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痛・毛髮]

上週末去亞洲超市晃晃,又發現以前沒看過的神奇台灣產品,麵線其實蠻好吃的。 在德國屈臣氏買了除毛膏,想說可以打掃一下胳肢窩,結果一時抹上癮,順便也塗了咪咪,幹~超痛!痛死拎北,整個晚上奶頭都在灼燒。回頭看盒子上的注意事項才發現它說不能塗抹胸部,真的是燒到我都覺得能煎蛋了。Sit Down Please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駕馭。隔天奶頭依舊痛,還拿芒果牛乳來冰敷,直到傍晚胸口的灼熱才逐漸平息。結果晚上洗澡,熱水落下的瞬間,差一點又要跪下。好不容易洗完澡,想說擦一點乳液看能不能緩和刺激,一抹上去就直接在床上翻滾,幹幹幹忘記這乳液含有維生素C!最後死馬當活馬醫,擦了護唇膏,沒想到就不痛了。護唇膏真的是好東西。

那天看到美琴簽署台美海巡備忘錄的照片,美琴好認真好美。非常好奇背後那兩幅水墨人物畫,都是竹子河水的主題,難道是春秋的許穆夫人?據傳她有三首詩被收在詩經裡,分別是〈竹竿〉、〈泉水〉與〈載馳〉,前兩首都是思鄉懷親,〈載馳〉則是擔心故鄉的安危。〈載馳〉最後寫著「大夫君子,無我有尤。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就是說男人們空想嘴炮不如我親自跑一趟,我覺得很符合主題。

德國的封城政策朝令夕改,愚人節的理髮行程被迫取消,只好在家附近隨便找德國人剪。自從剪掉馬尾後就很少留這麼長,但德國人剪髮都不打薄的,算了反正厚積薄發。 每次理髮都覺得很情色,頭髮耳朵脖子一直被摸來摸去,大概就是所謂的最陌生的親密。但這次好像剪太短了,跟隔壁高中生差不多的髮型有點囧。

週六早起餓到不行只好趁著雨歇出門買麵包。外頭六度,毛衣加上雨衣真的是無可奈何的詭異混搭。在路上看到被遺棄的大枕頭,分辨不出來是何種生物。在法國雜貨店收購了一款西班牙章魚罐頭,包裝可以當電影海報。路邊的電線桿貼著禪式狗狗訓練課程,摳咪時期大概人狗都要尋求內心的平靜。一進家門就開始狂風暴雨,好人果然有好報。法國雜貨店賣的葡式蛋撻好美味,只是一直有想要把它向右滑的衝動。

終於買了新跑鞋,只是一整個很像藍色小精靈。早起跑步,外頭攝氏四度,真的要冷死精靈,越跑越覺得靈魂在鬆動,隨時可以離體。新鞋跑起來好舒服,但我是因為那抹橘色才買它的,我就色控。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