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元・鳳梨]

三個多月沒進公司,趁天氣好去辦公室頂樓曬太陽,風和日麗春陽溫暖。餐廳還是不能內用,只好跟同事去河邊野餐,散散步順便測試新鞋。傍晚歡送一位同事,大伙邊喝酒邊賞月,晚上吃了湯圓也算心滿意足。風起雲湧的年代也只有微小確實的幸福能稍微撫慰人心,月圓人更圓。

看到台灣鳳梨事件出現了#TaiwanCanEat 整個笑死。我也是出來之後,才發現台灣人真的很會吃。有一次邀請德國人來參加台灣烤肉聚會,他整個震驚,從中午吃到晚上,烤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中間好不容易暫停,他覺得終於可以休息去散步時,結果大家歡呼「噢耶冰淇淋~」。德國人夏天也很愛烤肉,但真的就是烤一大片肉加上幾條香腸,超無趣。大家(各自帶肉)都烤完後,一起坐下來切著吃,不分食,結束。台灣人烤肉、烤蔬菜、烤海鮮,還可以烤飯糰、吐司、年糕跟棉花糖,最後的餘燼還可以烤蕃薯,更不用說附帶的飲料零食水果。烤肉只是德國人喝酒的藉口;但台灣人烤肉都是想著要怎樣烤進整個宇宙。台灣人真的很會吃,我們的肚子就是無底洞。

記得小學寒假作業,總有做燈籠這一項,寒假已經超短還要交作品,世道超不公。但又很喜歡看同班同學點燈後,蠟燭把整個燈籠燒起來的景象,我果然還是喜歡燒王船般同歸於盡的絢爛。高中曾跟好友去排隊領燈籠,全都是小學生,那時才知很長的隊伍換來的多半是失望,燈火闌珊處通常都有尿騷味。德國也有燈籠節,在十一月十一日聖馬丁日。小朋友會提著燈籠到處敲門唱歌要糖果,有點像萬聖節,差別在於有先賣唱,接著再用可憐的表情祈求賞賜。其實蠻可愛的,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多輪的話,真的有點吵,因為大家都唱的差不多( 糖果拿去求求你們麥齁唱啊)。

二月又到了最後一日。二二八的歷史教訓有很多,忽視史實與淡化傷痕都不是我們該做的,藉由不斷地提醒與紀念來正視與理解受傷原因,是每代台灣人的功課,否則踩在傷疤上的族群和解都是虛偽。推薦大家讀讀陳翠蓮的《重構二二八》。

二二八事件中的兩條主軸:以士紳階層、社會菁英為主的談判協商路線,與群眾、青年為主的抗爭行動。此兩種路線同時並進,但兩者之間並未有效整合,共同對抗官署,反而因內部分子複雜、目標不一,而自相抵銷力量,甚至遭到官方分化運用,或成為軍隊鎮壓的藉口。

二二八事件對臺灣人所產生的衝擊,來自中國前近代式政治文化與統治模式的謊言、狡獪、暴戾、血腥,菁英階層一面震懾恐懼,一面卻又鄙夷不屑。事件後,臺灣人菁英大量退出從公共領域,社會大眾噤若寒蟬,但對國府當局從此產生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與無法跨越的隔閡鴻溝。

於今視之,缺乏權力運作與政治鬥爭經驗的臺灣人,在事件中顯露了直率躁進、短視近利的政治性格。

陳翠蓮《重構二二八》

週末又回到現實,氣溫不到十度,出門還是乖乖把大衣穿上。假日市集依舊人山人海,每個月捧場一次的大阪燒同樣緩慢(老闆火可以開大一點嗎)。離開時撿了兩個可麗露,順便抱著剛出爐的回家。焦糖口味的可麗露好好吃,熱騰騰的可頌也散發著夢幻的奶油香。週六果然是一個不用計較熱量的日子。我不常吃新鮮鳳梨(因為嘴巴容易片體鱗傷),但蠻愛夏威夷披薩、鳳梨蝦球、鳳梨雞湯或裝鳳炒飯。傷人的東西就是要被征服才好吃。WMF有一款殺鳳神器,就是轉下去拔出來便成了鳳梨切片,非常神奇。好友寄來的一大盒鳳梨酥還沒吃完,其實鳳梨酥稍微烤過更美味,酥皮更酥,内餡稍淡。畢竟台灣人對甜點的最高評價就是,「這個沒有很甜」。

Recent Posts

foton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