音容易耽溺在她的生死浪海身苦塵緣之中,

耽溺自我圍城裡的情調,耽溺魔術光影的唯美真理,耽溺景框的設限。覆轍的印子一再往內心地一路駛去,猶有未知的生命風景在前方召喚。

所以要用黃碧雲的暴烈來讀,快刀斬亂麻,時時抽離,暫停繼續。

動手弄了guacamole,放了芥末很美味,做菜舒壓但廚房還是很亂。這陣子身邊幾個女性好友都買了房子,有單身自己背的,也有跟男友老公一起背的。大家對新屋的想像與規劃都不同。如果有機會,我要一間大書房或一整排書櫃來放書。只要能舒服地看書其他部分我都可以將就,能自在地開卷就是溫暖之處。

最近一週天氣詭異,常常十分鐘內,一會下雨,一會放晴,向窗外遠方尋找彩虹,覺得自己真傻,都忘了「不是天晴就會有彩虹」。回過神來,風雲變色,又下起雪球。天道反覆,人生不定。永遠不知明天先來,還是無常先來。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