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魂斷]

兩個月沒坐火車了,車上沒什麼人,外頭也是。好喜歡獨自旅行的感覺,感覺對著窗外就可以想出所有人生大哉問的答案。望著虛幻的倒影,看著移動的自己。

一日做了超長的連環套噩夢,末世逃命那種。第一段結束跳回開頭的瞬間我整個儍眼,改換另一人的視角來經歷,換到第三人的時候已經有點累了,無奈身手最好。夢境結尾是跟高中同學坐公車遇到黑道挑釁,二話不說就把他拖下車胖揍一頓,連磚頭都用上了。第一次做夢這麼後設,該不會是因為剛看了同學麥娜絲?話說麥娜絲我覺得普普,中規中矩玩後設讓人一頭霧水,那個只出現一個鏡頭的字房是有多麼必要?納豆演技頂多到位而已(不就是流了兩次淚?)電影的女性對白都脫離現實到詭異。整部片就是在告訴我們中年男子的浮世悲哀就是他們眼中除了自己就剩那些虛構出的女性嗎?我覺得就啞巴跟彩樺演得比較好而已。

終於休假爽放五天,復活清明同步。歐洲歌唱大賽電影主題曲得到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提名,電影本身不太好笑,但歌頗好聽。很典型的ESC老派抒情歌曲,最後一定要飆高音。看到影片下方網友留言笑死我。如果人生像一首歌,大概都是老了才能激烈高昂。

天氣好還是令人愉悅,放假在家種樹聽巴哈。翻了張愛玲的《少帥》:

盛大的日子在她身邊蕩蕩流過,平滑中略有起伏,仿佛一條太陽曬暖的大河,無論做什麼事都會辜負這樣的時光。

看不完的書,望不盡的藍天。好怕辜負這美好的時光,畢竟下週又要雨雪霏霏。跟好友逛亞洲超市,恨不得把所有台灣食品都搬回家。看到義美的芋頭包子跟芋頭糕,立即笑納。還買了一盒黑糖珍奶雪糕跟珍奶麻糬,甜到三高,卻有種詭異的非線性鄉愁,甜蜜纏綿濃郁層疊。還收到一隻藍色兔克力,用無盡的糖份迎接節慶,讓苦澀暫時休假。

清明節一早起來就看到新聞,只能希望傷亡降到最低。跟朋友多方越洋連線,聊的都是柴米油鹽的生活氣,鐘形曲線下的芸芸眾生,走得多半是迂迴而非跌宕,就想呼吸那口新鮮空氣罷了。聽著在美國買的第一張唱片,讀完了本書。張愛玲說得沒錯:「人到底很少例外,許多被認為例外或是自命為例外的,其實都在例內」。但是看到總傷亡人數還是很震驚,現代社會每個人都是緊密相連,個人造業個人擔是少數例外,大事發生都由一連串的小錯誤造成。歷史不會重複,重複的都是人類。我們在機率之海裡沉浮,在共業洪流中前行。

清明一詩中的行人應解為旅人,杜牧感嘆的是春日綿雨無處買醉。人生總是時醉時醒,只奢求在清醒的瞬間連續可微。博爾赫斯說

在飛揚的年代,若設想人生只是一個不變的常數,是可以令人悲傷或憤怒的;而在下沉的年代(如現在),它卻帶來希望,因為任何恥辱、災禍或獨裁者都不能令我們枯竭。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